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查莉成长日记第一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查莉成长日记第一季 (第1/3页)
    

慈宁殿内,无声无息,冰冷刺骨,压抑的气氛令人呼吸困难。

高太后紧拧着眉头,面如寒冰。

她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那种结果她不敢承受!

吕大防坐在椅子上,睁着眼,看着前面,表情上看不出什么,仿佛与以往一样的淡定。

但这一次,却没能给人定海神针的安稳感觉。

事到如今,高太后已经不需要其他人给她主意了,目光幽冷的盯着宫门。

她在回忆,她在疑惑,她不解!

为什么曾经那个乖巧听话的官家,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是她太过纵容了吗?是因为她刻薄他的小娘吗?是她没有撤帘还政吗?是她压迫的过紧吗?

周和看着高太后阴晴不定的神色,心里恐惧到了极点,几次想张嘴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来。

这时,赵煦已经来到了慈宁殿前。

没人敢阻止他,身后的禁卫,今天的气氛,让所有人避而远之。

赵煦在殿门口,双眼平静的看着幽深的宫门,心里再次细细推演一番,与楚攸道:“其他人都留在外面,你随我进去,带着二位苏相公,梁焘。”

楚攸应声,对身后数百人进行布置,只带了四个人,押送二位苏相公,户部尚书梁焘,跟着赵煦进了慈宁殿。

刚刚走进慈宁殿,楚攸直觉肩膀一冷,这慈宁殿里仿佛有冰炭,迎面是冰冷的寒意。

赵煦也感觉到了,暗暗深吸一口气,凝神定气,大步进去。

一眼扫去,大殿里只有三人,赵煦上前,对着神色冷不的高太后抬手行礼,道:“见过祖母。”

高太后盯着这个在她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孙子,以往一幕幕在眼前闪过,越想越愤怒,也将原本计划见到赵煦的温情对话变成了冷漠质问:“官家,这是逼宫来了?”

赵煦放下手,道:“祖母何出此言?”

高太后坐正,声音冷冽如雷,道:“你今天所作所为,不就是逼宫吗?怎么,官家要做我大宋,第一个弑杀祖母的皇帝吗?”

赵煦迎着高太后的目光,上前将两个纸袋递过去,道:“祖母误会了。今天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知道了一些事情。还请祖母过目,三位相公都在,还请祖母与他们对质。不过,丑话要说在前头,这里面的事情,不管祖母怎么想,朕是大宋皇帝,朕绝不答应!”

高太后目光锐利的盯着赵煦好一阵子,见赵煦确实没有半点退缩之意,这才伸出手,将纸袋打开,抽出里面的一页一页纸。

高太后低头看去,不多久,她满脸惊容,抬头向赵煦道:“这些都是真的?”

赵煦直接在高太后身旁坐下,看向被堵住嘴的苏辙,默然的苏颂,还有战战兢兢的梁焘,以及坐在椅子上不动如山的吕大防,道:“给苏辙松绑。祖母,人都在。宰执也在,您亲自问问吧。”

不等高太后反应,被解开,拿去堵嘴破布的苏辙,噗通一声跪地,冲着高太后大声厉喝道:“太皇太后!我大宋就从来没有这样对待当朝相公的官家!而今传遍开封,传遍天下!天下人怎么看官家!天下人怎么看我大宋皇帝!我大宋颜面何存?!体统何在?!太皇太后,祖宗之法不法,天下离心,祸事临头,社稷有危啊!今日苏辙,无颜见太皇太后,更无颜见大宋列祖列宗,唯有以死明志,全了臣子之节!”

说着,苏辙满脸厉色,呜哇一声,突然站起来就要向着不远处的柱子撞去!

楚攸一直盯着苏辙,在苏辙说到‘以死明志’的时候,就十分警惕,苏辙一动就被楚攸给拉住,一个反手,按在了地上。

几个禁卫吓了一跳,连忙过来,将苏辙按的死死的。

苏辙在地上挣扎不脱,一张脸贴在地上,怒喝道:“官家如此羞辱臣下,为何还不让臣一死了之,难不成要将臣下凌迟处死才能解恨吗?”

高太后看着手里的这些纸上的内容,震惊的无以复加,再听着苏辙要死要活,一时间脸色铁青,愤怒的急促呼吸,说不出一个字来。

苏颂,吕大防也被苏辙的激烈反应惊到了。

赵煦听着,火冒三丈,腾的站起来,大步走到苏辙面前,对着他的半张脸,怒声大骂道:“朕羞辱你?朕羞辱你什么?羞辱你无德无能,目无君上吗?三司衙门贪污横行,每年亏空数百万贯,环庆路的军饷一拖就是半年,更是有数百万贯被你们贪腐,克扣,倒卖,置边疆安全于不顾!现在倒好,成了朕羞辱你!你告诉朕,哪里是羞辱了?你要以死明志,你之不知道,你这一死,将朕置于何地?天下人怎么看朕?你这是臣子之道吗?你这是忠君体国吗?你这是哪门子的忠君!哪门子的体国!是谁教你的!”

