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情真可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爱情真可怕 (第1/3页)
    

众人神色暗凛,没有说话。

这里面的事情,太过复杂,他们不敢多想。

“是。”众多朝官心头凛然的再次抬手。

他们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一次,朝廷是前所未有的动真格,在失去诸多掣肘以及官家坚定支持的情况下,章惇与政事堂能做的事情,远远超过以往!

苏颂,蔡卞没有说话,坐看章惇的布置。

章惇一连说了十几条,而后就等着这些人说困难。

这场大会,从中午一直到晚上,地点从政事堂转移到青瓦房又到垂拱殿再到赵煦的书房,人数不断变化,几乎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政事堂就连续发布诏书政令。

第一道,就是盖有赵煦大印的,对西夏宣战诏书。这种公然宣战诏书,以往从未有过,着实震惊朝野。

第二道,就是‘动员令’,对北方五路进行人力物力的全面动员,已然成了一场举国之战!

第四道,朝廷将对‘改制’进一步强化,梳理权职,明确责任,加强与地方的联系,各路转运司的权职得到加强,俨然凌驾于各路州府之上。

第五道,是对开封府所属的各府州县的知府,知县知州进行调配,对很多错综复杂的官职直接空置,任命了‘知府’、‘知县’,明确了权职,责任,任期等等。

第六道,以‘云捷军哗变’为由,免除了‘三衙’除殿前司外的侍卫马军司,侍卫步军司的指挥使,副指挥使以及都虞侯等,权职暂由兵部代领。

……

这一道道诏书,政令的发布,在朝野内外迅速引起波澜。

这些诏书里面,不止大肆动员作战,违背宋朝以往的‘和为贵’国策,还在试图突破了‘祖制’,为变法做准备。

哪一条都是‘旧党’以及保守势力所不能接受的,太多人心慌慌,朝日担忧,食寝不安。

赵煦坐镇垂拱殿,不时来往于青瓦房,机要房,对各种事务进行了解,调整,处置。

元祐七年,九月二十一日,大战开启。

西夏在熙河路,泾原路,环庆路三路边境,分做五路大军,几乎是一种全面的进攻。

皇宫里,如临大敌。

赵煦坐镇机要房,看着从各处来的情报,也盯着开封城的各种事态。

慈宁殿外不远处。

一个中年黄门,拿着鞭子,狠狠抽打着地上跪着的两个黄门,三个宫女。

啪啪啪

十几鞭子下去,五个人是皮开肉绽,血迹若隐若现,却没人敢吭声。

中年黄门盯着五人,冷声道:“给我记清楚了,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这皇宫里,黄门令是陈公公,最大的是官家,再敢三心二意,我打死你们!”

说着,中年黄门挥动鞭子,再次狠狠抽去。

五个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啜泣不止。

不远处围观黄门,宫女,缩着头,抿着嘴,脸上都是惊惧之色。

宫外乱象是此起彼伏,风潮变幻,宫里也不太平,怪事跌出!

中年黄门打了一阵,冷声道:“收拾东西,即刻出宫,还有什么同党,自己带着赶紧走。念着几年的情分我不追究了,要是再有糊涂的,直接通通杖毙了!”

“谢给事!谢给事!”

五个人连连磕头,惊慌又惊喜的爬起来,急匆匆跑走。

中年人看五人的背影,冷哼一声,目光冷漠的环顾四周,道:“你们也给我听好了,老老实实做事,不要想有的没的,若是心怀不轨,做了糊涂事,不止你们的小命会丢,还会连累家人!”

黄门,宫女神情变色,纷纷躬身。

中年黄门又看了眼,转身离开,来到了垂拱殿正殿的侧门外。

陈皮正站赵煦边上,他瞥了眼,对着赵煦微微躬身,悄步退到侧门外。

中年黄门躬身上前,低声道:“已经做好了。”

陈皮抱着手,眼神冷意森森,道:“便宜他们了。你继续盯着,再有跟慈宁殿不清不楚的,找个理由,杖毙几个。”

中年黄门躬着身,低声道:“小的知道。另外就是,宫外进进出出不少人,那燕王府的长史最频繁,每天出入好多次。”

陈皮回头看向垂拱殿里面,想了想,道:“燕王身份特殊,不能乱动,盯仔细了。另外,御厨,裁造院等也要盯好了。”

中年黄门深刻的感觉到了宫里的肃杀气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张,道:“是,公公放心!”

