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女系男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少女系男神 (第1/3页)
    

唇亡齿寒!

高家几个子侄听着大喜,其中一个立即说道:“大伯说的是!人多力量大,到时候朝廷即便强行推下去,那么多人与事,法不责众,最后还是只能不了了之!”

众人纷纷点头,作为外戚,大宋顶级豪门,哪里不清楚其中的龌龊,真要翻出来,谁都别想好!

投鼠忌器之下,朝廷,甚至是官家都只能遮掩,停手,不再继续下去!

高家的请帖自然十分有用的,高太后哪怕撤帘还政了,那还是太皇太后,在众多人心目中,她才是大宋最有权威的那个人。

到了傍晚,高家聚集了二十多人,非富即贵,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

杯盏相碰,觥筹交错,气氛好不热烈。

青瓦房。

青瓦房有些昏暗,早早的点了灯,章惇埋头翻阅着奏本,神情坚毅又有些疲倦,甚至还有一丝的枯槁。

蔡卞写好一份奏本,交给文吏,随口问道:“官家还在垂拱殿吗?”

文吏连忙道:“还在。刚刚陈大官还让人送来了参汤,请二位相公保重身体。”

蔡卞挥了挥手,等他走了,看向章惇道:“高家的事情,你怎么看?”

章惇慢慢抬起头,缓了一阵子才从公文里挣扎出来,冷哼一声,道:“齐国公,宁远侯的事,他们是完全忘了!”

蔡卞道:“这件事,还得在我们这里处置好,不能到上面,让官家为难。”

章惇会意,脸角渐渐严厉起来,道:“速战速决,没空跟他们拖延。来人,请中书舍人来。”

不远处有文吏起身应着,快步出去。

章惇转过身,在他的桌子里翻翻找找,拿出一个油纸袋。

章惇看着上面的封条,撕开后,抽出里面的案卷。

他慢慢翻着,看着,最终取出了一部分,放到了桌子一边。

蔡卞在一旁看得清楚,慢慢皱起眉,道:“你要对高家出手?你可别忘了,官家可是明确警告过我们。宫里的人与事,我们不可妄动。”

章惇之前企图清算高太后,最后被赵煦无声的阻拦,而后也明确警告过章惇等人。

宫里事,外廷不得插手!

章惇自然清楚,道:“我来处理。”

蔡卞对章惇还是很信任的,想了想,道:“下面有了不少进展,但问题还有很多,那么多告状的,我打算这几天下去看看。”

各县在丈量土地,反抗的动作一直没有停,地方官吏被举告的如同潮水一般,有的证据确凿,有的含糊其词,五花八门,御史台,刑部忙的不可开交。

章惇道:“我明天去开封府,你后天下去。六部那边,还得督促一下,有些事情,不是拖延,躲避就能解决的,要他们沉下心去做事!”

大宋官场人浮于事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种情况不止是在地方上,朝廷里同样如此,想要改变这种情况,章惇认为,唯有足够的压力!

蔡卞清楚六部面对压力有所迟疑的现象,沉吟片刻,道:“嗯,我明天去六部走一趟。另外,我觉得,丈量田亩这事,还会有事情发生。”

章惇不在意,道:“肯定会有,但翻不起浪来。”

朝廷倾注了大量精力,人力物力,还有五千军队在剿匪,宗泽,种建中两万大军在拉练,谁人能翻起浪来?

他们说着,沈琦就来了。

政事堂与青瓦房,着实没多远。

沈琦抬着手,不知道大晚上二位相公找他们干什么。

章惇将手里的一叠案卷递给他,说道:“你亲自去走一趟高府,告诉高公绘,要么做齐国公,要么做汲郡公。”

齐国公捐纳了所有家财,得以保命。而汲郡公,是吕大防的爵位。

吕大防什么下场,章惇的话,不言而喻。

沈琦手一哆嗦,直觉手里的案卷重若千斤!

高家不比齐国公,并且太皇太后还活着!

高家要是不从,朝廷真的能像处置吕大防一样处置高家吗?不怕逼得官家与太皇太后撕破脸?朝野党争加剧?

