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老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极品老爹 (第1/3页)
    

章惇道:“不用事事劳烦陛下,朝臣该有朝臣担当,继续做事吧。”

说着,他就真的转身回去了。

沈琦不敢跟进去,站在门外。

蔡卞思索片刻,看向沈琦,道:“你去转告苏相公,请他管一管。”

沈琦连忙点头,急急的应声回转政事堂。

这时,蹴鞠的赵煦,已经将青瓦房前发生的事情听了个清楚。

赵煦擦着汗,看向政事堂方向,脸上微笑着。

童贯低着头,道:“官家,据说,政事堂那边,将窦麟当做了英雄,纷纷嚷着要效仿。”

“效仿?”

赵煦看了眼童贯一眼,哼了一声,道:“他们还真是闲,这么有空对我选的相公指手画脚,那朕就找点事情给他们做。传旨,三省政务停滞,朝臣搪塞,严重阻碍政事运转,命在京五品以上的官员,讨论其中得失,上书言事。”

赵煦的旨意,很快就传到了政事堂。

这么明显给章惇站台,撑腰的旨意,在政事堂里的三省官员的讨论中,却迅速走歪。

“官家的意思,是要改回去吗?”

“我觉得应该改回去,是元丰年间的改制导致了现在的困顿,必须改回去,恢复祖制!”

“我觉得不是,可能是将我们送回三省,专心处理事务,现在的政事堂,束手束脚……”

“我感觉,可能是官家要请回二范相公了,现在三省中两省群龙无首,这是做给二范相公看的,给他们台阶下!”

“不对不对,官家这道旨意,分明就是欲加强三省的权限,尽快处理政务,现在政务太过拖沓了……”

三省在政事堂的人,大大小小数十,‘新旧’两党不说,还有不少两党之外的,纷纷发表看法,嘈杂声不断。

苏颂的值房里。

姜敬看着苏颂,道:“相公,目前三省拖延的事情确实很多,除了各地的事务外,还有涉及环庆路的备战,官家任命的朝臣以及章相公等人拟定的名单,都被搁置了。”

姜敬说着,递上来一份名单。

苏颂只是淡淡扫了眼就知道,这是吕大防留下来的。

苏颂默默一阵,道:“神宗年间的事,在元祐是行不通的。带句话给他们,想留下,认真做事,我保他们。不想留在开封,我调他们出去,继续塞责,后果自料。”

姜敬并不知道苏颂与赵煦谈了什么,犹豫着道:“相公,他们可都是三省中坚,位置关键。”

这句话里,有很多意思,比如这些人是三省中坚,岂会自请‘流放’出京?他们位置重要,不会轻易放弃;又比如,这些人现在无依无靠,苏颂完全可以将他们收入麾下!

苏颂听得出来,面无表情,道:“你只管去说。在命三省六部七寺,讨论官家的旨意,两天之内,汇总到政事堂。”

姜敬不敢多言,道:“是。”

“把门带上。”苏颂道。

姜敬连忙应着。

姜敬出了苏颂的值房,政事堂的几个房间,依旧是喧闹沸腾,‘新旧’两党日常掐架,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在宫外,赵煦的旨意已经传出去,这一道旨意,稍稍压住了吕大防案的热度。

范百禄,范纯仁府邸外来了更多人,热切的盼望着二范相公能够‘回朝’。

青瓦房。

蔡卞收拾完手里的事情,见章惇笔直端坐,侧脸冷硬,摸了下三角胡,道:“官家为你出头了,忍耐一下吧。”

章惇奋笔疾书,道:“蔡确,韩缜给你写信了吗?”

蔡卞道:“应该也给你写了,他们希望我向官家举荐他们归朝。”

赵煦召回的人中,最主要的是章惇,蔡卞,曾布三人,蔡确,韩缜等曾经的‘相公’都不在列。

章惇落笔,看着笔墨未干的字迹,道:“都是奸佞,这么稀里糊涂的召回来做什么,暂且不要举荐了。”

蔡卞听着,眉头微微皱起。

章惇这话乍听刺耳,细思却十分有深意。蔡确,韩缜都是变法派,曾经权倾一时,即便有所嫌隙,章惇也不至于称他们为‘奸佞’。

旋即,蔡卞就想到了一些事情,神色一惊,道:“你要为车盖亭诗案翻案?”

