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向过去借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向过去借种 (第1/3页)
    

这下面顿时炸锅,一群将领本就忍不住。

种师中第一个开口,道:“折帅,夏军疲惫,又要撤军,今夜袭营再好不过,不可错过啊!”

“是啊……”

“是啊是啊……”

“折帅,不能错过啊……”

折可适脸角瘦,没有表情,道:“你们不要小看夏人,他们既然要撤兵,就不会不防备,这个时候袭营,就是自投罗网。这么简单的道理,需要本将给你们解释?”

众人顿时不敢说话了,折可适说的没错,但他们实在忍不住了。

折可适继续说道:“种建中,你准备三千骑兵,种朴,王恩随我尾随夏军,其他各军,出长城岭,接应宗泽,种建中,楚攸,再请枢相,传话各路,听清楚了吗?”

“末将领命!”

一众人不敢在多嘴,齐齐起身,单膝跪地的朗声道。

折可适点头。

其实,夏军现在已经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他的任务是盯紧夏军,拖住他们,不给他们分兵支援其他地方的机会。

其他各路军队正在进入横山地区,更进一步的占领夏地。

这时,赵煦确实到了庆州。

到了这个时候,所谓的承诺都已经不重要——决战在即!

庆州府后堂,赵煦与章楶在看着地图,盯着他们之前规划的地方。

想要拿下这些地方不难,问题在于大宋要怎么守住,同时令西夏不再争夺,边境消停。

“不能放他们走!”赵煦拳头在地图上敲击两下,斩钉截铁的说道。

章楶看着赵煦敲击的位置,那是夏军的大营所在。

章楶神色沉吟。

按照习惯,既然敌人退兵了,那他们就胜利了,没有必要追着不放,深入敌人腹地,一不小心就可能战局翻转,将大好形势丢掉。

赵煦瞥了他一眼,道:“朕已经密信折可适,命他择机出战,不能任由夏军退走。其他各军,除了既有目标,凡是能及的,都给朕打下来!”

章楶还是沉吟。

原本赵煦图谋的就够大了,要是再拿走夏人所有的好地方,将他们赶入大漠,夏人肯定会疯狂的!

赵煦神色平静,见章楶不说话,直接摆手,沉声道:“就这样定了。另外,我大宋的作战思路要改,不能困守,要主动出击,战场,不应该在我大宋境内,这一点,写在训练手册上,所有士兵都要铭记在脑海之中!”

章楶心里其实在盘算战局,心想折可适不是莽撞人,多少放心一点,抬手道:“臣,谨遵陛下圣训。”

赵煦微微点头,看向陈皮,道:“传话,河东路进入一级战备,擎天卫,皇城司盯紧辽人。传话各军? 我大宋兵锋所指? 皆我大宋故土,决不可轻易退让!”

“小人领旨。”陈皮说着? 快步出去。

章楶不再说话。

这一战打到现在? 大宋胜局已定,现在? 就要看最终的战果了。

但战争并不难决定一切,打完之后? 才是双方角力的重点? 最终的战果也在角力之后确定!

赵煦盯着地图,心里同样知道,战争是为政治服务的,哪怕将西夏打回去? 后面还要谈判? 找到平衡点,这才能稳住最大的战果!

赵煦心里盘算着,战后的谈判,就得看折可适等人能将西夏打的多痛了。

大宋这边已经开始盘算战后,西夏的撤军如常进行。

到了午夜? 嵬名阿埋见宋军没有异动,不来袭营? 心里还是失望,轻叹道:“可惜了。”

妹勒都逋也是如此? 道:“如果宋军袭营,落入我们的圈套? 这一战还不那么难看。宋人? 太过狡诈了。”

宋人不来袭营? 西夏唯一扳回一点颜面的机会都没有了,只能这么灰溜溜的撤兵。

“走吧。”

