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逆天九姐小帝尊别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逆天九姐小帝尊别跑 (第1/3页)
    

万一落败,后面会不可收拾!

皇城司却不给他机会,一群人向前几步,长枪长刀,短弩短弓,齐齐对准了不大的院门。

夏人更为紧张,纷纷抬起了拳头以及手里的桌椅板凳。

嵬名阿山没有动,他双眼森然,冷峻的盯着蔡攸。

这个年轻人的表情随意轻佻,又狠厉无常。嵬名阿山看不透,但是他这个态度,是否透露出大夏进攻的失利?否则宋人怎么真的敢杀他们?

嵬名阿山注视着蔡攸,余光又扫了眼脸上不安的范祖禹,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试一试。

蔡攸同样在注视着嵬名阿山,忽然间神色微动,伸手推开拦在他身前的两个禁卫,迈步走入了院子,在嵬名阿山的脸上审视片刻,自言自语般的道:“你是夏人的皇族……应该知道不少事情吧?”

蔡攸身后的皇城司如临大敌,只要这些夏人敢对他们的指挥不利,他们会立刻发动进攻,将这些夏人杀光!

嵬名阿山心里挣扎犹豫,眼见蔡攸逼过来,冷声道:“你想怎么样?我大夏即将攻克环庆,你们嚣张不了多久!现在你们对我无礼,到时候你们会跪着来求我!”

蔡攸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眼神幽幽闪烁着,忽然退后出来,沉声道:“将他们所有人给我带走,押去皇城司!”

皇城司的上百人,院外的迅速翻入院子,院门前面的更是举着刀兵逼进院内,一言不合就要开打!

范祖禹忍不住了,上前与蔡攸道:“不可!他们是夏使,你们不能押去皇城司。”

蔡攸哪里会听他的,直接道:“我会向章相公交代的。”

不等范祖禹再说,嵬名阿山却紧张了,道:“你想做什么?我是大夏正使,你们若是敢乱来,我大夏三十万大军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蔡攸脸上冷笑更多,再次一挥手,道:“所有人听令,但凡夏人敢反抗,就地格杀!”

嵬名阿山这次确定了,他们大夏的情况或许不太好!否则这些宋人不敢这么嚣张!

他登时心里有些慌乱,眼见这些禁卫如狼似虎,真的动了杀机,连忙竖起手,道:“所有人不得妄动!”

说着,他转向范祖禹,沉声道:“我们是大夏正使,哪怕有战事,也不能对我们无礼,我要见你们相公!”

范祖禹沉着脸,完全不知道蔡攸要做什么。没有理会嵬名阿山,冷眼的旁观。

蔡攸心里浮现了众多想法,脸上的神情有着得意的阴鬼之色。

禁卫动作飞快,径直向前扑了过去。

尽管嵬名阿山命令他的属下不得乱动,还是有人举起拳头,板凳反抗,呜哇大叫。

禁卫没有任何手段,长刀接连将不少人砍翻在地,一个个刀刃架在夏人脖子上。

不多久,几把刀同时架到了嵬名阿山的脖子上。刀锋锐利,冰冷,嵬名阿山白皙的肌肤渗出丝丝的血来。

嵬名阿山梗着脖子,满脸铁青,怒视着蔡攸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笃定,宋人不敢杀他!

蔡攸见拿住了他们,转身就走。

皇城司的禁卫给拿住的夏人套上锁链,陆陆续续的押出鸿胪寺,送往皇城司大牢。

嵬名阿山被捆绑的如粽子,在两个皇城司禁卫的推搡下出了院门。

他铁青着脸,目光冰冷的注视着范祖禹,想要用眼神杀死他。

范祖禹见着嵬名阿山被押去皇城司,心里总是不安心,交代几句,再次转身离开,前往皇宫。

鸿胪寺外,不少人在围观,看着夏人被羁押,响起了连连的叫好声。

“好!总算是抓走了,要是他们再敢弄死人,我非去敲登闻鼓不可!”

“想起上一次我就气愤,他们活活折磨死那么多人,朝廷居然听之任之,还礼送回去了!”

“是啊,想想就来气了,这次朝廷总算是惩治他们了!”

“抓的好!”

……

但也有人不忿,有几个身穿官服的,见着皇城司就面露怒色,再看到他们押的是夏使,更加怒不可遏!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我大宋堂堂天朝,怎么做出如此失礼之事!”

“皇城司里全都是蝇营狗苟之辈,他们这是要坏两个邦交,令边境再起战端,其心可诛!”

“不错,绝不能答应!他们这样下去,夏人岂不是要无休无止的攻打我大宋,百姓可还有半点的安生日子?”

“朝廷当以黎民为重,岂能肆意妄为?我这就上书,要求朝廷立刻释放夏使,并与夏国修好,罢止兵戈!”

“好,算我一份!”

“走,趁此机会,好好与皇城司这帮猪狗之辈算算帐!”

