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异世武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异世武巅 (第1/3页)
    

有人被吓到了,一个手滑,直接扔掉了手里的棍棒。

“拿下!”郑贺致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直接挥手下令。

衙役以及丈量队的人,迅速扑过去,将二十多人打倒在地,控制的非常快。

这种行动,异常的熟练,似乎已经演练过很多次。

老童生直接躺在地上,大喊着杀人了杀人了。

郑贺致根本不管他,让人给他套结实了,道:“送去开封府大衙。”

几个衙役应着,将二十多人给押走了。

老童生大吼大叫,拼命喊着他的功名,咒骂着,会让郑贺致付出代价。

郑贺致干脆利落的料理了这老童生,看向不远处的村落,稍稍思索,道:“多带点人,今天要进村,再有阻拦的,一律先抓了再说!”

领头的衙役应着,又看了眼赵煦等人所在大树,低声道:“县尊,那里还有人,看了有一阵子了。”

郑贺致转头向赵煦看去,不远不近的并不能看清楚,又看了眼远处的一大帮人,眉头皱了皱,淡淡道:“估计是上面派来巡查的,他不过来就当没看见,继续做事。”

现在朝廷巡查的力度,密度空前,不说刑部,御史台,其他六部,甚至政事堂也派了人,真的是无处不在,应接不暇。

衙役点点头,准备着进村。

赵煦将刚才的事所有尽收眼底,面露笑容,道:“这郑知县倒是不错……”

陈皮在一旁,跟着笑道:“小人听说,这郑知县以脾气刚直著称,做事毫不拖泥带水,章相公特意从岭南将他给召回来的。”

赵煦点点头,记下了‘郑贺致’的名字,道:“继续向前走。”

胡中唯应声,挥手让后续禁卫跟上。

赵煦带人横穿而过,惊呆了郑贺致以及身边的人。

赵煦这群人,多达三百多人,尤其是林立的禁卫。这种情况,他们从未见过,哪怕是当朝相公下来,也没有这样的阵仗吧?

衙役看着那些凶悍的禁卫,有些心不安,低声与郑贺致道:“县尊,这是城里的大人物吧?”

郑贺致看着走在前面的赵煦,仔细想了想开封城的大人物,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不过,不要招惹,让他们过去。”

衙役纷纷点头,这样的大人物,谁敢惹?

赵煦没有打算见什么人,现在,他只想亲眼看看现实的情况。

在赵煦四处走访的时候,蔡卞抵达了中牟县,只带了写卫队以及文吏。

他雷厉风行,直接罢黜了中牟县大大小小官吏二十多人,同时,将带来的各级候补官员,补充进去,还直接任命了不少村的村长。

这个举动,令中牟县上下很是惶然,因为以往的朝廷,是不会插手到这一层级的,当蔡卞透露要深入各保甲,中牟县上下吓了一大跳,强压不安,不动声色的表达了反对。

‘保甲’乃是现在最底层的组织架构,都是本地威望之人担任,要是派外来人,只怕会出很多事情。

蔡卞只是试探,没有硬来,而后,亲临第一线,观察丈量田亩情况。

中牟县知县以及大小官员哪敢大意,全程陪同,谨慎谨慎再谨慎。

现在因为丈量田亩,中牟县乱作一团,什么人都有。就比如,县丞前几日好不容易得空回家探望,被府里十多年的一个老仆捅了一刀,差点当场毙命。

那老仆是供认不讳,就是因为这县丞丈量土地。

现在,县里是人心惶惶,人人自危,每个人都怕他们的身边人,突然跳出来给一刀。

蔡卞知道事后,心里着实震惊,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地步,要是闹上去,怕又是‘新法恶政’的铁证。

蔡卞并没有任由这些人带路,担心被糊弄,用尽办法想要探查最清楚的情况。

突然改变线路,见一些农户,士绅,甚至于,还在各地散布‘举告箱’,欢迎匿名信等等。

第二天,赵煦来到太康县,这是开封府重地,产粮非常多。

但赵煦行走的田野,却看到了一片片荒地,并非是那种山头荒地,这些地一看就不错,沟渠纵横,杂草丛生,但没人耕种,一眼看不到头。

赵煦走了许久都没看到一户人家,荒废的田亩,看到的少说也有上千亩。

走了不知道多久,终于来到一户人家,赵煦将人屏退,带着陈皮,胡中唯上前。

这是一户老人家,无儿无女在旁。

老人家六十多人,佝偻着腰,笑容极其可亲,看着赵煦等人过来,他就打开栏门,笑呵呵的道:“客人,是迷路了吧?”