沈琦没敢多问,应着就急匆匆出去。

蔡卞没有说什么,埋头做事。

章惇坐了一会儿,起身道:“我去见官家。”

蔡卞只是抬头看了眼,便继续忙碌。

在章惇见赵煦的时候,沈琦带着从章惇处得到的案卷,没有打开,连夜赶往高府。

高府这时,高朋满座,酒兴正酣,不知道多少人喷着酒气在咆哮。

他们同气连枝,现在又‘同仇敌忾’,自然有太多的话要说。

随着越喝越多,他们对朝廷的种种不满,也在酒席上不断的发泄。

“朝廷改制,改的什么制,废了三省,三司衙门,慎刑司,现在一个小小员外郎都敢给我使脸色,什么玩意……”

“现在啊,权力都在章惇一个人手上,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没看到吗?吕相公等人都被逼自杀了,满堂的诸公,鸦雀无声……”

“奸佞!奸佞!”

“权臣!奸臣!”

“开封府现在一片大乱,百姓叫苦连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般恶政,必须停止!”

“对!必须停止!章惇等奸贼,必须严惩,不能放过他们!”

“一定杀了他们,祖制不存,我等简直是砧板上的鱼肉……”

高公绘等人也喝了不少,但脑子还算清醒,看着这些人,听着他们的话,不自觉的浮现笑容,心底越发有底气。

有这么多人一同反对‘新法’,他们还怕什么?

于是乎,一众人喝的更高兴了,在酒杯交错之间,他们的联盟已达成!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公绘觉得头有些晕,意识到差不多了,端着酒杯,准备站起来说些总结的话的时候,突然一个家丁,急匆匆来到他身侧,在他耳边低声道:“主君,中书舍人来了。还有,皇城司的人,突然去了礼房,将今天宴客的名单拿走了。”

高公绘如同被一盆冷水浇头,瞬间清醒,肥胖的身体剧烈一颤,看着一众人注视着他的殷切目光,他脸上僵硬一笑,道:“大娘子来了,我去看看。”

一众人早就醉眼迷离,看不出什么,当即哈哈大笑的摆手,毕竟高公绘惧内是众所周知。

高公绘极力保持平静,出了正厅,迅速来看前院,就看到在两个灯笼照耀下的沈琦,格外的扎眼。

又想到皇城司拿走了宴客名单,高公绘直觉浑身发冷,连忙满脸堆笑,来到近前,抬着手,笑呵呵的道:“沈舍人,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啊呵呵……”

沈琦面色淡淡,道:“要说高府是寒舍,那天下就没有什么地方不是寒舍了。”

高公绘见沈琦话音不善,收敛表情,压着心慌意乱,近前一步,低声道:“沈舍人,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妨直说吧。”

沈琦更不想与高公绘废话,将手里的案卷递了过去。

高公绘还有些疑惑,接过来,就有下人提着灯笼给他掌灯。

高公绘翻着,起先还疑惑,因为这是去年的案子,但翻着翻着,他脸色逐渐变了,到最后,双手颤抖,脸上苍白如纸!

这是去年关于黄河被人恶意掘开的案卷,里面大部分的内容是指向当地官员,但有不少指向开封城,有燕王赵灏,还有高家!

高家在京东路等,同样有无数的良田!

高公绘喉咙动了下,抬起头看向沈琦,颤声道:“沈中书,这些事情,可与我无关啊……”

沈琦淡淡的说道:“章相公的话,要么是齐成,要么是吕大防,你自己选。”

沈琦说完,转身就走。

他只是个传话的。

高公绘一把拉住他,急声道:“沈中书,您可得帮帮我,这些事情,真的与高家无关啊……”

沈琦感觉着被他抓的生疼,用力的推开,道:“这卷宗,太皇太后也是看过的,你可以带着,去问问太皇太后信不信。另外,你只有一天时间,明天晚上之前做不出决定,章相公会替你选。”

高公绘六神无主,心慌意乱,手里的卷宗简直如同烙铁,无比烫手却又扔不掉!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