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唐红的恋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唐红的恋歌 (第1/3页)
    

两人神色镇定,重重点头。

在他们三人想来,这么大的惨败,梁太后怎么也该退位让贤了!

李乾顺身前的三人,是他这么多年,辛苦选定的,绝对可以信任的人。

但这些人,也从未敢说过‘撤帘还政’四个字,梁太后在兴庆府,淫威太盛!

看着三人面露激动,李乾顺面色如常的摇头,道:“母后威仪厚重,朕不及。再说,母后若是不愿,谁能说什么,做什么?”

三人见着李乾顺这般说,心里微动,其中一个连忙说道:“陛下,而今能说动娘娘的人都被宋人俘虏,唯有一人。”

李乾顺面露惊喜,似忍不住的要站起来,道:“何人?”

三人看着李乾顺,同时抬手,道:“嵬名阿山。”

李乾顺皱眉,神色迟疑,道:“嵬名阿山,会帮朕?”

其中一个沉声说道:“陛下,不是帮陛下,是帮我大夏,而今大夏危在旦夕,不能继续要下去,娘娘不宜继续垂帘听政。嵬名阿山乃是国之柱臣,他当明白。”

第二个接话道:“臣今夜就去见嵬名阿山,晓之利害,想必他会有聪明的选择。”

李乾顺眼神微闪,又故作迟疑一阵,道:“这样不妥吧?辽使明天就要到了,等晚上,我宴请他,看看他对我大夏眼前的局势,有何见解。”

在三人看来? 这是李乾顺犹豫了? 但他们也没有把握说服嵬名阿山,只能应下。

李乾顺神色不动? 心里却轻轻吐了口气? 双眸厉色一闪。

第二天,辽使到了。

梁太后迫不及待的接见? 大帐内只有三人。

梁太后一见就忍不住站起来,盯着来人道:“本宫问你? 辽国何时出兵? 出兵多少?”

李乾顺,嵬名阿山也盯着梁太后,神情各异,俱是紧张忐忑。

来使是耶律巩? 他对于西夏君臣十分倨傲? 抱着手,面色冷然,沉声道:“我国不会出兵,你们夏国,必须与宋国和谈? 我们会从中斡旋。你们给我听好了,不得再战? 必须和谈!”

梁太后听着脸色扭曲,怒声道:“和谈?怎么和谈?宋人都打到西平府了? 没多远就是我兴庆府了?就算本宫要和谈,他宋人肯吗?他们谋划了这么多? 就是要灭我大夏? 你们辽国不出兵? 宋人怎肯罢休!?”

耶律巩对着梁太后十分不喜,因为这个梁太后对辽国太过无礼,甚至多次‘辱骂’辽国皇帝。

耶律巩现在很烦躁,他本来是要去出征的,那么多军功,却被派来夏国出使!

耶律巩的怒意没有掩饰,直接道:“你们夏人只要同意就行,其他的事情,我们来办。萧尚书已经到了宋人的开封城,不日就会有消息,你们安坐吧。”

梁太后脸色越发不好看,道:“宋人厉兵秣马,已然整顿齐备,若是大军来攻,来日是几日?”

耶律巩的脸色越发难看,沉声道:“太后娘娘,本使说了,你们安心等着,不要在生乱,否则,我大辽就不管了。”

“你……”梁太后怒指着耶律巩,嘴角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自从他垂帘听政以来,什么人敢用这种态度对她说话!

李乾顺静静的看着,一句话都没说。

嵬名阿山则皱眉,他听出来了,辽人根本没有出兵的打算,但凡出兵伐宋,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梁太后左顾右看,见没人帮她,直接一甩袖子走了。

耶律巩见着梁太后这般,更加恼怒,直接冷哼道:“不知死活!”

梁太后似乎听到了,但她根本没有回头。

李乾顺盯着这个耶律巩,神色幽暗晦涩。

嵬名阿山则深深吐气,现在的局势,越发晦涩难明了。

他瞥了眼李乾顺,这个年轻皇帝的小动作都在他眼里。

与此同时。

萧天成赶到了开封府,却没有见到赵煦,只能与章惇面谈。

章惇这次没有不见他,两人在政事堂对坐。

萧天成面沉如水,语气果断,道:“我大辽皇帝巡猎幽云,若是宋国不肯休兵,立刻发兵!”

章惇怡然不惧,沉声道:“辽人胆敢越境,我大宋必然回之利剑!萧天成,若是你在我面前威胁我大宋,我将你的人头送回去,我倒是看看,辽国皇帝,敢不敢发兵!”

萧天成或许是连夜赶路,双眼通红,他看着端坐,语气尖锐的章惇,冷声道:“你们真的认为我大辽忙于平乱,一点兵力都没有了吗?我大辽带甲百万,但凡分出一点,就能打到这开封城!”

章惇眸光炯炯,声音冰冷铿锵,道:“灭夏就在弹指间,若是辽国妄动,那西南两面,即可发兵攻辽!”

