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阳奇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阴阳奇兵 (第1/3页)
    

楚攸瞥着赵煦,好像想到了什么,绷紧了神色。

赵煦看了一阵子觉得无聊,只得回去看书。

他的书房里,关于王安石变法的并不多,因为当朝痛恨王安石‘数典忘祖’,极尽诋毁之能,上下也都希望赵煦做仁宗那样的宽仁皇帝,而不是锐意进取的神宗。

赵煦找来找去,将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给拿出来,慢慢翻看。

司马光是保守派领袖,他的著作得到了当朝的有力推广,赵煦这里也少不了。

慢慢的翻看,倒也觉得有趣,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

陈皮从外面回来,擦了擦头上的汗,走近低声道:“官家,终于让小人查到一些了。”

赵煦一合书,坐起来,神色认真的道:“快说。”

陈皮瞥了眼外面,道:“那日宫里是没有什么不寻常,倒是高郎君来过,有人看到,他那日见过官家,随后不知道去哪了,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出去的,什么时候出去的。”

想着‘高郎君’三个字,赵煦目露思索的自语道:“高公纪?”

他记不起那日发生的事情,只是隐约记得有人站在他背后,用力推他落井。

陈皮重重点头,道:“小人也让人在宫外查过了,高府已经闭门谢客好几天,高郎君足不出户,这很反常。”

高公纪是高太后的侄子,身份尊贵,平时喜好热闹,哪里人多去哪里,十分的奢华,好名,突然闭门谢客,确实反常。

赵煦沉吟不语,高公纪身份特殊,没有证据他也不能轻动。并且,凡事要有动机,高公纪为什么出手害他?是有什么人指使他?

若是高太后,似乎用不着留下这么大的破绽,还要亲侄子在大白天动手,一旦被查实,那后果不可想象!

突然冒出的高公纪,让赵煦思绪有些混乱,但终归是有线索了。

他想了又想,道:“盯住他,找个时间,我要见一见他,在宫外。你继续查,要再隐蔽一点,一定要有确确实实的证据,明白吗?”

陈皮也知道事关重大,道:“官家放心,小人知道。小人找人盯着高府,有合适的时间,让官家见一见。”

赵煦轻轻点头,想到这件事牵扯到高公纪,日后肯定会非常麻烦,心里斟酌再三,道:“对于朝廷诸位相公的摸查也要抓紧,要更谨慎!”

如果高公纪真的涉入谋刺他的事情中,那他还得借住朝廷的力量才行,毕竟他手里没有实权,无法实际处置任何人,甚至连自保都做不到。

陈皮知晓轻重,肃色道:“是,小人明白!”

赵煦坐回去,心里对这件事进行分析着,嘴上道:“去吧,按照我教你的接头,传信方法,一定要谨慎隐蔽,不要被人察觉到你动作过多,引起怀疑。”

陈皮应着,刚要说话,耳朵动了下,道:“官家,是十一殿下来了。”

赵煦一怔,仔细听了听,什么也没听到,好奇道:“你怎么知道的?”

陈皮摸了摸头,道:“小的喜欢听人脚步声,这是十一殿下的脚步,小的听出来了。”

赵煦觉得有趣,看向门外,不多久,赵佶果然出现在门外,探出半个脑袋向里面偷瞄。

一个黄门进来,道:“官家,十一殿下求见。”

赵煦看到赵佶小半个脑袋,冷笑一声,道:“让他先去玩。”

黄门应声,门外的赵佶眨了眨眼,向里面看了看,又眨了眨眼,真的转身向殿外走去。

赵煦见赵佶走了,笑容‘可怖’的一闪,与陈皮道:“去吧,不要舍不得花钱,要是不够了,宫里看看什么值钱,让人拿出去典当。我再不卖一点,这宫里都快被赵佶那混账东西偷完了。”

陈皮连忙应着,道:“是。小人告退。”

他越发觉得,官家是要做大事情,他不但不慌,心里隐隐十分的激动。

赵煦漫不经心的翻着书,心里犹在做着判断。

高公纪的突然冒出来,将矛头指向了高太后,但里面又有些悖论,说不通。

赵煦慢慢的翻着书,心里有条不紊,十分平静的推敲。

“有谣言护身,即便高公纪是,慈宁殿暂时也不敢动我,倒是可以见面看个清楚。只有清楚了敌人是谁,才能针对下药……”赵煦自语。

想通后,赵煦转向窗外,就看到赵佶与楚攸一群人正在蹴鞠,大汗淋漓,热火朝天。

“到底是小孩子,有的玩,转眼就忘了害怕……”

赵煦哼哼两声,没有急着找他算账,继续看书。

高太后在查是谁谋害赵煦,谁在散播谣言,对赵煦这边自然盯的十分的紧,一举一动都由周和汇报给高太后。

高太后听到赵佶在福宁殿与楚攸一群禁卫蹴鞠,也不在意,摆了摆手示意周和退下。她是大宋的实际统治者,现在的大宋四面通风八方漏雨,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她操心。

