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北苏清荷最新章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宁北苏清荷最新章节 (第1/3页)
    

“越是这样,就越要查,难道坐视不理吗?”

“当然要查,但要讲究策略,既要查出贪官污吏,也要追回钱粮,还要稳住府政,不是一棒子打下去,什么都不管的!”

“不要偏题,现在说的是丈量田亩的事!”

“都是一回事,我希望朝廷能轻重缓急,由易到难,有序,稳妥的推进……”

……

苏颂,章惇等人抱着板笏,转过身,看着朝臣们争论不休。

他们固然是当朝相公,是‘新旧’两党魁首,但也不是能控制所有事情的,尤其是在庞杂的政务上,很难统一所有事情。

赵煦忍的有些辛苦,头上冒着冷汗,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喉咙里太过难受,许久之后,他控制不住的低低的咳嗽两声。

朝臣们一惊,忽然收声,齐齐站了回去。

苏颂,章惇,蔡卞等人更是转过身,目光有些惊疑的看向赵煦。

赵煦眨了下眼,面上不动,心里暗道:我真的只是喉咙难受。

但群臣明显不信,赵煦喉咙又动了下,微笑着道:“变法犹如过河,一步一深浅,我们要谨慎小心,却也不能故步不前,该大胆的大胆,该谨慎的时候谨慎。不要争论,最重要的是向前走!”

赵煦的话,就是圣旨,何况还说的有道理。

朝臣们抬手,整齐划一的道:“臣等谨遵圣训。”

“继续。”赵煦摆了摆手。他头越来越疼,双眼都有些睁不开,昏昏欲睡。

苏颂与章惇对视一眼,两人看出来了。

群臣却没有,他们继二连三的出列,述说着对各项‘新法’中的种种看法与异议。

纵然是在紫宸殿上,有所节制,但在谈论一些问题时,很快就针锋相对,彼此抱有截然不同的观点,相互争论不休。

‘旧党’的人在冷眼旁观,相反的是‘新党’内部在争论,长枪短炮,绵绵不绝。

赵煦深深吸了口气,极力的保持冷静,皱着眉,眯着眼,看着,听着,脑子里嗡嗡,没办法思索太多。

陈皮在一旁看的最清楚,越发担忧,神情有些焦急。

苏颂与章惇对视一眼,两人不动声色的点了下头。

苏颂抱着板笏转过身,对着朝臣,道:“对于具体的问题,政事堂开会讨论,无需在超会上争论。”

苏相公还是有威仪的,众人听着,有些不情愿,还是收声站回原位。

章惇道:“大政已定,无需在枝节上纠缠。陛下诏书已下,剩余之事,由政事堂共议。”

蔡卞看着赵煦的脸色,陡然反应过来,抬手下赵煦,道:“启奏陛下,今天是开朝第一天,既然诸事已定,政事堂以及六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臣请提前散朝。”

朝臣们听着蔡卞的话怔了又怔,这朝会还没到一半,怎么就提前结束了?那么多事情,总该有个说法吧?

赵煦还是有些清醒的,倒是能明白蔡卞的意思,又看向苏颂,章惇等人,勉强的点了点头,道:“散朝。”

苏颂,章惇等人立刻抬手,道:“臣等告退。”

“臣等告退。”茫然的人只能跟着,还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颂,章惇领头,带着朝臣们快速离开了紫宸殿。

赵煦直觉头疼欲裂,深吸了口气,要站起来,却一个踉跄,又倒了回去。

陈皮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扶助赵煦,急声道“官家,官家……太医,太医,快传太医!”

紫宸殿顿时一片混乱,几个内监抬着赵煦,急急的返回福宁殿。

赵煦没有昏迷,努力睁着眼,还有思维,一把拉过陈皮,在他耳边有气无力的说了几句。

陈皮神色微变,连声答应着。眼见赵煦要昏睡,催促着慌忙驾着赵煦匆匆回到福宁殿。

不多久,赵煦的寝宫里,堆满了人。

陈皮,孟皇后,苏颂,章楶,章惇,蔡卞,韩宗道以及负责福宁殿守卫的胡中唯。

孟皇后一脸担心,看着号脉的太医,急声道:“早上不是说只是偶感风寒吗?为什么就这样了?”

苏颂,章楶,章惇,蔡卞等人面沉如水,目光锐利的盯着太医。

小病还好,要是大病,在这个时候,简直是泼天大祸!

