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4个比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24个比利 (第1/3页)
    

黄履见他们不敢反应,语气又恢复淡漠,站起来道:“写好辞官书递到我值房。”

殿里一众人面面相窥,还在震惊于黄履的‘斩’字,接着一个个对视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内心都很清楚,真的要是不按照黄履说的做,真的会死!

许许多多的人浑身冰冷,下意识的去摸脖子,脸色发白。

……

赵煦虽然暂时压住了局势,但人心并不在他,或者说,大宋官场最强大的势力集团依旧是保守派的,哪怕大部分人选择沉默,可心思不在变法,甚至是反对的。

章惇等人忙着梳理朝局,分配权职,同时在对地方权力架构进行布局,还要应对开封城里种种事情,忙的是脚不沾地,夙兴夜寐。

赵煦同样很忙,要盯着朝局,也要计划着明年的变法,正在不断与朝臣见面,深谈,欲准备一个相对完善的‘变法纲要’。

三天后,章惇强势的对御史台进行了改革,将原本的御史台彻底打乱,将言官的权职进行了严苛的限制,极力想要压缩他们‘风闻奏事’的特权,逼迫他们‘谨慎务实’。

章惇对言官的动手,这再次触及了很多人的敏感神经,朝野越发的不安宁。

河北西路,齐州府。

又过了几天,大雨停下了,下游不断泄洪,黄河水位一直很稳,虽然没有降低,却也没有增高。

楚攸带着殿前司一万人来到了齐州府,虽然打的是‘支援’旗号,但许将,杨畏等人心知肚明。

他们不动声色的将云捷军拆分,并且将一些头头脑脑控制着,悄悄带走,送入开封。

蔡攸已经到了西京,临时组建的‘西京皇城司’,这是一个普通民宅,但是里面已经有众多皇城司的禁卫,并且还有诸多刑具,也有临时的监牢。

悄无声息中,有三四十人被送入这里,蔡攸亲自审讯。

足足一天功夫,威逼利诱,严刑拷打,居然没有问出任何东西来!

经过改制后的皇城司少指挥,拿着一叠案卷,凝色的看着蔡攸道:“嘴很硬,一个都不开口。”

蔡攸一直在一旁,神情冷漠道:“这么大的事,招了就是灭族,他们咬死不认不奇怪。给我继续审,将你们的手段都拿出来!官家只给我半个月时间,就算弄死他们几个也无需在意!”

蔡攸在洛阳的秘密皇城司,对云捷军抓来的头头脑脑大肆用刑。

三天时间,足足弄死了二十多人,居然一点线索都没有!

刑房里。

少指挥神色凝重,看着前面的尸体,低声道:“指挥,我们,是不是抓的人不对?”

蔡攸也早就怀疑了,神情变幻,道:“想要掘堤,不可能没有上面的人参与,既然不在云捷军,那可能就是齐州府,河北两路的人了!”

少指挥吓了一大跳,道:“指挥,现在是治河的关键时刻,齐州府,河北两路不能轻动。十三殿下,许尚书,杨尚书等人都在,咱们也动不了……”

蔡攸目光闪烁一阵,道:“你继续审。我亲自去查,这是官家交代的任务,做不好,你我都得人头落地!”

少指挥脸色微变,欲言又止。要是蔡攸乱来,他们小小皇城司可受不起那些大人物的怒火。

蔡攸匆匆交代一番,便离开洛阳,沿着黄河东进。

这时的开封城,随着章惇的发力,渐渐有些冷却。

章惇以政事堂为核心,对六部七寺,御史台等进行权力重新架构。随着裁撤衙门的增多,‘闲置’的官员也不短累积,粗略估算就高达两千人!

章惇以各种名义,御史台的九路巡按,六部的差使,巡按地方,查视河道,赈抚灾情,慰问军民等等组成了一个个密集又庞大的队伍,快速的派出京。

苏颂,章惇,蔡卞三人每日在政事堂举行‘列会’,对眼下的事情,明年的事情,进行梳理,布局,野心勃勃,锐气勃发。

坐镇垂拱殿的赵煦,耳听八方,眼观六路,要盯着河北两路的治河,要看着章惇不能让他出圈,也要忙着审视章惇等人不断拟定,逐渐有了模样的变法方略。

临近九月,赵煦才松口气。

河北两路的水位在消退,没有再下大雨。朝局逐步稳定,宗泽那边抽调的军队已达三万人,每一件事都在向好发展,令赵煦越来越有安心,底气渐增!

