返回

阴阳刺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阴阳刺青 (第1/3页)
    

蔡攸这个蔡京长子,历史上也是赫赫有名,赵煦怎么会不记得呢。

但赵煦不得不佩服,如果不是他早有准备,就凭蔡攸刚才这副卖相,赵煦说不得会收为己用。

能上位的,再不堪也不简单啊!

这样,赵煦就更想用他了。

赵煦瞥了眼那监事,与蔡攸道:“蔡攸,嗯,很不错。陈皮,去太医院取十根上好的人参,让蔡攸代朕送去给吕卿家。”

蔡攸眼神骤变,而后呼吸急促,胸口起伏,但他强力的保持镇定,躬身不动。

他知道官家这个‘代朕’的含义,也知道这一趟,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惊人好处!

陈皮看了眼蔡攸,也知道了他的来历,不动声色的应着,道:“跟我来。”

蔡攸连忙向赵煦躬身,道:“是。”而后快步跟着陈皮走了。

那监事看着蔡攸的背影,眼神不喜。

赵煦将刚才蔡攸的激动尽收眼底,轻笑一声,拿起茶杯,与监事道:“没事了,去吧。”

裁造院的监事抬手,道:“是,微臣告退。”

赵煦等他们收拾好,都走了,坐在椅子上,双眼看向慈宁殿方向,眉头轻轻皱起。

尽管他没有做出什么激烈的事情,还是狠狠的将了吕大防一军,引起朝野动荡。可是,慈宁殿……太过平静了!

这不合常理!

陈皮很快就回来了,走近赵煦,道:“官家,这个蔡攸,会不会年纪小了点?”

蔡攸,今年才十六岁。

赵煦还在想着高太后的反应,随口的道:“以后你就知道他的厉害了。对了,祖母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陈皮神色一肃,道:“没有,二位苏相公根本没有进去,也没有其他人进去。”

赵煦心里暗暗思索,好半晌自语的道:“差不多了。”

陈皮愣了,道:“官家,什么差不多了?”

赵煦看向门外,轻声道:“做到这一步,已经是祖母,外廷忍耐的极限,他们很快就会对我出手了。”

陈皮大惊失色,道:“官家,那还有挽回余地吗?”

高太后与外廷三相掌握了大宋所有的权力,他们要是对付官家,有太多的手段了!

赵煦有些奇怪的转向他,道:“为什么要挽回?”

陈皮盯着赵煦,谨慎的道:“现在他们势大,官家不是应该韬光养晦,等待时机吗?”

赵煦哦了一声,笑着道:“你这么说是没错。只是,你也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对内的腐朽熟视无睹,及至过渡纵容;对外更是以‘斥地求和’,‘苟以全安’为荣,作为皇帝,这些朕都忍不了,也不想忍……”

还有一点赵煦没有说,那就是:他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要他像金丝雀一样,困守于笼,乖巧听话,被人调教观赏几年,他做不到!

陈皮从赵煦话里隐约感觉到了眼前的官家有‘大志’,还是不解的道:“可是,官家能应付得了吗?他们可能真的会……”

废帝另立。

这四个字,陈皮不敢说出口。

陈皮不说,赵煦也听得懂,眯着眼看向外面,道:“所以,朕是不会给他们机会的。去,传出话去,朕明天要巡视三省六部,谏院,御史台……朕,要给他们封官许愿!”

陛下明日要巡视朝廷各部门?

随着赵煦有意的散播,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开封府,不少人面露喜色,陛下可不是什么人随便都能见到的!

但更多的人稍稍一思索,神色大变,惊恐万状!

先是借着‘无人臣之礼’压了三司使的苏辙,接着用‘失禁’逼退了枢密使韩忠彦,就在中午,宰辅吕大防‘耳背,不能视事’!

明日,官家要视察朝廷各部,这是什么意思?

聪明人,只要多思一点就能想到很多!

一朝天子一朝臣,官家这是要遴选新的朝廷相公们吗?

