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精装追女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精装追女仔 (第1/3页)
    

章惇立着,神情坚毅,心头思索着这件事前前后后。

赵煦的心里,一样浮想联翩,有一个念头,无法遏制的在不断涌动,被他强行的压制着。

三人站在垂拱殿前,继续说着。

西夏突然来袭,他们稍显仓促,却又不怎么紧张,说着里里外外各种事情。

垂拱殿东侧不远就是青瓦房,南面是政事堂,来来去去不知道多少人。

他们十分好奇,好奇官家与二位相公有什么话,要在垂拱殿门前讨论,并且看样子十分严肃。

三个人,站在垂拱殿前,讨论了足足有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后,章惇召集六部三寺在京的临时主事人在政事堂开会,而章楶同时在枢密院开会,分别从‘军’、‘政’两界对‘夏人入侵’这件事进行全方位的布置。

垂拱殿内。

黄门来来去去,禀报着各种事情,赵煦要安排的事情更多,比政事堂,枢密院还要忙。

等到晚上,赵煦与二章在垂拱殿内摆了个桌子,一边吃饭一边继续讨论这件事。

赵煦端着碗,喝了口鱼汤,笑着说道:“擎天卫那边还在加紧刺探,如果辽国想要南下,至少需要五万以上大军,暂时判定他们没有这些,等擎天卫后续消息。”

章惇没有在意所谓的‘食不言’之类的,端坐,目光冷冽,道:“陛下,那萧天成窜动的越发厉害,显然是有备而来,臣打算再试探一次……”

“不可!”

章楶立刻打断章惇的话,道:“那萧天成先放着,等候擎天卫的消息。夏人既然来了,那就好好打着一战,打完这一战,你想怎么来都可以,现在不行!”

章惇瞥了他一眼,继续道:“臣打算宴请他一次,探探底。”

能让章惇单独宴请的,满朝也不多。

赵煦扒了口米饭,道:“没必要,只会让他觉得我大宋软弱,小手段更多,从容一点,让皇城司盯着就行。这一战朕的想法还是没变,不能只顾防守,要主动出击,那兴庆府离的没多远,让种建中的骑兵试探着进攻,默默路线,骑兵,终究是打出来的,不是训练出来的……”

章楶道:“是,参谋室那边也提出了‘疲敌’战术,应该出其不意,给夏人一点压力。”

赵煦吃的差不多了,放慢速度,道:“朕呢,对军事不太懂,所以不干预你们,但有几点一定要切记。”

章楶躬身,作肃然聆听状。

赵煦一手托着碗,一手随意的夹菜,道:“第一,大宋的战略,是以攻为守,要主动出击,要有清晰的战略目标以及战术手段,不是人打上门了才堵门口,这不是生存之道,更不是一个国家存亡所系。”

二章神情越发肃然。

如果是朝臣之间讨论,没什么大不了。但这是大宋官家的话,是他的意志。

这预示着,大宋对外政策,正在发生根本性的转变!

“第二,”

“还有一个中期目标,就是彻底打垮李夏以及拿回幽云十六州,将主动权重新拿回来,奠定我大宋统一的根基。”

二章神色微变,因为赵煦的话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字眼:统一。

赵煦看着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心中所想,淡淡道:“大理以及西北吐蕃所占之地,那是汉唐旧土,这不用说。李夏是我大宋叛臣,这一点毋庸置疑。契丹占我幽云十六州,这一点,不可忍。”

章惇眸光剧烈闪动,他素来知道身前这位年轻官家有大志,却没想到,这志向大的超乎了他的想象!

统一!

这两个字,多么野心勃勃,又令人惊心动魄!

章楶没有章惇的激动,他现在是枢密使,‘格局’要小,平静的听训。

说完这几句,赵煦一笑,道:“先说眼前的,大章相公要去前线督战,这一点不可取,大相公跑去督战,听起来就奇奇怪怪的,不说落人口实,对前线将士未必能有激烈,朝廷也不能给人一种黔驴技穷,拼命到底的模样,不好看。”

“朕决定,御驾亲征。”

赵煦说了一圈,最后来了个‘御驾亲征’,迎来了二位章相公的极力反对。

“不可!”

