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装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女装大佬 (第1/3页)
    

章惇如果不肯罢休,那他们也没辙,真的要闹将起来,结局将十分的难料。

章惇满脸厉容,心里将司马光等人恨死,咬着牙,脸角铁青,好一阵子,他忽然变得平静,盯着苏颂,冷声道:“苏相公,这件事难堪的不是我,是陛下!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跟陛下解释吧。陛下要是震怒,你不见得还能站着!”

苏颂见章惇不给实话,暗吸一口气,压住烦闷,拄着拐杖,转身前往福宁殿。

章惇说的没错,这件事的焦点已经不在这个案子上,而是在官家!

蔡卞看着苏颂走了,双眼有些凝重,道:“你说,官家会怎么做?”

章惇心里怒恨不已,恨不得现在就将司马光的坟给扒了!

他脸角抽了抽,双眼圆睁,寒声道:“如果陛下震怒,我就担下一切恶名,拉着司马光的徒子徒孙一起遗臭万年!”

蔡卞身体陡然发冷,他知道,章惇真干的出来!

而这时,福宁殿的书房。

赵煦正在看着‘登州阿云案’的卷宗,陈皮不是从政事堂调的,而是刑部,大理寺,御史台等。

当初这个案子闹的太大了,经历那么长时间,三法司的卷宗远比政事堂的充分,详实。

赵煦看着这个案子的反反复复,争来斗去,心里是暗自摇头。

一个普通的案子,将神宗熙宁初所有大佬拉进去不算,持续了两年,神宗皇帝下诏后的十多年,司马光又将这个案子给推翻,将那个阿云给抓回来,判了绞刑。

说是‘刑律’上的争端,本质却逃不过党争。也就是这个‘阿云案’后,‘新党’遭遇了清算,当初不少支持王安石的人遭到了贬谪,退出了朝堂。

陈皮站在边上,不时的说着宫里宫外的一些事情。

赵煦偶尔点个头,嗯一声,目光都在这些案卷上。

这个案子并不复杂,也没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但里面涉及的一个个人名,着实是有意思,全部都是大人物,哪怕后世也多有传记。

赵煦慢慢看着,看到最后,他忽然一愣,表情有些僵硬。

最后是一道谕旨,有一条特别扎眼:强盗按问欲举自首者,不用减等。

就是说,那阿云不管自首不自首,都是死罪,不能减免。

这就推翻了神宗朝的判决,司马光等人扒开了十多年前的棺材,用这句话盖棺定论!

赵煦之所以发愣——是因为最后这是一道诏书,那句话来自这道诏书,这道诏书,是他的!

诏书上面有着老旧却又鲜红夺目的大印,只有他这一个!

赵煦看着这道诏书,神情发愣,继而面无表情,最终阴沉着脸,胸腔涌起愤怒!

这是司马光假借他的手,推翻神宗皇帝的判决,改判了‘登州阿云案’。

在礼法森严的这种时候,‘以子逆父’,这是大逆不道!

他终于明白蔡卞为什么敢软禁黄履,还不来找他解释了!

蔡卞根本没办法解释,更没办法说出口!

这道诏书要是摊开来讲,必然是轩然大波!

事过多年,哪怕赵煦推给司马光等人也难以服众!这道诏书,‘登州阿云案’会成为赵煦,大宋朝廷头上的魔咒,一触就疼!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无声无息了结这个案子,日后谁都不再提起。

陈皮在一旁看着赵煦不断变幻的表情,心里万分不安。每次赵煦这个表情,后面都会有大事情发生!

许久之后,赵煦深深吸了口气,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压着愤怒,淡淡道:“青瓦房那边怎么说?”

陈皮还不知道里面的事情,想了想,躬身道:“苏相公,章相公都回来了。青瓦房,好像有些争执,苏相公应该快来了。”

赵煦听着,目光继续看着这份案卷。

其实,以他来说,对‘子逆父言’这些儒教礼法定下的大帽子并不感冒,也不在意。他愤怒在于,司马光在他年幼未亲政之时,假借他的名义来推翻神宗时判决,还只留他一个印玺!

可以说,‘以子逆父’,完全是司马光一手操弄出来,并且还是故意只留他一个人的‘印玺’!

不说诏书需要宰执附属,他未亲政,法理上至少还需要加盖高太后的印玺才能有效!

但是没有!

司马光,可恨!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