……

这一天的赵煦没有急着收拾赵佶,收拾这小混蛋有的是机会,他目标是楚攸等人一群禁卫。

第一天任由赵佶蹴鞠,玩的爽快,第二天赵佶就有些从容了,见过赵煦之后就直接找楚攸等人蹴鞠,毫无顾忌。

宋朝的蹴鞠玩法多种多样,有一群人混踢,也有分组对抗赛,赵佶年幼贪玩,在福宁殿玩的是不亦乐乎,忘乎所以。

赵煦坐在书房里,可以一眼看到殿前,他却也没有动,只是偶尔看一眼,沉浸看书。

他书房里有很多书,对宋朝现状有很多描述,很多问题记载的比较详细,一些事情脉络是十分的清晰。尽管由于政治立场问题,很多事情带了主观偏见,还是令赵煦看到了很多东西,有了非常多的想法。

赵煦在福宁殿看书,陈皮也在宫内宫外的忙活着。

查不到谁是行刺的真凶,宫里没人能安稳。

到了第三天,赵佶已经十分坦然了,与楚攸等人踢的是热火朝天,吆喝声在福宁殿前回荡不休。

赵煦被他们吵的没法看书,走到屋檐下,看着一群人你来我往的追着球。

赵佶只是看了眼赵煦,便继续踢着。

他到底年幼,疲于玩耍,除非事情发生到头上,否则没多少敏感。

倒是楚攸看到赵煦,神情有些不安,连连失误,让赵佶很不满,嘟囔几句停了下来。

赵佶坐在地上呼呼喘气的休息,楚攸犹豫了下,来到赵煦身前。

“小人见过官家。”楚攸行礼道。

赵煦看着赵佶那小混蛋,随口道:“你们玩你们的,朕就是有些无聊。”

楚攸起身,看着赵煦,欲言又止。

赵煦一怔,看向他道:“怎么了?有话就说。”

楚攸看了眼身后,神情还是犹豫,片刻后沉色道:“那日,小人看到跟在官家身后的那人,是从慈宁殿出来的。”

赵煦脸色陡变,目光犀利的盯着楚攸,语气十分冷静道:“你应该知道,你这句话的后果。”

楚攸低着头,道:“小人知道官家在怀疑小人等人,但小人对官家忠心耿耿,绝未参与此大逆不道之事!那日,只是恰巧路过,与官家对视了一眼。”

赵煦目光闪动,内心激烈翻涌。

慈宁殿是高太后的地方,如果当日是慈宁殿的太监引他去那个废井,推他入井要害死他,那这件事就处处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了。

高太后会用这样低级的手段来害他吗?大白天的,居然还被人看到?并且高公纪进宫又是为什么?怕别人怀疑不到她头上吗?

赵煦眉头紧皱,眼神冷漠的看向楚攸。

他去找赵佶是临时起意,没有人会料到他会带着楚攸这些人回来,不可能提前安排楚攸。

‘高太后?会吗?’

赵煦内心一阵动摇。

赵煦看着眼前的楚攸,心念一转,道:“你想多了,朕没有怀疑你们。福宁殿就这么大,你们刚来,朕只是多看了你们几眼。”

楚攸一愣,心里不敢信,躬着身道:“小人句句属实,若有欺瞒官家,叫我家破人亡,子孙断绝,不得好死!”

这是很严重的毒誓了。

赵煦一直盯着楚攸的表情,暗暗点了点头,这楚攸确实不是有人刻意安排的。应该是那日,他们见过,彼此看了一眼。

这楚攸心怀忐忑,怕日后追究,主动招认。

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赵佶,赵煦道:“这件事烂在肚子里,走,踢球去。”

“是。”楚攸应着。若不是担心赵煦起疑,他一定会烂在肚子里一辈子。现在告诉了赵煦,他更要烂在肚子里。如果被外人知道,这‘挑唆太皇太后与官家祖孙感情’的罪名,足以抄家灭族!

楚攸跟在赵煦身后,满怀心事,不时的看一眼赵煦的背影。

赵煦的轻描淡写,让楚攸分不清他的真实想法,不免心里忧虑不安。但转念一想,他们的命本来就寄托在赵煦手里,说出来,反而落的心里松快。

赵佶看到赵煦过来,连忙从地上坐起来,仰着小脸,咧着嘴笑道:“官家……吃了吗?”

赵煦看着赵佶身后的球,一脚将赵佶扫开。

赵佶刚习惯性的要跑路,回头就看到赵煦脚尖一挑,将地上的球挑起,胸一挺,球就在脚上,腿上,肩膀,头上来回自如的跳跃着。

赵佶转过身,睁大眼的盯着在赵煦全身飞转的球。

楚攸等一干禁卫也是怔神,他们完全没想到,官家居然将球玩的这么好。

赵煦专心的颠球,甚至是还在肩膀转了一圈,一番骚操作后,将球踩在脚底下,笑着看着众人道:“来一场?”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