下午。

风尘仆仆的蔡攸站在殿中,低着头,一脸忐忑。

赵煦看着他,神情玩味,道:“你是说,云捷军没有参与,怀疑是河北路或者齐州府那边人干的?”

蔡攸事办的不利索,心底颤栗,闻言连忙道:“回官家,臣去了一趟河北路,发现了一些线索。”

“说!”赵煦猛的沉声道。

蔡攸紧绷着脸,道:“掘堤的黄河南岸是一片荒地,山林居多,处于高地,即便掘开也无法泄洪。北面则是众多良田,几乎全部都在达官贵人手中。”

赵煦心里一动,双眼微睁的盯着蔡攸片刻,道:“说清楚。”

蔡攸道:“南面被掘开,为了防止洪水在这一段冲垮河堤,出于谨慎,北面也将不会再动,而是另寻地点泄洪。”

刚刚就想到了一些的赵煦,双目充满了冷冽之色,寒声道:“你是说,有人为了保住良田,所以故意掘开另一边?”

蔡攸躬身低头,道:“是。”

陈皮听着头皮发麻,真有人会这么大胆吗?为了几亩田居然做出掘堤的事情来!

赵煦脸角抽搐了下,深深压着怒气,道:“拿上来吧。”

蔡攸一怔,连忙从怀里掏出一道厚厚的账簿,道:“这是臣查到的,请官家过目。”

陈皮上前,转过来递给赵煦。

赵煦脸上一片冷硬,打开看去,只是匆匆一扫,他瞳孔一缩,抬头看向蔡攸,冷声道:“属实?”

蔡攸抬着手,道:“不曾有一字虚假。”

赵煦审视他片刻,再次盯着这本账簿上面一个个白纸黑字,有众多熟悉陌生的名字,脸角绷直,双眼里寒意森森。

这些名字,终于让他明白,为什么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掘黄河!

赵煦眼角抽跳了下,心里飞速思索着对策。

这里面的名字,不止有从英宗朝以来的‘相公’,还有皇室以及外戚,比如就有高太后的娘家高家!

这些田,在外人看来,都是‘皇田’!

蔡攸自然看过名录,此刻抬着手,低着头,大气不敢喘。

他拿到名单的时候,心里几经挣要不要划掉一些人的名字,最终‘敬畏’战胜了他的复杂心思,老老实实的将所有名录送了上来。

赵煦心里还在思索,突然间,章惇从外面急匆匆进来,也不管蔡攸,直接道:“陛下,环庆路八百里加急!”

赵煦神色一变,道:“呈上来!”

不等陈皮上前,章惇直接递了上来。

赵煦接过来,打开急急的看去,脸上再变——西夏要动了!

赵煦沉着脸,拧着眉,盯着章楶这道奏本,内心飞速计较。

尽管早就知道西夏要来,但真来了,赵煦还是有些紧张。

“你去吧。”赵煦瞥了眼蔡攸道。

蔡攸慌忙应着,快速退出去。

蔡攸一走,赵煦就看着章惇,道:“枢密院怎么说?”

兼任枢密院副使的章惇,脸角坚毅,道:“陛下,章楶已经对秦凤路等进行整顿,目前对夏拥兵有十万,可调派作战的有五万,应当足够。”

“不够!”

赵煦断然道:“泾原路,鄜延路也归章楶调遣,传许将回京。陈皮,将西边的瓦房收拾一下,挑选枢密院以及兵部得力人手进驻,涉及西夏以及辽,吐蕃等军情,一律汇总到这里,朕要每日查看!”

“遵旨。”陈皮听着赵煦严肃的声音,立刻应声。

章惇对于赵煦的安排没有异议,换做其他人,让章楶一下子掌握五路,近二十万人马,非得跳起来不可。

章惇目中思索一番,道:“陛下,从章楶的奏报来看,夏人征调了近三十万大军,夏人太后,皇帝亲征,一副势在必得模样,不能小视!”

赵煦点点头,心里左思右想,单单给章楶兵权是不够的,但他要是御驾亲征,依开封城现在这种情况,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变故,可能他前脚走,后脚皇位就没了。

想了想他身边的人,赵似在河北路,赵佶扶不起来,九弟赵佖还是个盲人。

“必要的时候,还要请许尚书与章卿家走一趟,以示重视。”赵煦说道。

他确实没有什么人选了。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