一向镇定的萧天成,此刻眼角忍不住的抽搐,这章惇的态度,令他恼恨,又无可奈何。

萧天成深吸一口气,通红着双眼,道:“章相公,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们宋人根本灭不了夏国,从你们最近的泾原路到兴庆府,不说动用大军围城攻城了,就是粮草都跟不上,天气炎热,只要夏人撑过半个月,你们就得撤兵!”

章惇剑眉倒竖,双眸厉色如芒,道:“夏人能撑得过半个月吗?这种小儿手段不要在本相面前耍弄。第一,你说的‘休兵罢战,归还旧疆’,完全没可能,要和,就以现在的情形。第二,夏人必须全盘答应我国条件,没有任何条件可谈。第三,宋夏之事,辽国不可再插手。”

萧天成听着章惇说出的三个条件,当即就阴沉着脸。

他急匆匆而来,就是要阻止宋人灭夏,却没想到,宋人根本没将他大辽当回事!

辽国一直是自认为天朝上国,凌驾于宋夏之上,眼见宋人越发‘嚣张跋扈’,他心里怒火熊熊。

却又更清楚,这不是生气的时候。

辽国没有能力发兵,现在能做的最多就是威慑宋人,迫使宋人收兵,继续维持三国鼎立局面。

萧天成强压怒意,一拍桌子站起来,直奔外面走。

章惇太过强硬,说话半点余地不留。

这不是他能说服的人,萧天成要去庆州,要见赵煦!

夜晚,章府。

章惇为人严苛,又天生面色严厉,因此与家人都很难亲近,除了章大娘子,其他人都畏惧章惇,不敢在他面前多说话。

章惇似也习惯,一个人坐坐在凉亭里,自斟自酌,神情惯常严肃,熟悉的人都知道,他这是在思考。

不多久,安静的凉亭外响起脚步声。

裴寅进了凉亭,抬手道:“老师,那萧天成出开封了。”

章惇面色不动,道:“坐。”

裴寅应着,在他对面坐下,犹自目露凝色,道:“老师,这萧天成这几日在开封城里四处活动,有不少人被说动,纷纷上书官家,请求撤兵,以免惹怒辽国,两线开战。”

章惇看了他一眼,道:“你怎么看?”

裴寅知道,这是考校,心头思索一阵,道:“老师,学生以为,眼前的局势,看似我大宋大获全胜,实则暗藏危机。夏国不是那么好灭的,并且一旦灭夏,就与辽人彻底对上,国境线太长,怕是夏土都守不住? 更何况幽云十六州了。”

章惇喝了口酒? 道:“继续说。”

裴寅越发小心,道:“是以? 学生以为? 国力被严重削弱的夏国不如留着,灭夏? 弊大于利。另外,我朝这一战? 目的是为了争取边境和平? 为变法求得时间。灭夏,从种种方面来说,得不偿失。”

章惇微微点头,少有的笑着道:“你能看到这些已然不错。兴庆府离的太远? 隔着草原? 大漠,路途崎岖遥远,不准备充足,无法彻底一举灭夏。”

裴寅听着,道:“老师? 现在局势有些微妙,辽人那边看似无所动作? 实则一触即发,若是他们真的发兵? 那处境艰难的就是我大宋了。”

现在宋朝的北方大军,几乎都在针对西夏? 辽人要是突然发兵? 大宋这边? 一时间可能难以抵挡,等调兵遣将,北方必然荼蘼!

章惇双眸厉芒一跳,道:“无需担忧,辽人的反应,在官家与我们的推演中,再等等看,五天之内,如果辽人没有异动,那他们就不会有了,局势又在我大宋这边。”

“五天?”

裴寅自语了一句,心头有些担忧。

章惇看了眼天色,道:“外面有什么动静?”

裴寅神情振了振,道:“户部,吏部,刑部那边倒是没什么动静,礼部的李尚书出京在外,工部声音比较多,他们主要态度,是希望官家班师回朝。”

“王存?”

章惇剑眉动了下,没有说话。

大宋经历去年的改制之后,体制清晰简单,政事堂统辖六部,六部理天下之政。

政事堂是决策机构,六部是执行机构,而今总数八人,这也就让原本是政事堂下属的六部尚书们,变得举足轻重,地位非常。

是以,他们任何一个人说话,分量都极重,无数目光注视。

对于‘旧党’唯一留在朝堂上的人,朝野的关注自然更多。

章惇又喝了口酒,道:“也好。对了,开封府的‘方田均税法’推行的怎么样了?”

裴寅不懂章惇的‘也好’是什么意思,顿了下,跟着话题道:“目前正在登基户丁,预期,年底之前能完成?”

忽然一阵清风吹来,搅动了章惇耳边的一缕白发,他没有在意,语气平淡道:“一个开封府,居然一年都不能完成。”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www/wwwroot/www.mi6fx.com/yuedu.php on line 180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http://mi6fx.com/tj.php?url=http://mi6fx.com/wapbook/17076_192153141.html): failed to open stream: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www/wwwroot/www.mi6fx.com/yuedu.php on line 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