赵煦左右四顾,有些腼腆的抬手,道:“不瞒老丈,我等想去太康县,结果走到这里,渺无人烟,连问路的人都没有。”

老太太拄着拐杖从里面出来,一头白发,精神可掬的笑着道:“客人不是第一个了,进来喝杯茶,歇歇脚吧。”

赵煦见他们热情,抬手道:“多谢老人家。”

两个老人家很热情,将赵煦迎进去,破碗倒了三杯茶给赵煦三人。

老人手里在做着簸箕模样的东西,与赵煦笑着道:“这里经常有人迷路,客人要去太康县,得回头喽。”

赵煦喝了口茶,笑着道:“看来,我们走了不少冤枉路。对了老丈,我一路走来,没看到人,倒是那么多地,就没人种了吗?”

老者坐的不远不近,手里忙活着,嘴上道:“已经荒废十多年了,没人种。”

赵煦愣神,道:“这么好的地,没人种?百姓不种,那些富户也不种吗?朝廷还不管?我一直听说,太康县富饶,是产粮大县。”

老太太端着一碟馍馍模样的出来,递给赵煦三人,笑着在桌前坐下,有些感慨的道:“这地啊,就是大户的,但大户地多人少,种不过来的。另外,以前那些人啊,地不好,卖不出去,又种不出东西,只能跑了。所以啊,久而久之,就这样了。”

赵煦有些明悟,有地的太多,种不过来;地少或者地不好,种不出来又要交税,除了逃跑,根本没办法。

陈皮看了眼赵煦,没敢说话。

赵煦心里思索着,拿起一个馍馍,轻轻咬了一口。

一股碱味,难吃,还硬,赵煦不动声色的慢慢吃着,忽又问道:“那,太康县的产粮大县,是怎么来的?”

“这老太婆就不知道了,反正那些相公有办法。”老太太的说道。

她说的‘相公’不是朝廷,指的是当官的。

赵煦嗯了一声,心里慢慢推敲。

他想起了一个记录,是真宗年间的一个对话。

‘此事未可遽行,人言天下税赋不均,豪强形势者田多而税少,贫弱地薄而税重,由是富者益富,贫者益贫。王旦曰:田赋不均,诚如进旨,但须渐谋改定,不可一蹴而就。’

简单来说,真宗皇帝询问关于田亩的这件事,宰执王旦说,事情是有,但需要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

也就是说,土地兼并在真宗年间就已经很严重,却没有采取有效手段应对,一直拖到了现在。

赵煦对宋朝的赋税情况很清楚:夏税秋粮,夏税,以布帛等的商税为主,秋税以粮食为主。

商税的话比较复杂,门类众多,并且税赋比较重。而粮食,相对来说简单,哪怕是上田,也就亩收一斗,中田是八升,下田是七升,合钱的话,中下田一亩地税赋不到五文钱。

这样的税赋其实很低了,但农户依旧弃地逃亡,里面的问题,就很值得深究了。

老者在编织着簸箕模样的东西,见没了动静,看向赵煦,道:“客人,不要想着来这里买地种,以前有过,都跑了。”

赵煦一怔,他没这个想法,心里一动,面露好奇,笑着道:“还请老丈指教。”

老者说道:“这里啊,地贫,哪怕你能招来青壮种,不下力气,也种不出多少东西的,不说其他当地人眼红,抢水,抢地,就是官府的税收,你都交不够的。”

地头蛇这些,赵煦有预料,他不解的道:“官府的税很低啊,一亩才几文钱,有的赚啊……”

老太太顿时笑了,打量了赵煦一眼,道:“客人应该不是普通人吧?我跟你说,这官府的税,不是一种两种,收到最后啊,不管你有多少地,多少粮食,最多就给你留点口粮……”

赵煦顿时明白了,四个字:苛捐杂税。这并没有一定标准,收税的人,是根据你的产出来的,会拼命压榨。

普通百姓无权无势,除了任人宰割,还能怎么办?

上面有官府,下面有地头蛇,百姓的日子确实难过,这地,很不好种啊……

赵煦心头感慨,略微沉重。

那些官员的奏本,是写不出这里面的龌龊的,能写的那些事情,都是明面上的大事,私底下无法说清楚,又实际控制着百姓死活的种种潜规则,从未抬到书面上。

‘百姓无活路啊……’

赵煦心里低语,表面上的繁荣,掩盖了底层的艰难,也难怪现在以及日后种种‘起义’此起彼伏,难以平息。

也就是宋朝没有遇到什么大的天灾,又国土狭小,若是大一统王朝,恐怕这表面的繁华都难以维持。

这立国,还不足百年啊!

赵煦吃完一个馍馍,看向老太太,道:“老人家,太康县,不,开封府这样的荒地很多吗?”

老太太想了想,看向老者。

老者手不停,道:“我以前也去过一些地方,不少的。”

赵煦明白了,从怀里掏出几文钱,放到桌上,站起来笑着道:“多谢二位老人家招待,我们歇好了,这就赶路。”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