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艺人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文艺人生 (第1/3页)
    

苏颂摆了摆手,拄着拐杖,迎着赵煦走过去。

这时,赵煦正回头看向李清臣,笑着说道:“李卿家当年文采斐然,与东坡先生不遑多让,而今被俗务缠身,不如东坡先生高产啊。”

苏轼的成就,几乎是全方位的,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出众。当年欧阳修若不是错认苏轼为他弟子曾巩,苏轼就是嘉佑二年的状元了。

当初,欧阳修为朝廷选材,不拘一格,曾经判断,在文学成就上能与苏轼相提并论的,只有李清臣了。

但李清臣并不热衷于琴棋书画,诗词这些,后世知道他的并不多,远不如苏轼。

李清臣微微一笑,道:“臣不如东坡。”

赵煦看着他,笑着点头,道:“能坦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卿家心胸,令朕佩服。”

沈括比李清臣,苏轼要大一些,才华或许稍逊,却也是大才,听着不自觉摸着胡须,道:“官家,臣认为,诗词歌赋这些终究是小道,苏东坡性格执拗,不撞南墙不回头,怕是只能寄情于山水了。”

苏轼是当今文坛大家,在文道昌盛的大宋,自有无数人相望。偏偏他又不容于‘新旧’两党,谁执政都不会放过他。

历史上的苏轼,被远放到詹州,也就是后世的海南岛,最偏远之地,那是朝廷对朝臣最严厉的处罚了。

很显然,沈括也不大喜欢苏轼。

赵煦对苏轼很欣赏,但就是在文学方面,放到朝廷,苏轼还是‘旧党’,是他变法的顽固阻碍。

赵煦刚要再说,就看到苏颂拄着拐走过来,顿时一怔,停住脚步。

这位老大人,在大街上来堵他是为了什么?

“臣见过官家。”苏颂来到近前,躬身行礼。

李清臣,沈括等人当即倾身,以示对宰相的尊重。

赵煦摆了摆手,看着苏颂笑道:“外面就无须多礼了,苏卿家来这里找朕,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苏颂稍稍沉吟,看向李清臣与沈括。

赵煦有些会意,顿了下,转身与李清臣,沈括道:“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二位卿家先去,你们是大小主考,好好准备一番。”

李清臣对苏颂有些警惕,沈括倒是还好,两人听着赵煦的话,抬手道:“是,臣等告退。”

等两人走了,赵煦迈步向前,瞥着苏颂,道:“苏卿家,这是要说什么?”

苏颂拄着拐,见赵煦刻意放慢脚步,微笑着道:“还是开封府试点的事。”

赵煦当即想到了苏颂的姻亲李家,不由笑着道:“李家那边,开封府与蔡相公都与朕打过招呼,不是刻意针对卿家,是丈量土地时候发现的。那李家仗势欺人,殴伤人命,侵占民田,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往各级衙门置若罔闻,苏卿家,这是找朕求情?”

苏颂跟在赵煦身侧,慢慢走着,笑容缓缓收敛,道:“这些事情,蔡卞与臣说过,臣并不是来求情的,臣是担心,这般下去,不止是臣,怕是章惇等人,也要被牵连进去。”

赵煦唔了一声,神情有些感慨。

‘开封府试点’,看似是只在开封府,但波及的范围着实不小。

如同苏颂一样,哪怕章惇持身守正,没干那些事,那他的家族呢,门生故吏,师友亲朋呢?

官场最本质的还是关系网,大宋阶层已基本固化,谁敢说章惇的身边就是清清白白?

李家这件事,如果章惇或者‘新党’某些人刻意操弄,苏颂以及苏家能跑的了吗?

舆论一起,朝堂必然有所反应,作为‘旧党’魁首,苏颂能撑得住吗?

位置再换到章惇,章惇本就是众矢之的,若是拿到了切实的把柄,闹上朝堂,赵煦能不顾法度,不顾朝野反弹,强行庇护吗?

难!

赵煦心底浮现了这个字,继而又看向苏颂,笑着道:“苏卿家有什么可以教朕的?”

苏颂倾身,道:“臣不敢,只是有些话,想与官家说。”

陈皮跟在另一侧,悄悄看了眼苏颂。

这位老大人要说什么?

现在朝野对这位老大人都很不满,‘新党’不满,‘旧党’更不满,想送他走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苏颂说完这一句,稍稍斟酌,道:“官家,关于治国,圣人多有论述,古往今来不乏诸多的经验教训。臣仕途辗转数十年,也悟出了一些。”

赵煦面露感兴趣,道:“卿家说来听听。”

苏颂随着赵煦慢慢踱着步子,道:“官家,人以德为本,以德导行,德不在,则人心不服。是以,人要有德,事才能成,无德不立。朝廷行事,首重以德,得不存,民心不附,社稷危矣。”

赵煦静静听着,面露思索,没有说话。

苏颂见着,继续说道:“具体到‘开封府试点’,为什么朝廷会遭遇如此大的反弹,德不存!纵然占据了理,但理不能服人,唯有德可以。”

说到这,苏颂没有断句,没有藏着掖着,继续说道:“朝廷在做对的事情,可却先失了德,德行二字,少了德,故行不通。”

赵煦看向苏颂,神色不动,道:“卿家,还是反对新法,要朕废除新法?”

苏颂没有回避,直视赵煦的眼神,道:“事情到了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臣说这些,是觉得,朝廷要以‘德’先行,而不是一力的蛮横推行,否则今日是李家,明日,可能就是官家。”

‘李家’与‘官家’自然不是一回事,苏颂的话意思很明白,现在‘新法’推行采取的是彻底式的蛮横政策,迟早会烧到赵煦自己头上。

变法变到自己头上,那得多尴尬?

可现实往往就是这么尴尬,赵煦对皇家的财产了解还不多,但其中的龌龊肯定不比外面这些官吏,士绅大户少,必然有过之无不及!

权力有多特殊,干出的事情就会有多奇葩!

赵煦这次真的面露思索,他对苏颂的话有些明悟。

‘德’,朝廷确实在这方面处于劣势,这方面,司马光等人做的最好。

走了几步,赵煦忽然再次看向苏颂,道:“苏相公觉得,朕以及朝廷,现在应该怎么办?”

苏颂不再铺垫,直接说道:“官家,臣认为,朝廷需立德,而后行事。臣建议,对‘新法’,尤其是‘方田均税法’大幅度修改,不能逼得过甚,以缓和为要,徐徐图之,否则天下,迟早群起而攻之。”

陈皮瞥着苏颂,心头暗惊,没想到这位苏相公,今天还是来‘反对’的。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