二章神色凛然,言辞坚定又激烈。

大宋皇帝亲政,总共就三位,太祖,太祖,还有一个真宗。

真宗皇帝是没办法,被寇准等强拉去的,本来是准备跑路,见还能打一打,勉强去了,最后还是签了屈辱的城下之盟。

除此之外,大宋后面的皇帝从来没有亲征过,除了神宗皇帝,所有都比较老实,那位仁宗皇帝,四十多年不见刀兵,可以说忍字功夫修炼到了极致。

二章之所以齐声反对,除了害怕万一,本身来说,‘御驾亲征’四个字也太过重大,不到万不得已,没人希望皇帝离开皇宫。

赵煦早就料到他们有这个反应,吃着饭,不紧不慢的说道:“御驾亲征,有利有弊,弊端是,朕离开开封城,朝野以及天下势必忧心忡忡,幺蛾子众多,但不至于有大乱子。好处就太多了,这一战,我大宋必胜,朕就是凭白捡功劳的去的,朕大胜而归,与‘新政’来说,将有大利……”

对于这些问题,二章能讲的道理,比赵煦多,也擅长。。

但没人会跟上司讲道理,根本还是‘利益’二字。

二章的利益,在大宋安危上。

章楶没有说话,他盯着赵煦一阵,余光看向章惇。

章惇说出‘不可’二字后,一直注视着赵煦,见他平静吃饭,严肃的脸角慢慢缓和,道:“官家,御驾亲征,固然能鼓舞士气,大胜而归与朝局有万般裨益,但是能做到这样的方式很多,并非需要官家涉险,这一战,臣不去,官家也不去,全由枢密使指挥如何?”

章惇的脾气向来耿直,几乎没有与人用‘商量’的语气说话。

赵煦微微一笑,放下碗筷,擦了擦嘴,道:“这件事不议,就这样决定了。你们去做准备吧,陈皮,将楚攸叫进宫,由他护卫朕去秦凤路。章相公,朝廷是多事之秋,你不能走。其他的事情,就按我们之前说的。”

“是。”陈皮应着,就转身传旨。

二章还要再劝,赵煦已经站起来,道:“二位卿家不需要朕教你们做事情,该做的,尽快准备好,最迟七月,朕要北上。”

算算时间,七月,应该已经开战了。

章楶,章惇对视一眼,两人都是凝色的看着他们的背影,还想再劝,黄门拦住了他们。

等赵煦走了,章楶神色冷硬,道:“你能劝住吗?”

满朝野,能劝说动这位年轻官家的,似乎只有章惇了。

章惇也没料到,事情会有这样突然的变化,剑眉拧起,道:“官家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好在还有时间。我们先准备备战,辽国那边,还得继续摸清楚。”

章楶目露厉色,道:“若是官家不御驾亲征,辽国来不来问题都不大,宋夏边境的关键要塞都在我们手里,专心应付辽国就是。”

说来说去,问题还是在于赵煦突然出了幺蛾子,要御驾亲征。

章惇神情坚毅,道:“先做事。”

章楶不复多言。

两人并肩离开,各自忙碌起来。

西夏提前来袭,他们固然有些措手不及,但消息得到的早,他们还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

大宋朝廷秘而不宣,正在加紧做着准备。

兵部,户部的二位尚书被急召而回,开封城附近的兵力,悄然的调配,一切都在一种相对合理的情况下发生。

实则上,‘不合理’的事情发生了太多,没人在意这些,他们主要盯着‘新党’,仿佛只要‘新党’被打垮了,他们的清平盛世就又回来了。

朝野内外,只认为‘新党’又要搞什么事情,不知道多少人铆足力气,准备对‘新党’再次发起冲击。

皇城司。

蔡攸从宫里回来,一路上阴沉着脸,给人一种生人勿近,近了会死的可怕阴冷感觉。

到了皇城司,霍栩迎了上来,撇开其他人,低声道:“指挥,官家训斥了?”

蔡攸看了他一眼,直奔地牢走去,语气森然的道:“那南天友神出鬼没,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他得到了重要消息,我们慢了一步。”

霍栩脖子发冷,不敢多言,甚至没敢问到底是什么事情。

蔡攸带着霍栩,就他们两人,来到了嵬名柏的牢房。

嵬名柏白白净净,近来还胖了不少,一见两人就冷哼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你们就不怕你们到我大夏的使者死无葬身之地吗?”

霍栩顿时冷喝,道:“休要猖狂,在兴庆府,你们打死打伤我到底哪个使臣还少吗?在开封府作威作福贯了,是觉得我大宋太好欺负了是吧?”

嵬名柏被怼的顿了下,继而就道:“蔡攸,你答应我,给我个痛快的!”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