陈皮嗯了一声,不敢离开太久,交代几句便又回到垂拱殿,安静的站到赵煦身侧不远。

赵煦正看着奏本,仿佛无所觉。

慈宁殿。

一片肃静,本来走动的黄门,宫娥不知道去了哪里,半个人影看不见。

赵颢坐在床上,正看着书,忽然侧耳动了动,皱起眉。

外面是一队队陌生,杂乱又整齐的脚步声。

长史从外面匆匆进来,道:“大王,刚刚打了几个黄门宫女,现在,禁卫冲进来了,说是近来宫里不太平,保护太皇太后与大王的。”

赵颢双眼睁大了一些,放下书,摇头道:“要说我这大侄子,行事大胆不说,处处还谨慎。他近身的禁卫是换了一批又一批,宫里的防卫也不时调配,真是谨慎的不能再谨慎了。”

长史深为赞同,道:“我还听说,城外有两千人入城了,来自那虎畏军。一千入宫,一千归皇城禁军。”

赵颢笑了声,感慨的道:“还真是里里外外,一点角落不落下。”

赵颢说着,看了眼隔壁,道:“母后怎么说?”

长史认真了一分,道:“太皇太后没什么话,但很生气。”

赵颢不意外,掀开锦被要起身,道:“母后肯定生气,官家走的越来越远,不生气才怪。”

长史连忙扶着。

两天后,机要房。

户部尚书梁焘,工部尚书杨畏站在赵煦的身前。

杨畏一脸的凛然色,抬着手,道:“启禀官家,今年的汛期基本已经过去,河北两路不会再有大涝,请官家安心。”

杨畏这个人虽然品行不太行,但能力确实有,这次治水,许将对杨畏的评价是‘衣不解带,夙兴夜寐,兢兢业业,一丝不苟’。

赵煦微笑点头,道:“朕看过你们的奏本了,十三弟对卿家很是夸赞。卿家辛苦了,等边疆战事停下,政事堂会叙功。”

杨畏面色从容,道:“臣不敢居功。”

赵煦笑着,继而又一肃,道:“工部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杨畏稍稍思索片刻,道:“官家,工部目前有两大计划,第一个是对全国官道,桥梁等铺设,整修等。第二是以‘两河’为主的河道疏浚,目前工部在紧张做着计划,前期准备。”

赵煦当即道:“侧重点,重点先是北方各路,要加强对各路,尤其是军队的支持。不止是对官道,还有城寨建设方面,工部也要给予支持,工部与兵部合议,拿出具体的条陈给朕看。”

杨畏一躬身,长声道:“臣领旨!”

赵煦嗯了一声,转向梁焘。

梁焘抬手,却有些迟疑,道:“官家,今年的夏税目前上来的不足一半。除了汛期的关系,还有地方的故意拖延,按照往年惯例,到年底能上来八成左右。”

宋朝国都开封城的位置,决定了漕运的重要性。宋朝赋税的绝大部分,高达八成的钱粮,是通过漕运。

长江、黄河汛期一来,漕运受阻,必然会有所延迟。

但到了临近十月,才上来一半,其中就大有问题了!

赵煦能猜到一些,无非是那些‘旧党’故意的。

他面色如常,淡淡道:“军饷有没有问题?”

梁焘连忙道:“官家放心,军饷充足,并无不妥。”

赵煦习惯性的右手捏了捏耳垂,道:“传话政事堂,以战事趋紧,地方赋税拖延为由,在职官员俸禄暂发一半,无职位的发三成。”

杨畏神色立变,飞速又恢复如常。

陈皮应着,快步出去。

赵煦的目光,转向梁焘,杨畏左手边的人。

这是枢密院承旨,他一脸坚毅表情,道:“官家,目前通往环庆路的情报站,信鸽等基本准备就绪,其他各路也在加紧准备中……”

“嗯,其他问题呢?”赵煦顺手拿过茶杯的问道。

承旨神情越发坚毅,道:“回官家,北方各路,尤其是环庆路附近,出现了大量的逃兵,大部分都是官宦,富家子第,各路以及州府等查报上来,大约有两千多人了……”

梁焘,杨畏听着这个承旨的话,神色暗凛。

大敌当前,出现这么多逃兵,可不是好现象!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