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无双剑梦儿免费阅读全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剑无双剑梦儿免费阅读全文 (第1/3页)
    

不管在‘推行’前面加什么定语,形容词,总归还是推行了。

苏颂心里默默轻叹,终究不是熙宁年间了。

赵煦定下这件事,又说道:“剿匪的事情,政事堂统筹安排,各项事情要做细致了,不要怕遇到问题,没有问题才最可怕。之所以试点,就是要集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在全国推行的时候,减少问题。多余的话,朕不多说,希望诸位卿家戮力同心,全力做好这件事。做好这件事的意义,不需要朕再费口舌了。”

苏颂,章惇等人神色不同,心思各异,齐齐起身,抬手道:“臣等领旨。”

赵煦没有多说,目送这些大人物离开。

陈皮侍立在一旁,一个字没有。

赵煦抱着茶杯,心里还在不断的分析着这件事。

‘新法’已经上路,当头就是这样的阻力,对他以及朝廷来说,其实是好事情。只有足够的困难才能令朝野明白改革的必要性,纵然有人会动摇,会退缩,只要赵煦意志坚定,其他都不是问题。

“传话给枢密院、种建中,宗泽,军队不能窝着了。让他们以开封府为起点,环北方各路做一次演习,做好计划给朕看,要尽快施行。”赵煦忽然说道。

“是。”陈皮连忙应声。

赵煦抬手拦住要走的陈皮,看着几个侍郎联合上奏的奏本,沉吟着,语气微冷,道:“你亲自去一趟礼部。告诉李清臣,科举照常进行,今年进士录取总数为一百二十一人,及第后,不得立即授予官职,定两年‘考察期’,外派为各地保甲村之长,不入实官,命政事堂设为定制。而今朝野候补官员,一律以此办理,凡是觉得辛苦,抗拒的,革除功名,一律不再续用!”

陈皮脸色微变,旋即就不动声色的道:“是,小人这就去。”

赵煦嗯了一声,犹自思索不断。

眼下大宋的问题非常的多,冗兵问题在解决,继而就是冗官。宋朝‘吃空饷’的官员太多,太多了。

军队用的钱粮占据朝廷年岁的十之七八,冗官再占据一成,可供民用的,不足一成!

这种情况,历朝历代绝无仅有!

开封府的改制,是破解人浮于事,也是解决冗官;科举这一道,也有这个目的。

赵煦心里稍稍盘算,不由得感慨:“事情还真多啊……”

现在的大宋,真的无处不是问题,偏偏又是经济,政治发达的巅峰,面对的阻力是最大。

赵煦也就感慨了一句,便放下茶杯,继续批阅奏本。

章惇等人出了政事堂,当即着手布置。

‘开封府试点’的问题逐渐显现,朝廷需要强力应对,以打消朝野反对派的顽固、侥幸心理。

政事堂在计划着应对‘丈量田亩’中出现的问题,对府县制度进行改革、刑部在着手扩充巡检司,加强地方州府的权力、兵部则在挑选士兵,准备移交政事堂,以做剿匪用处。

吏部在大力推行考铨法,对全国官员纳入考核;工部在筹谋着各种大工程,静等春暖花开;礼部在重修《神宗实录》以及准备科举事宜;户部的工作最多,开封府试点户部出力最多,丈量田亩,清查人口,都需要户部参与,甚至是主导……

大宋朝廷,前所未有的忙碌,不在浮于表面,而是切切实实的在做事情。

朝廷这边磨刀霍霍,准备大动干戈。地方上是如临大敌,各种手段齐出。

朝野反对声更是此起彼伏,一道道奏本飞入政事堂,全部都是在阐述‘方田均税法’的害处,要求朝廷停止,否则激起民变,天下大乱,威胁社稷云云。

这天晚上,李府。

李清臣从礼部回来,手里还带着一大堆公文,准备熬夜处理。

走到门口,就对着一个下人道:“告诉大娘子,晚上送碗羹给我,没事就不要烦我了。”

他话音刚落,李大娘子就出来了,脸色不太好,看着他道:“家里来了几个人,你见见吧。”

李清臣瘦削的脸角都是疲惫之色,不耐烦的道:“你应付着吧,我一堆事。”

李大娘子更不耐烦,道:“我才懒得应付,还是你来吧。”

“大哥。”

“邦直。”

“大伯。”

李大娘子话音一落,正厅里走出了一大群人,大部分都是李清臣的直系亲属。

李清臣一见顿时沉色,不满的道:“你们这么多人,来我这里做什么?”

李清臣最烦裙带关系,凡是企图走他关系的,早就被呵斥的远远的。

其中一个气质特别,明显为官的人,下了台阶,温和的笑道:“邦直,我们不是来求官的。这里没有外人,我就直话说了。开封府有我们几千顷的地,朝廷这要是丈量下去,不知道要出多少事情。”

李清臣面色不好,道:“有什么事情?朝廷要丈量就丈量,难不成还抢你们的不成?”

这个为官人见李清臣打幌子,更加直白的道:“邦直,都是自己人,这是何必?这些地,不全是买卖来的。并且,这些地本身就有各种问题,一旦丈量,势必挖出陈年往事。我们倒不是担心连累我们,而是这些事情扯出来,这些地,恐怕就归不到我们手里了。”

李清臣冷哼一声,道:“你们自己做的事情,我不管。”

李清臣说完,忽的脸色微变,看向李大娘子,道:“我们府里也有这些?”

李大娘子咬了咬牙,道:“没有。不过,如果认真的丈量,我们府里的三千亩良田,怕是要出去一千亩。当年我们是付足钱买下的!”

李大娘子的意思很简单,他们采用的‘大亩制’,朝廷一丈量,那必然出去不少,并且还要牵扯出其中难以说清却又彼此心知肚明的龌龊。

李清臣根本不在意少一千亩地,或者多出一千亩地的钱,看着一群人,冷色的道:“这种事,除了你们,其他人也这般吗?普遍吗?”

那为官人苦笑,道:“邦直,你莫非是当官当糊涂了?我们好歹是公平买卖,没有强抢,可其他人就难说了。”

李清臣明白了,更知道里面的问题相当复杂,水深的很!

他这里都有人找上门,其他人怕是更不少!

“我知道了。”李清臣摆了摆手,径直转向书房。

李大娘子熟知他家主君,面无表情的直接转身。

这就等于是送客了。

一众人相互对视一眼,还是那为官的道:“很久没来了,今夜就在邦直这里过夜吧。”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