赵煦积压了满腔的怒火,大骂中,忍不住的抬脚,狠狠的在苏辙身上踢起来。

高太后见赵煦如此失态,听着他的怒吼,也是双眼怒睁,满脸铁青,身体禁不住的颤抖。

吕大防双眼睁大,微仰着头,注视着赵煦,神色渐渐凝重。

苏颂站在一旁,和事老这会儿绷着脸,双眼看着前方地面。

周和更是被吓破胆,低着头,浑身颤抖,他十分想要堵住耳朵,不敢听,不敢看。

被赵煦打骂的苏辙,忍着剧痛,很想张嘴辩驳,出口是阵阵闷闷的痛苦声——他找不到辩驳之词。

赵煦踹了不知道多久,将心里郁结的怒气发泄了不少,转向苏颂,道:“枢相,你给祖母说说,这里面的东西,有哪一点是朕编造的。看看朕有没有羞辱三司使!”

苏颂抬头看了眼赵煦,嘴角暗自抽了下,抬手向高太后,道:“臣知道一些,也有些不清楚。”

老滑头!

赵煦暗哼一声,转向还坐着的吕大防,道:“宰辅,你来说。”

高太后目光如剑,登时盯住吕大防。

她将政事交托给三相,可不知道每年有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国库钱粮被贪污,克扣,甚至军饷都被挪用,倒卖!

吕大防缓缓起身,向着高太后,声音一如既往的沙哑,平静,带着莫名的自信,道:“臣还没看过里面的东西。”

高太后双手按住桌面,似乎要撑着站起来,双眼圆瞪,寒声道:“环庆路的军饷……是否属实?”

吕大防与高太后对视,从高太后的表情语气,尽管没看过两个纸袋的内容,他心里也大致猜到了,沉默片刻,道:“还没有结论。”

高太后知道环庆路军饷‘消失’,政事堂给她的汇报是‘怀疑叛军劫掠’,根本不知道是三司衙门与环庆路里的人联手做的,更不知道环庆路的欠饷已经这么严重,但她知道夏国那边蠢蠢欲动,环庆路随时可能爆发战争!

高太后双眼瞪的更大,脸色铁青,咬着牙,身体不受控制的剧烈的抖动。

周和看的惊慌失措,忍不住出声道:“娘娘……”

苏颂也悚然惊醒,盯着高太后,前所未有的紧张。

赵煦看着,连忙上前,道:“祖母,消气消气,周和,传太医!”

赵煦话音未落,高太后忽然身体一软,向后倒了过去。

周和大惊,一边向前跑,一边急声道:“太医,太医,传太医!”

原本肃穆的慈宁殿,顿时乱了起来。

赵煦上前,扶住高太后,只见她脸色苍白,浑身还在止不住的颤,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

周和赶过来,急的六神无主。

苏颂,吕大防都上前了,两人皱起眉头,盯着高太后,没有出声,表情各异,又看向扶着高太后的赵煦,静寂无声,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快,将祖母抬到寝宫。”

赵煦唤不醒高太后,见她满脸痛苦之色,向周和喝道。

周和被吓傻了,听着连忙道:“是是。”

赵煦,周和合力架着高太后,将她抬回寝宫。

吕大防,苏颂要跟着,却被楚攸拦下,道:“二位相公,没有官家的旨意,不得擅动。”

吕大防抬头,面无表情,眼神逼视。

苏颂看着寝宫的侧门,瘦削的脸上出现一抹凝色,道:“等着吧。”

吕大防转向他,道:“你就不担心吗?”

吕大防话里的含义,在这种时刻,即便是楚攸都能听得明白。

苏颂缓缓走向一边的椅子,道:“有官家在,有什么可担心的。”

苏辙还被压在地上,脑海里全部是刚才赵煦的一番喝问,高太后突然昏厥令他惊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恼羞怒恨的继续被按着。

吕大防看了眼楚攸,抱着手,思忖一阵,缓慢的在他椅子上坐下。

楚攸见三相老实了,走出宫门,叫来人,悄悄重新布置一番。

高太后突然昏倒,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作为大宋实际最高权力者,她一举一动都影响重大,何况这种时候。

寝宫内。

太医一脸紧张的给高太后号脉,头上禁不住的冷汗涔涔。

除此之外,寝宫里只有赵煦与周和。

周和盯着太医,目光偶尔也瞥向赵煦,每一次都心惊胆战,不断的遏制心里涌起的那个疯狂念头。

太医在赵煦与周和的注视下,万分谨慎小心的号着脉,好一阵子才轻轻松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他转过身,向赵煦抬手道:“官家,娘娘只是积劳成疾,加上怒火攻心,这才昏厥,只要吃几服药,好生休养就没事了。”

赵煦看着他,道:“说实话!”

周和心里一跳,陪着万分的小心,目光紧盯着这个太医,。

太医没有周和那么多的心思,恭谨道:“确实不碍事,官家放心。”

赵煦这才松口气,轻轻点头,道:“去吧。”

这个时候要是高太后突然病故,他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