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第1/3页)
    

赵煦看了眼,道:“其他卿家先传传看看。”

在场的确实没有蠢人,哪里看不透一点端倪。但没人揭穿,挨个传递,看着,看到了众多熟悉,陌生的名字。

一些人看到的不止是最近上窜下跳的皇室宗亲,还有不少勋贵,旧党,甚至是商贾!

’果然如此……’有人心里低语。

他们都看出来了,在御驾亲征前,章惇要借用这个机会,抹除威胁与隐患了。

很明显,官家也是早就知道的。

’怕是官家的想法吧?’一些知晓更多的人心里暗暗的自语。

奏本很快到时候赵煦的案桌上,赵煦随意翻了几眼,头也不抬的道:“你打算怎么处置?”

章惇语气严厉了几分道:“官家尚未御驾亲征,散播如此恶毒东谣言,不仅目无君上,还会动摇君心,危及边境,十恶不赦,臣请斩了匪首,其余流放詹州。”

詹州,后世海南,是宋朝能发配的最远地方了。

赵煦面色不变,道:“众卿有什么看法?”

一众人哪敢说话,着明摆着是皇帝与宰相的既定计划,谁敢乱插嘴?

赵煦的目光搜寻,缓缓落在户部侍郎吴居厚身上。

吴居厚胖脸动两下,上前嗡声道:“启奏官家,其中一些人可能只是被蛊惑,或是无心之过,臣请官家开仁慈之恩,从轻发落。”

众人暗自摇头,对吴居厚的话不以为然。

但令他们措手不及的是,赵煦接着就道:“吴卿家说的是。章,仔细斟酌,不得肆意株连,朝廷要宽仁。”

众人释然,而后就想灯章惇反驳,坚持严厉处置。

“臣领旨。”满殿朝臣再次措手不及。

“臣领旨。”

章惇的话,平静如常。

倒是殿中不少人一脸懵逼,这不是章惇的性格啊?怎么感觉平淡如水?

倒是吴居厚不动声色的退了回去,悄悄擦了擦胖脸的冷汗。

别人不清楚,他清楚的很。

官家与章惇根本就没有大肆株连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恩威并重,敲打朝野不安分势力,确保御驾亲征这段时间,汴京城里能够安稳太平,不会出乱子。

品出味道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因此就更没人说话了。

赵煦见他们都同意了,没有多说,挥手将这群人给赶了出去。

坐在椅子上,赵煦轻轻拨弄着茶水,自语的道:“陈皮,你说,他们想要的皇帝到底是什么样的?”

朝野闹着要立储君,可什么样的储君才是这帮文臣所希望的?

陈皮哪敢说话,低头敛息。

赵煦喝了口茶,忽然又道:“不过,是该做些准备。摆驾仁明殿。”

仁明殿,皇后居所。

在赵煦进入仁明殿的时候,刑部与御史台以一种十分温和的方式派人“宴请”他们名单上的人,予以扣留,羁押,几乎没有东用暴力,这令开封城上下忐忑不安又莫名放松,居然没有起多大的波澜。

又过三天,赵煦的诏书终于下了。

“……李夏不臣,天道不容,天降雷霆,吊民伐罪……”

这道诏书乏善可陈,是礼部拟定,还为日后可能的失败留下口子。

但不管如何,赵煦终究在大军护卫下离京,开赴秦凤路。

开封城头上。

章惇迎风而立,目送锦旗招展的大军。

他身旁站着风尘仆仆的蔡卞,也是望着赵煦的背影。

梁焘却突然说道:“官家要在陈桥驿停歇?”

陈桥驿对大宋来说有特殊意义,但又不能多提,梁焘这个时候提起来,就有特殊味道了。

章惇眉头动两下? 道:“还有人胡说八道?”