嵬名阿埋倒是十分果断,他担心耗下去,迟则生变。

妹勒都逋点头,下令撤回埋伏的士兵,安排断后,大军有序的后撤。

走在最前面的,自然是梁太后,李乾顺以及一干党项贵族以及家眷。

梁太后坐在马车里,单手扶额,脸上倒是平静,心里在思索着善后的事。

两次落败,有损他的威望,他必须要进一步控制朝局,稳固她的权势。

抬眼看向他边上的李乾顺,见他不停的点头打瞌睡,心里稍松。

嵬名阿山骑着马,护卫在边上,神情很是沉默。

这样的惨败,他们大夏真的是从未有过。

而在中间,是西夏的伤兵,受伤的士兵,轻重不一,高达六万人!

不少人叫唤着,时不时有人大叫,某个人抬着抬着就没了。

他们不能带走尸体,只能找地方就近掩埋。

只不过几里地,就有数十人死去。

夏军的气氛,在深夜中,一片凄冷悲凉。

嵬名阿埋,妹勒都逋骑着路,一路无语。

宋军这边,一直盯着夏军大营的探子不时来报。

折可适听着,猛的站起来,当机立断,道:“种朴,你率五千人,向西,汇合熙河路,拿下卓啰城!王恩,你进驻长城岭,支援宗泽,楚攸。再传令种建中,加速在宥州附近活动,策应楚攸等人。种师中,你的骑兵,给我准备好,随我出击。”

“末将领命!”

一众人早就迫不及待了,听着当即沉声应命。

随着折可适一声令下,六万大军迅速分做三路,越过宋夏边境,各有目标。

折可适带着种师中,汇合平夏城的郭成,径直尾随西夏大军。

西夏后退的大军,不慌不忙,直到天亮,速度依旧不急不缓。

梁太后坐在马车里,似乎累了,让大军停下来休息。

嵬名阿埋,妹勒都逋站在梁太后身前,看着梁太后与李乾顺用膳。

哪怕这个时候,梁太后的膳食仍旧精致,足足十八个菜,香味扑鼻,酒香四溢。

嵬名阿埋,妹勒都逋没有半点异样,更无食欲。

梁太后吃了几口就没了胃口,瞥了眼两人,不咸不淡的道:“本宫听说,宋军还在四处扰乱?”

妹勒都逋道:“宋人从去去年开始就在进行所谓的‘浅攻扰耕’,眼见天气越来越热,他们很快就会收兵了。”

嵬名阿埋,嵬名阿山等人没有说话,李乾顺神色淡漠,仿佛没听到,端坐不动。

梁太后点点头,继而就笑着道:“好,再行百里,离西平府就不远了,可以暂停歇脚,举行……猎后宴会。”

所谓的‘猎后宴会’,一般是大胜之后才会举行,梁太后这是打肿脸充胖子了。

李乾顺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情知梁太后是要借机抚平战败影响,重塑他的权威。

嵬名阿埋,妹勒都逋等倒是没有意见,能够安抚军心也好,两人心里这样想。

于是,稍作停留,西夏大军继续北返。

西平府是兴庆府的门户,到了西平府附近,他们就等于回家,安全了。

夏军的动作,都在宋军的监视中。

折可适率军尾随,尽力的隐蔽。

到了第二天晌午,折可大从前面回来,在折可适耳边低声道:“夏军的动作很慢,似乎不怕我们追击,连断后的人马都撤走了。”

折可适倒是一点不意外,看了眼种师中,与他大哥折可大道:“继续盯着,他们刚刚撤军,还不会太松懈。”

“是。”折可大应着,快步又走开。

折可适神色沉思,继而与种师中道:“你的骑兵要准备好。”

“是!”相比于种建中的木讷,种师中更显得沉稳有力。

折可适抬头看了眼,道:“继续蛰伏潜行。”

于是乎,折可适带着的二万宋军继续低调潜行,不露分毫。

西夏上下,对此毫无所觉,又过了一日,梁太后似乎觉得到了好地方,直接下令停军,准备‘猎后宴会’。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