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洪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洪主 (第1/3页)
    

王安石是蔡卞的岳父,蔡卞能有今天,几乎全是王安石的栽培,不等章惇说话,他直接沉声道:“来人,命御史台,刑部,追查此事,凡是传播此谣言的,一律重处,找出源头,绝不宽宥!”

章惇不等那边文吏答应,看向蔡攸,道:“你在应天府组建的南京皇城司,怎么了?”

蔡攸有些不明白,还是道:“已经组建差不多,人手齐备,牢狱建成,可以动用了。”

章惇哼了声,道:“那就好。你传令南京皇城司,即刻南下杭州,将王存给我控制住。等我这边料理好,就请旨将他夺职,皇城司亲自送他回乡!”

刚刚站起来的文吏听着神色微惊,王存可是神宗年间的副相,能这样轻易罢黜吗?可没有先例!

蔡卞皱了皱眉,道:“大理寺刚刚改制,法度初建,皇城司这样横行,怕是会徒增非议,让当地官府去做吧。”

章惇直接道:“官家只是口头上将皇城司划入政事堂,归我调配,还没有下诏,算不得数。蔡攸,不止是王存,京里跳的欢的,给我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送入皇城司大牢。罪名就是‘非誉君上,妄议国政,不尊法度,无视朝纲’,凡有涉及,全数罢黜,发配琼州为苦役!”

蔡攸无所顾忌,心里更是蠢蠢欲动到摩拳擦掌,抬手道:“下官领命!”

蔡卞没有多说什么,他也动了真怒。

这时,陈朝进来了。

陈朝面色从容,不紧不慢的抬手道:“下官见过章相公,蔡相公。”

章惇审视他一眼,道:“你无官身,称什么下官?我问你,燕王怎么说?”

陈朝被章惇怼了一句,本想反驳还有功名,再听着‘燕王’,神色骤然紧张,内心飞速思索了片刻,这才道:“下官是去探望太皇太后,并未见到燕王殿下,刚才回来时,听说燕王病重,太医正在诊治。”

章惇见陈朝睁眼说瞎话,哼了一声,道:“你倒是推的干净,我问你,这么上蹿下跳,意欲何为?背后是什么人指使?想清楚再说,说不清楚,岭南你都去不了。”

陈朝感觉到了章惇的煞气,又瞥了眼蔡卞,内心慌乱,硬着头皮道:“下官,不明白章相公话里的意思,下官所犯何事?”

章惇眼神冰冷,盯着陈朝道:“蔡攸,这个人无官无职,交给你们皇城司处置了。”

陈朝脸色剧变,他可是知道那里面死了多少人,进去的少有人能活着出来,当即急声道:“章相公,下官持身守正,奉公守法,无贪腐,无欺人,为什么要将下官交给皇城司?”

章惇已经懒得与他废话,直接摆了摆手。

门外冲进来四个禁卫,直接将陈朝给锁住,向外拖。

陈朝满头的冷汗,急声道:“章相公,蔡相公,你们不能这样,我有功名,也入仕为官过,朝廷纲纪,祖宗法度,都不能这样对我,你,你们这是乱命,快放开我……”

章惇没理,等陈朝的声音没了,这才道:“大理寺的审判,必须要有燕王的大印,署名,他也必须到场!”

蔡卞听着,轻轻点头。涉及王安礼这样的案件必须要有赵颢坐镇,否则堵不住那么多人的嘴,平添争斗以及无数的流言蜚语。

蔡卞知道他岳父被攻讦的体无完肤,俨然是‘古来第一大奸佞’,却也不想他死后又牵累家人,默默一阵,道:“王家的事不能轻视,得防着他们以此为借口,再掀起诸多事端,没完没了。”

章惇听着,心头微动,冷声道:“找个机会我奏请陛下,将王公配享神宗庙,断了他们的念想!”

章惇这边亮刀,明晃晃的要震慑宵小。

赵煦与宗泽谈的差不多,从御花园出来,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你既然不想入朝,那就领兵。军制一改,要洗涤过去的颓丧腐朽之气,给朕练一支钢铁强军出来!”

宗泽肃容,抬手道:“臣领旨!”

赵煦摆了摆手,看着垂拱殿就在不远处,停住脚步,道:“军队要排除朝廷纷乱的干扰,要严明军队的统调,任何其他人不得插手!若是有人敢于乱碰,朕就剁了他的脑袋!”

宗泽神色凛凛,躬身没有说话。

军队,向来是最为敏感的地方,宋朝的军队制度十分的复杂,种种制衡之下又漏洞百出,虽然没人能以军队谋逆,却将军队掏的千疮百孔,种种势力交杂其中,复杂难言,战力是每况愈下。

除却边境的部分军队还能拿得起刀,其他各处也就是能对付一些盗匪,真正面对强敌,那是一触即溃,毫无战力可言!

赵煦不想给宗泽过多的压力,说完又安抚着道:“许尚书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对现行的军制以及军队进行深入的讨论,确定好改制的大略、方向以及具体的方式方法。你目前还是要统领好虎畏军,为新兵的训练摸索个新路来。”

宗泽道:“是。臣明白。”

赵煦心里想了又想,见该说的都说了,瞥了眼垂拱殿方向,道:“陈皮,送送宗卿家。”

“臣告退。”宗泽抬手。

陈皮领着宗泽,向宫外走去。

赵煦想着章惇刚刚做的几件事,片刻,脸上微微一笑,走向垂拱殿。

童贯跟在他身后,人高马大的躬着身,异常的小心谨慎。

赵煦没有去青瓦房见章惇等人,回到垂拱殿,继续处理他的政务。

章惇等人也没什么动静,在青瓦房内,忙碌做着他们的事情。

与此同时,蔡攸将陈朝押回了皇城司,又带人出现在开封府府衙不远处的一处高门大府。

这是前任太常寺少卿的葛柳府邸,一个月前,葛柳被章惇以‘另调他用’为名给闲置了,本来要被派出京巡视,葛柳以‘母疾,不能远行’为由,留在了京城。

他也就是,之前陈朝的旁边人。

葛柳哪想到人人畏之如虎的皇城司,会出现在他府邸外,想着陈朝已经进宫,没有任何消息,心里慌乱一片,脸上极力镇定,站在台阶上,看着蔡攸,怒声道:“你们要做什么?”

蔡攸举着手里的短刀,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花纹,一脸随意的道:“请你回皇城司协助查案。”

葛柳眼神乱闪,道:“我一身清白,没有什么可查的,也没有什么能告诉你们,请回吧。”

蔡攸慢慢放下刀,从刀锋处看向葛柳,笑眯眯的道:“不要这么急着否定,到了皇城司,你或许会想起什么也不一定,来人,请葛少卿上路。”

听到‘上路’二字,葛柳神色一白,再见皇城司禁卫已经抓过来,猛的向后退,急声道:“我是朝廷命官!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有什么证据抓我?放开我!你们这是乱命,官家的诏书说的明白,羁押是刑部的权职,你们皇城司不能随便抓人,这是乱命,放开我!”

葛家的人也冲出来,不敢动手,急急的为葛柳分辨,挡住皇城司的禁卫。

蔡攸眼见四周看戏的人不少,咔嚓一声,将短刀插回去,故意的大声道:“皇城司乃是太祖所设,不属三省,不隶三衙,纠察天下百官,别说是你小小少卿,就是当朝相公,只要有证据,我也拿得!”

葛柳脸色越发苍白,他觉得事发了,难以善了了!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