梁焘看他一眼? 道:“下官担心的是军队里面。”

蔡卞脸色微变,继而道:“莫要胡思乱想? 楚攸是官家一手提拔的人。”

章惇一手负背? 悄悄握紧,他是文官? 不拿插手军务。

他们只是缩影,开封城里不知道多少人在忧心忡忡。

皇宫里更是如此。

不过? 这一切都阻止不了赵煦御驾亲征。

在北上的路中? 赵煦坐在马车内,听着外面整齐的脚步声,脸上一直带着微笑。

他对面坐着萧天成,萧天成面色发紧? 一直在悄悄的观察赵煦。

离开汴京城已经有一段距离了? 这位宋国的小皇帝,表现的完全不像一个急功近利,脾气爆裂的无知昏君,相反,他从容? 冷静,时刻带着平易近人的微笑。

“来一手?”

忽然间? 他看到这个小皇帝嘴唇动了下,但萧天成没听到说的什么? 稍微回神,道:“什么?”

赵煦已经拿过棋盘? 笑着说道:“长途慢慢? 下盘棋? 打发一下时间吗?”

萧天成愣了下,道:“好。”

赵煦有些兴奋的摆好棋盘,道:“朕在宫里跟那些人下棋特别没意思。对了,你知道女真吗?”

萧天成本来还没有完全转醒,听到‘女真’二字陡然冷静下来,端坐着,道:“还请陛下赐教。”

辽国现在是四处烽火,不止是西北,背部的穷山里,也有一群打渔人在反叛,纵然不成气候,但已经有了一些规模,引起了辽国注意。但也只是‘注意’,可宋国小皇帝提起,萧天成就得认真以对了。

赵煦拿过黑色棋子,笑着说道:“就是听说了,我宋国与他们没有关系。”

宋人在挑拨?

这是萧天成的第一个念头,旋即又否定了,就那不足十万的人口,成不了气候。

但这小皇帝话里是什么意思?

赵煦笑呵呵的落子,道:“其实宋辽之间,没有什么化不开的仇怨,你觉得,朕要是花钱买下幽云十六州,你觉得如何?”

“陛下是在开外臣的玩笑吗?”萧天成捏着棋子的手慌了下,而后说道。

幽云十六州的位置多重要,无需多言,那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赵煦笑了声,等萧天成落子了,又道:“我大宋与辽国是盟国,应该多走动才是。朕考虑着,两国互市如何?”

萧天成神色不动的落子,心里暗道:小皇帝这是在讨好我大辽?还是只想暂时安抚,专心应对李夏?

萧天成心里捉摸不定,捏着棋子,道:“互市?陛下指的什么?”

赵煦的注意力仿佛都在棋盘上,随口的说道:“铁器,兵器,盐,茶什么都可以,互通有无……”

萧天成眉头拧起,宋国小皇帝说的,可都是‘危险’之物!

在两国敌对的情况下,这无疑是资敌!

萧天成落子,漠然的道:“陛下想要什么?”

赵煦看着只有四颗棋子,十分空荡的棋盘,道:“什么都行,朕不要求贵国。对了,咱们还可以重新签订盟约,建立攻守同盟,比如,有人进攻辽国,我大宋视为进攻大宋,当立即发兵,一同征讨,反之亦然。”

萧天成顿时觉得他猜到赵煦的用意,拿棋子准备包围赵煦的黑棋,道:“陛下,我大辽不会与你们一起进攻李夏的。”

赵煦眼神微动,萧天成这话里的意思,是不是可以肯定,辽国无力干预宋夏这一战?

赵煦落子解救他的棋子,继续自顾的说道:“发兵自然是要与盟友协商的,不能假道灭……”

萧天成的汉语极好,听着心里冷笑,嘴上道:“我大辽没有灭宋的意图。”’

赵煦一脸我知道的点头,道:“总之,朕希望,能与辽国重修旧好,互通有无,结成同好之国,互帮互助,共同应对敌人……”

萧天成自以为明白了赵煦的用意,微微一笑,道:“陛下,可有何诚意,让外臣转达我国陛下?”

赵煦啪的落子,道:“十万将士的兵甲,如何?”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