一群刚刚下班,还在各处耍闹的朝廷官员们,哪里坐得住,纷纷从瓦栈勾栏,软玉温香中挣扎出来,满开封的乱窜,想要打听些内幕。

作为最能接替三位相公的那些人中,有的人能维持表面淡定,很多人则安耐不住,甚至于有人直接登上吕大防,苏颂,苏辙的门,企图让他们举荐一下。

赵煦的一个动作,让整个开封城都乱了套。

苏辙,苏颂本来都要准备睡下了,这会儿匆匆穿衣服,赶向吕大防府邸。

吕大防同样不安宁,在面对儿子的质询。

他第三子吕宏宥站在书桌之前,恭恭敬敬的抬着手,道:“父亲,我谨记您的教诲,不敢过问您的政事,但身为人子,岂能不顾父亲安危?今天,特来想问一句,请您告诉我,以安全府之心。”

吕大防看着这个第三子,没有半点犹豫,道:“你不错。我就告诉你两件事:第一,我不会致仕。第二,昨天太皇太后就给我传话:官家着急了。”

吕宏宥虽然进士及第却并未入仕,而是一心研究学问,著书立说。

听着父亲的话,吕宏宥抬手而拜,道:“明白了,谢父亲。”

吕大防确实对这个第三子很满意,看着他离去,对着门外道:“闭门谢客。”

门外的管家立刻应声,道:“是。”

就在吕府闭门谢客没多久,一大群人来到大门前敲门,都被阻挡了。

二苏在门口嗓子都说干了,就差砸门,最后气的大骂了几句,转头直奔皇宫。

令他们意外的是,慈宁殿居然以‘太皇太后已睡下,有事明天再说’为由,再次将二位苏相给挡在了外面。

苏辙,苏颂二人站在慈宁殿大门前,看着紧闭的大门,两人沉着脸,紧锁着眉,既着急又疑惑不解。

之前吕大防表现淡定,慈宁殿没反应还能勉强接受,官家都要去巡视三省六部了,怎么还能这样平静?

苏颂看着苏辙,沉吟着道:“你有没有发觉,这件事发展的有些出乎意料。”

苏辙心里焦躁,直接道:“你想到了什么?”

苏颂不比苏辙,他刚刚代枢密使,还没有完全融入,暂时能冷眼旁观,他思索着道:“太皇太后,宰辅的反应有些特别。另外,官家的动作似乎也意有所指。太皇太后与宰辅太安静了,不像他们。官家也完全可以明天直接去三省六部巡视,为什么要提前放出风来?”

苏辙宦海沉浮多年,很快从苏颂的话里品出一些味道,却还是不解的道:“太皇太后与宰辅不动,官家却是动作连连,确实不合常理。按理说,官家即便想要亲政,也应该徐徐图之,他这么着急,会引起各方面反弹,得不偿失……”

神宗以后,高太后垂帘听政已七年,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现在的模式,任何人想要打破都要面对强力反弹。

即便那位是皇帝,身份特殊,也不能硬来!

苏颂想不明白,轻叹一声,看着福宁殿方向,道:“咱们以前都小看了这位官家,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啊……”

苏辙眉头皱起,从心底来说,他不喜欢赵煦,从最近的一系列事情来看,这不是一个仁君该有的作为。

“走吧。”苏颂转过身,向宫外走去。

苏辙一怔,道:“就这样走了?”

苏颂边走边说道:“还能怎么样?这明摆着是神仙打架,我们就看看吧。”

苏辙很想做些什么,却也想不到能做什么,只能怀着惴惴的心思,与苏颂一起离开。

开封城更加热闹了,苏颂,苏辙等人也没逃过,不知道多少人找上门,想要打探消息。

这时的赵煦,没有睡觉,坐在寝宫里,摇着扇子,看着外面的天色,自语的道:“这天气是越来越热了。”

陈皮站在他身后,头上有丝丝冷汗,却不是热的。

还不到五月,又是夜里的寝宫,不会热,这是因为紧张!

他比赵煦紧张,焦虑,不知道慈宁殿的太皇太后会怎么反应!

官家的手已经要伸到朝廷了,太皇太后还能坐视吗?外面不懂的人觉得官家要换那些相公,提拔新人,一朝天子一朝臣。可陈皮十分清楚,眼前的官家还做不到这些,所谓的‘巡视三省六部’只是放出风声,实则也未必能做到!

这是试探!

陈皮看着身前的赵煦,悄悄擦着头上冷汗,心里这样想着。

赵煦特别喜欢扇扇子,觉得这样特别潇洒,他不知道陈皮心里所想,心里还在分析着眼前的局势以及高太后,吕大防等人可能采取的反应手段。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天亮。

陈皮毫无睡意,看了眼外面天色,上前一步,低声道:“官家,小人去让人给您准备洗漱,顺便问问消息。”

赵煦不知道是熬夜还是太久没动,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道:“洗漱就行,不要探听什么,多余的动作,一个不要有。对了,将楚攸叫来。”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