老太医六十多岁,满头花白,面对着皇后以及众多相公的咄咄目光,倒是从容,缓缓从赵煦的手腕收回手,抬手向着孟皇后,又有些迟疑的说道:“早上官家的脉象确实是风寒,现在,脉象浮浮沉沉,倒也不是什么疑难杂症,臣先开一副药,晚上再看看。”

孟皇后张嘴欲说,却又连忙收住嘴,猛的瞥向陈皮与胡中维,端起皇后威仪,道:“官家病了这件事,不得再有多余的人知道!福宁殿即刻起,没有本宫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出入!要做的不动声色,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大宋现在的朝局十分敏感,赵煦如果真的病重不起,在没有子嗣的情况下,皇宫里的情势可能一夕之间发生反转巨变!

宫里变了,宫外就由不得章惇等人了。

不说刚刚起步的‘新法’,‘军改’在北方已经推进到一定程度,如果猝然倒回,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而今,可不是元丰时候了。

陈皮看着昏睡的赵煦,神情犹豫,看向苏颂,章惇等人。

陈皮不说话,一向以赵煦马首是瞻的胡中唯顿时进退失据,不知道该怎么办。

苏颂见陈皮,胡中维不动,瞥了眼章惇等人,看着孟皇后,轻轻点头道:“娘娘说的是。”

陈皮听着,看向章惇。

在他看来,章惇与赵煦才是一路人,孟皇后,苏颂可能会害赵煦,但章惇决然不会。

章惇看着孟皇后,剑眉竖起,满脸的严肃之色。

赵煦病重,昏睡不醒,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天赐良机!

这孟皇后,是太皇太后选定的人,她这个时候要是做什么,宫外的人根本阻止不了。

不说孟皇后可能会将高太后请出慈宁殿,就是高太后这个时候硬闯出来,谁敢阻止,谁能阻止?

章惇不说话,蔡卞也想到了这种可能,心头发冷,看着躺在床上满头大汗的赵煦,沉凝不语。

随着章惇不说话,赵煦的寝宫里,忽然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孟皇后端着皇后威仪,盯着章惇。

她知道章惇在担心什么,但她不能解释,也无法解释,只能等章惇开口,表态。

陈皮躬着身,赵煦醒着,他还有底气,但赵煦昏睡,他就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在这个寝宫里,他的地位甚至不如胡中唯!

胡中唯右手握刀,脸上铁色。他没有说话,现在,走错一步就可能危害官家,万劫不复!

苏颂见章惇不肯说话,默默一阵,开口道:“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这样的话,老于宦海的章惇丝毫不信。他没有半点放松,心如电转的盘算着眼前的局势。

现在的他,并不是历史上只手遮天的章大相公,政事堂内有苏颂这个宰相,宫里的孟皇后是高太后选定的。

这样的紧急态势,他手里能用的人,没有!

章惇面色严厉,前所未有的警惕,余光看向章楶,沉声道:“章质夫,如果有人意图不轨,你能否弹压?”

质夫,章楶的字。

章楶是枢密使,地位与苏颂相当,执掌着枢密院,手握兵权,他要是用兵弹压,开封城没人可以乱来。

章惇话音落下,寝宫里所有人脸色惊变。

孟皇后咬着牙,大声喝道:“放肆!官家还在,谁都不可以私自调兵!所有人,不得乱动!”

赵煦昏迷,一旦有人调兵入开封府,那引起的连锁反应将不可想象,不可控制!

开封城,可能血流成河!

苏颂猛的转向章楶,肃然无比的道:“枢密院没有官家旨意,不可调兵!”

韩宗道,蔡卞没有说话,神情紧张,凝重的看着章楶。

章楶作为枢密使,即便没有赵煦的旨意,也能调动一部分。

他是章惇的堂弟,这两兄弟要是联手,京城里没人可以抗衡!

章楶脸角坚毅,两鬓白发无风自动,没有因为章惇,孟皇后,苏颂等人的话有任何动容,淡淡道:“开封城,外有城卫,内有禁卫,无需从外调兵。”

孟皇后,苏颂等人心里一松。

章惇见章楶推脱,冷哼一声,道:“我有两个条件,第一:太皇太后不能出慈宁殿。第二,官家交由陈大官照顾,官家醒来之前,任何人不得出入福宁殿。否则我断然不答应!”

孟皇后盯着章惇,眉头皱起,章惇说的‘任何人不得出入福宁殿’,包括她!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