车盖亭诗案,是苏轼‘乌台诗案’的翻版,本质是一样的:党争。

元祐初,高太后垂帘听政,变法派的宰相蔡确很快被贬出京,几经折腾流转后知安州,在安州车盖亭写下了十首七言绝句。

有人弹劾此十首诗‘内五篇皆涉讥讪,而二篇讥讪尤甚,上及君亲’、‘以太皇太后比武则天,其心难测’。

这些‘罪名’,高太后怎么能忍,司马光等趁此机会,对‘新党’进行了全面的清洗。

将蔡确,章惇,韩缜斥责为‘三奸’,通通流放,其他绝大部分‘新党’在半年也遭到了贬官,赶出朝廷,流放至岭南。

车盖亭诗案是北宋开国以来朋党之争中以文字打击政敌面最广、力度也最大的一起,受此牵连的官员近以千计!

前所未有!

蔡卞想起旧事,面色渐渐沉了下来。

他已经猜到章惇要做什么了。

章惇要为‘车盖亭诗案’翻案,那就是对太皇太后以及司马光等人的全面否定,元祐初离现在不过七年,除了老死的那几个,大部分还在。

这一反转之间,‘旧党’尽去,‘新党’复来!

但这个动静,着实太大了!

蔡卞沉吟再三,道:“关于车盖亭诗案,还是要慎重。太皇太后即便撤帘,那也是太皇太后。”

章惇目中冷色一闪,道:“你盯着朝局,其他事情我来做。那个马严要请求外调,准了吧。”

蔡卞现在领了御史台,马严这个御史中丞就显得异常尴尬,本身立场又不在赵煦这边,朝野明摆着党争再起,是个大漩涡,求去很是正常。

蔡卞看着章惇,道:“你想要推举什么人?”

章惇看着写好的奏本,合起来,转身递给蔡卞,道:“你拿去给陛下,顺便说一说借钱的事。”

内库原则上是皇家私库,从里面拿钱,朝廷向来是‘借’,要还的。

蔡卞接过来看了眼,见到了‘黄履’的名字,眉头一皱,又见章惇站起来,问道:“你去做什么?”

章惇神色平淡,道:“雨季就快到了,我出城去看看。”

蔡卞这才安心,拿起奏本,道:“我这就去见官家。”

两人一前一后,一个向南,一个向北。

向北的蔡卞走向不远处的垂拱殿。

赵煦正在批阅奏本,他越来越进入状态,也感觉到了这些奏本的繁琐复杂。通常文采斐然,长篇大论,其实就是两三句话的事,还有些奇奇怪怪的‘问候’,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

“参见官家。”蔡卞进了垂拱殿,行礼道。

赵煦放下笔,笑着道:“蔡卿家来了,来人,给蔡卿家搬个椅子。”

蔡卞已经有些了解赵煦,谢了之后谨慎坐下,神色沉吟着,道:“官家,臣来是有几件事汇禀。”

赵煦接过陈皮的茶杯,看着蔡卞,道:“给蔡卿家也倒一杯,蔡卿家,继续说。”

赵煦对三省早有想法,喝了口茶,道:“这个是必须的,等他们奏本上来,再详细讨论。”

蔡卞应着,低着头,没有看赵煦,语气看似平静实则谨慎,道:“第二,就是刚才青瓦台的事,臣担心,要有些收不住了。”

赵煦哦了一声,神色玩味,笑着道:“怎么,章相公终于忍不住了?”

蔡卞三角胡动了下,这才有所醒悟——官家似乎一直在等章惇出手。

蔡卞面上微肃,屁股动了动,越发躬身,道:“官家,党争于国于民无益,这样斗下去,没完没了,迟早会出大事,臣请官家制止双方,朝廷当以和气为贵。”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