穿着官服的五六个人,满脸怒气的交谈几句,纷纷离开准备写弹劾奏本。

这时,蔡卞已经进宫,陪着赵煦,在御花园里慢慢转着。

蔡卞神色恭谨又思忖,道:“官家,夏人退去后,朝廷就要集中精力梳理新法,为明年重启新法做准备了。”

赵煦走在前面,心里同样在盘算着。

虽然朝局还要继续梳理通畅,改制后的朝廷需要进一步的细化、巩固;各种问题复杂多扰,层出不穷,但环庆路这一大胜,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朝廷威望陡升,可以压下不少声音,能够趁机做很多事情。

赵煦漫步走着,笑着道:“这一战能获胜,有环庆路等将帅的同心协力,也有政事堂几位相公的倾力相助。等消息公开,相信会扭转几位相公的声誉,朝野内外的攻讦也会大大的减少。”

蔡卞道:“臣等经历非议不是一天两天,请官家放心,臣等无惧亦不会退缩。”

赵煦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着刚要说话,陈皮跟上来,在赵煦耳边低声道:“官家,近来反对开战,要求罢兵的奏本越来越多,文彦博再次上奏了。”

说着,陈皮递给赵煦一道奏本。

赵煦眉头挑了下,接过来打开看去,只见扉页写着‘太平盛世十二疏’,内容包括了‘安民’、‘治吏’、‘税赋’、‘灾变’、‘边患’等十二条建议,‘附带’的对章惇,蔡卞的攻讦,林林总总的近千言。

赵煦只是匆匆扫了眼就合了起来,摇头的道:“蔡卿家,朕刚才的话说的有点早了,弹劾你们的,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蔡卞躬着身,没有说话。

赵煦也不在意这些所谓的弹劾,走了几步,便道:“关于明年的新法。朕的想法有四个,第一个,是吏治,吏治是变法成败的关键,要下大力气。第二,是税赋,税赋是支撑朝廷运转的关键,也是国家强弱的标志。第三,是土地,土地是我大宋万民赖以生存的根本,不可大意。第四,是兵制。前面三个,由你们政事堂来主理。你们拟定的草本朕看过了,还有些问题。年底之前,朕打算召开一次大会,以凝聚最大的共识,集中最多的力量……”

蔡卞听着,认真琢磨了一阵,道:“臣明白。”

赵煦转头瞥了他一眼,笑道:“卿家明白的太早了,回去与苏相公,章相公好好商量再说。章楶等没有回京之前,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就不用特意来请示,你们政事堂该担起责任来了。去吧。”

蔡卞神色一肃,抬手道:“遵旨!”

继续神宗年间的变法,那么他们政事堂必然是要承担重任,他们要的事情有太多太多!

蔡卞离开御花园后,赵煦在一个凉亭坐下,手里拿着折扇,慢慢扇着,心里在思索着朝局方方面面。

西夏这一战大胜,没人再可以撼动他!他也不用再担心地方上出现变乱,他可以大胆的对军队进行变革,重塑。

只要有了足够的军队在手,他就能肆意的推动变法。完全可以比神宗年间更激烈一些,走的更远,更彻底!

这个时候大宋,百姓身在水火,士绅阶层奢靡无度,很多问题已经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地步,但强大的统治惯性依旧带着这个国家滚滚向前。

赵煦坐在椅子上,心里转动着无数念头。他有种渴望,渴望这些事情能够一步到位,一次性解决所有麻烦!

但他更深知,凡事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会适得其反。

这时,御花园里三颗小脑袋探头探脑,在偷偷瞄着赵煦。

赵幼娥有些害怕,低声道:“还是不要了吧,我害怕。”

赵佶按着她的肩膀,一样的压低声音道:“娘娘本来就不高兴,你就说是娘娘找官家,官家肯定去。娘娘那边你就说官家过来了,娘娘肯定不会多问。你在旁边盯着,我跟赵似出宫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赵似在一旁连忙接话道:“还有上次的那种胭脂。”

听到‘胭脂’,赵幼娥小脸一阵纠结,终究没抵过胭脂的诱惑,一抿嘴道:“好!不过你们得快点回来,官家生气很可怕的。”

赵似与赵佶点头若捣蒜,赵佶更是撺掇道:“你待会儿去见官家,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说,这把扇子,就说你亲手做的。”

赵幼娥接过赵佶送过来的扇子,小脸还是不安,轻声道:“你们一定要快点回来啊……”

两人不停点头,将赵幼娥轻轻推了出去。

赵幼娥一步三回头,走出好远才抿着小嘴,鼓起勇气,直直的走向赵煦。

赵幼娥是赵煦同母妹,是最小的公主,御花园里的黄门,宫女见着,纷纷行礼。

赵幼娥以往因为赵煦的关系,她与赵似被高太后分在别的地方,管束极严,很少能出来。

后来被赵煦送还给朱太妃,加上赵煦地位的不断抬升,她的身份自然是水涨船高。

赵煦很快就看到了赵幼娥过来,小小的个子,小脸粉雕玉琢,很是可爱。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