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官术无弹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官术无弹窗 (第1/3页)
    

“让他晚上来我府里。”章惇说完,就不再多言,径直转身离开,返回青瓦房。

李清臣看着他的背影,铁青的脸色和缓,与蔡卞抬了抬手,转身离开政事堂,准备离开皇宫,返回礼部衙门。

蔡卞看了眼王存,没有多言,跟着章惇离开。

其他人稍稍顿了顿,三三两两离开,一句话都没有。

只有王存立在那,面色阴沉如墨。

皇城司是一个极其特殊的衙门,体制上划归政事堂,但实际上仍是皇帝的特权机构!

皇城司,理论上不能抓三品以上的官员,除非有赵煦同意。但在体制上归属政事堂,章惇就能命令蔡攸调查整个朝廷的官员!

也就是说,蔡攸完全可以对工部动手,工部还不能反抗!

因为一旦反抗,就等于抗旨!

在这样的复杂的情势下,王存以及工部等于任章惇宰割!

一干‘新党’也是知道这种情况,才没有多费口舌。

王存左思右想,不甘坐以待毙,快速离开皇宫,返回工部。

在政事堂会议不欢而散不足半个时辰,御史台御史中丞黄履,刑部尚书来之邵,礼部尚书李清臣,三人各自带了十多人,又从兵部调了足足两千士兵,浩浩荡荡的离开开封城,准备赶赴江南西路。

七卿中的三卿,亲自赶赴江南西路,由此可见对于贺轶的死,朝廷是多么震怒与重视。

但他们还没来得及离开衙门,就被紧急召回。

有很多传言,其中最为广泛的,是召回的命令来自于仁明殿!

但没人能证实,朝廷里讳莫如深。

不止是朝廷,民间也有人不少人贺轶的死以及江南西路困顿施政的幕后黑手就是工部。

一时间,工部被无数人指责,一些‘旧党’人物也纷纷说话,公然大骂‘王存昏头,谋害钦差’。

工部衙门紧闭,寂静一片,充斥着山雨欲来风满楼。

而孟皇后的突然出手,在朝野也渐渐掀起了一股暗涌。

不少人似乎看到了‘希望’,开始上书对孟皇后歌功颂德。

理论上也是,赵煦御驾亲征归来,必然大封群臣,他的功劳最大,其次是皇后,然后才是群臣!

而这时,江南西路更是风起云涌,局势陡变。

一些人开始弹劾应冠、栾祺等人,抨击他们无视朝廷,谋害钦差,意图不轨。

一些人依旧在弹劾贺轶等人不尊朝廷纲纪,在江南西路肆意妄为,激起民愤。

还有一些人,则已经站到了‘新法’的前沿,四处讲解‘新法’,宣传朝廷‘新政’。

更有一些人,早就在朝廷特使必经之路安排了眼线,只要这些人一到,他们就会提前迎接,安排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刘志倚等人的处境十分艰难,他们在附郭县是完全被孤立的。

而牢里的应冠等人动作更多,前来求情,承情的人不计其数,尤其是一些德高望重之人,躲都躲不了,还得面带笑容。

若非是贺轶死了,刘志倚等人满腔愤怒的硬挺着,怕是早就撑不住放人了。

针对贺轶之死,事态分做两头:一头是江南西路压力如山,举步维艰;另一头的开封城是纷纷扰扰,暗涌如涛。

‘贺轶之死’一事,随着时间过去,日益发酵。

刘志倚等人要死贺轶是被害死,是以‘新党’上下极其愤怒,各种弹劾奏本,将江南西路的大大小小官员弹劾了个遍。

而‘旧党’以及保守派则坚决不认,要求朝廷彻查,同时逐渐被动员,与‘新党’激辩。

这一次,十分有意思,‘新党’抓着贺轶的死不放,‘旧党’则盯着贺轶的巡抚衙门的施政,开始检讨具体事宜,认为贺轶等人操之过急,极其了民怨。

丝毫不提反对‘新法’的事。

理智派是永远不缺的,他们居中呼吁各方冷静,等待朝廷调查,不宜将事情扩大,无法收拾。

而江南西路内部则四分五裂,相互倾轧,推卸责任,其中栾祺,应冠首当其冲!

总而言之,不过区区五天,‘贺轶之死’传遍整个大宋,为此掀起的舆论风波是愈演愈烈,无边无际。

这时,显得诡异的,就是开封城了。

本来要派出的‘三卿’被突然召回,之后再无动静。

朝廷没有对这件事再做反应,表现得极其的冷静。

政事堂的安静,令太多人心惊胆战,不敢乱动,因此也催生出了‘去与留’的争论。

不少人对朝廷失望,唉声叹气之下,挂印辞官。

三天后,仁明殿。

孟皇后在院子外散步回来,面带笑容的与身旁女官说话。

女官扶着孟皇后的手臂,笑着道:“官家说的还真是,每日多走几步,娘娘的起色可是好了不少,不久的生产一定十分顺利……”

孟皇后双手托着小腹,慢慢的走着,道:“心情是舒服许多。”

女官笑着,就看到被铲平的门槛,笑容越多,道:“娘娘,看着门槛,是官家三个月前传话回来,让人铲平的,官家在御驾亲征在外还惦记娘娘,可见官家多在乎娘娘……”

孟皇后微笑,轻轻抬步,走进屋内。

刚进去,一个贴身婢女快速走过来,满脸激动的道:“娘娘,快看,外面的诰命贵妇们送来的……”

孟皇后抬头看去,只见偏殿已经堆了小半,大大小小,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的都有,每一个都包装的什么精致,上面还有署名。

孟皇后神情不动,缓步走过来,双眼肃色的看去。

女官小心翼翼的陪着,也在打量,这些都是贵重之物,署名她并不是每个都认识,但认识的,无不爵位在身,世代勋贵。

孟皇后扫过一遍,静静的站着,轻声道:“绿鹅,你看出什么了吗?”

名叫绿鹅的女官正高兴着,听着孟皇后平静的话,再看她的侧脸,再看向这些大大小小的箱子,脸色微变,道:“娘娘是说,这里没有朝廷官员?”

这里确实没有朝廷官员,或者说大员。

能称得上大员的,无不是六部、相当以及以上,但是,没有一个!

哪怕是工部也没有!

绿鹅抿了抿嘴,不敢说话了。

孟皇后转过身,向里面走,道:“将所有东西都退回去。”

那婢女一惊,道:“娘娘,都送回去吗?”

孟皇后的地位十分尴尬,如履薄冰,随时可能倾覆,加上孟家倒塌与高太后过世,仁明殿就更加凄凉了。

虽说各项待遇不差,但处境着实凄凉,没有一个人主动亲近,更别说送礼了。

“一个不留神。”孟皇后淡淡的说道。

婢女不敢多嘴了,连忙道:“是。”

于是乎,仁明殿再次忙碌起来,婢女,慌忙搬运着众多大大小小的箱子出宫。

御街不远处的陈子河门,这是一条不大的小街,住的都是老街坊。

此时,王存在工部的一干人陪同下,正与一个与他差不多的五十多岁老者说话。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