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乘龙快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乘龙快婿 (第1/3页)
    

说完,他就起身往外走。

进来他是一个人,出去他也是一个人。

赵煦的话,给了苏轼很大的震动,一时间居然忘了送行,脸角僵硬的坐着没动。

王朝云更不敢乱动,静静地陪着苏轼坐着。

苏轼头上青筋跳动,双眼发红,喃喃自语。

“我坚持的是什么?放不下的是什么……”

王朝云只是看着他,没有出声。

其实她懂苏轼,她家主君坚持的,是祖制之下的江山稳固,他反对‘新法’的激烈变革以及引发的乱象。

他不是不想变,而是不应该那般变,并且,有些东西不能变!

但现今的情况是,当今的官家比他的父皇更激进,神宗皇帝没有动,或者不敢动的,当今通通都动了。

这位年轻的官家,将‘祖制’踩在了脚底下,近乎是犁地式的。从开封府的试点就看得出来,整个开封府差点乱套,甚至搞出了一个‘剿匪军’,还是由宫内大太监来统领,这样才勉强镇压反对声。

凉亭里,静谧无声。

王朝云有些担心,她不知道她的官人会怎么选择。

留在朝廷里,那必然凶险无比,以她的官人的性格,多半是不容于朝廷,下场绝对不会好!

走了,固然一身轻,有官家刚才的话,将来必然无灾无劫,只是,她的官人,怎么能甘心?

猛的,苏轼起身,直奔书房。

他什么都没说,王朝云没拦,更没跟着,等他脚步声消失,这才开始收拾。

赵煦出了苏府,暗中的人迅速跟着,不少人从黑暗中出来,站到了赵煦身前。

“官家。”刘横一脸肃色。

赵煦摆了摆手,道:“别跟那些文官一样,少说话,走吧。”

刘横本还想劝诫一下,听着赵煦的话,只能闷声跟着他。

他带出来的有五个人,黑暗中的人影足足有两百多。

陈皮随着赵煦身旁,悄悄观察着他的脸色。

他看得出,赵煦刚出来,脸色还有些硬,渐渐有些缓和,脸上还带有笑意。

赵煦单手腹背,看着漆黑的天色,有些怀念扇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很想钓鱼。

“皮皮,这开封城里,有什么地方可以钓鱼吗?”赵煦瞥头看向陈皮。

陈皮仔细想了想,道:“官家,宫里就可以。”

赵煦有些不满的转过头,道:“护城河哪里比较合适?”

陈皮瞥了眼四周,走近低声道:“官家,现在不止是开封城里不安静,擎天卫那边还查到,夏人,辽人都有派人潜入,正在追查。”

赵煦踱着步子,道:“那不是正好,朕给他们吊出来,就这样吧。后天吧,在护城河钓鱼,你去请文相公作陪。”

陈皮顿时不敢反对了,道:“是。”

……

赵煦走了,苏家静谧无声。

不知道多少人围聚在苏轼的书房不远处,心里忐忑不安,只能等着。

好像没多长时间,苏轼就出来了,月色下清瘦的脸庞,显得有些坚毅,淡淡说道:“我觉得留下,散了吧。”

说完,他就又转身关门。

苏家一众人,相互对视,没人在这里议论,纷纷离开。

这会儿,赵煦夜访苏府的消息,悄然的传播着。

赵煦的一举一动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没有刻意隐藏,不说赵煦走的是正门,苏家人也不会守口如瓶。

青瓦房。

章惇与蔡卞罕见的没有办公,而是在对弈。

蔡卞看着章惇的布局,捏着棋子思索,轻叹道:“官家亲自为我们解忧,有失臣子本分。”

章惇落子,道:“这件事,确实是官家出面最好,其他人反而是反效果。不能拖了。”

‘不能拖了’。

蔡卞明白章惇的意思,看着他越发凌厉的落子,面色如常的道:“紫宸殿的大议就取消了吧,过几天,我们政事堂开会,将所有事情定案,呈报官家御准。”

“好,官家不会出席。”章惇说道。

蔡卞一怔,道:“你有把握说服官家?”

“我是总理大臣,我据理而言,官家没道理不听。”章惇再次落子。

在章惇与蔡卞说话的时候,赵煦夜访苏宅的消息,还在继续传播。

一些人心思浮动,揣度着赵煦这一行的目的。

文府。

文彦博熬夜的在看着各种资料,公文。

他刚刚回来,还有太多的政务需要熟悉,尤其是章惇、蔡卞等人炮制了诸多的‘新法’。

这些‘新法’区别于神宗朝的‘新法’,是以‘大宋律’为母法,继而涉及政、军、吏、民、税等二十多部‘新法’,正在加紧拟定,目前已经有了草案,正在进行最后完善。

文彦博能感觉到,章惇等人有些迫不及待,或许,就在未来几天就会进行最后的确定,明年改元,颁布天下。

文峰成提着灯笼从外面进来,拍打着身上的雪,而后才恭敬行礼道:“太爷爷。”

文彦博继续看着,道:“什么事?”

文峰成走近几步,道:“太爷爷,因为上次林唐夜骂大相公府的事,来家,曹家,陈家都有人被刑部抓了,现在不少人闹着要弹劾大相公。人数非常的多,宗室,勋贵公卿也有不少人参与。”

文彦博道:“弹劾是假,还是冲着‘新法’来的。”

‘来的’二字,让文峰成眼皮狠狠一跳。

是‘来的’,不是‘去的’,这是他太爷爷已经接受成为朝臣,支持‘新法’了?

文彦博着实太老了,有些疲倦的闭上眼,慢慢又睁开,倚靠在椅子上,道:“小打小闹,成不了事的。他们还是没看明白。”

文峰成低着头,心里也觉得他们成不了事。

一来,现在的朝廷不是神宗朝,王安石等人持身守正,太过讲究规矩,恪守诸多法度,是一个君子。

君子立于朝廷,又怎么可能长久?

司马光等人就实际得多,一连串‘诗案’诛连下来,将‘新党’尽数扫出朝廷,一夜废除‘新法’。当初王安石要是有这个魄力,或许就不会蹉跎那么多年。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