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窟冒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魔窟冒险 (第1/3页)
    

李衡秋还是有点不敢置信,这朱浅珍转眼间,就要做千万贯的天大生意了?

朱浅珍送走了吴居厚,转头向李衡秋,道:“李掌柜,咱们去开封府做个交接?”

李衡秋哦啊一声,连忙道:“好好好。”

朱浅珍命人去取钱,三百贯,可不是小数字,一贯二十多斤,三百贯,六七千斤,得用马车拉!

李衡秋拿好地契,房契等,跟着朱浅珍去向开封府。一路上,他左右试探,但朱浅珍惜字如金,半点不肯再透露。

李衡秋没辙,心里暗自想着,得交好朱浅珍,这个人巴结上了户部侍郎吴居厚,日后有的是捞油水的机会!

两人还没到开封府,就看到人潮涌动,不知道多少人奔向大理寺。

李衡秋好奇,拉住一个人,道:“兄台,这是怎么了?”

那个人挺着急,说道:“大理寺发文了,要清理弊案。要尽速终审吕大防等人,还有那个登州阿云案。”

李衡秋哦了一声,放开他,看着一众人着急忙慌的背影,不屑的道:“这些都是朝廷的事,你们激动个什么……”

朱浅珍近来对朝局关注日益增多,听着心里想了不少,暗自摇了摇头,他只是个商人,看不懂那么多,道:“李掌柜,走吧。”

李衡秋也更在意朱浅珍,连忙笑呵呵的道:“好好好,走走。”

在朱浅珍与李衡秋进入开封府交易的时候,大理寺发了告示后,就在紧张的开会。

由于大理寺卿空缺,大理寺名义上就是由赵煦直接统管,升其中一个少卿刑恕为‘常务少卿’,负责日常事务。

此时,七个少卿全在,刑恕环顾一圈,道:“吕大防一案,人证物证确凿,之前也审过,断过,这一次,是最终定性,大家没什么问题吧?”

众少卿对视一眼,其中一个道:“邢少卿,下官一直觉得,此案既然已经审过了,最好就这样过去,否则会引来不知道多少麻烦。”

吕大防是坚定保守派,对‘新法’深恶痛绝,作为前任宰执,不说门生故吏,单说影响,现在依旧庞大。

大理寺来一个最终定性,很可能引火烧身,再次掀起‘新旧’两党的党争。

刑恕神色从容,道:“人证物证确凿,为什么要含糊?真要是有人企图翻案或者闹到朝廷,本官也无惧!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说说登州阿云案。”

众人见了,便没有多讨论,毕竟这个案子,是宫里官家定的。

提及登州阿云案,其中一个少卿语气果断,带着愤恨,道:“登州阿云案,是先帝钦定,时隔二十多年,司马光等人掌权后却突然翻案,还将人抓来杀来,着实可恶!不忠不孝!其案本身来说,也不至于判死,时隔多年,以宰执身份干预司法,也违背祖法,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这个案子都必须翻案!”

其他少卿跟着说话,大部分是赞同。他们几乎都是‘新党’,哪怕不是,这个案子在复起‘熙宁之法’大背景下,同样需要翻转。

众人讨论的,几乎都避开了‘慎刑’与‘重刑’的深层次意义,单纯从案子本身在讨论。

刑恕见着,点点头,道:“那这两个案子就这么定了,下午开堂,明天宣断。另外就是近来的一些事情,包括宁远侯等,我的想法是,流放岭南。”

“同意。”

“同意。”

一众少卿没什么意义,宁远侯作死,圣旨都拦不住,他们自然要送一程。

在大理寺忙碌着的时候,朱浅珍与李衡秋进了开封府,在一个小房间进行过户手续。

但里面的小吏,来去匆匆,许久都没能给他们办好。

李衡秋等不及了,等那小吏回来,陪着笑脸,道:“这位兄弟,今天这是怎么了?”

小吏擦着头上的汗,似乎觉得耽误这么久不好意思,低声与两人道:“正厅里,十多位县尊正在立军令状。很严苛,一旦做不到,就得被罢。”

“军令状?”

李衡秋愣了下,低声嘀咕道:“县尊立军令状,今天怎么尽出怪事……”

朱浅珍神情是有些怪异,心想:罢官吗?以前好像不怎么罢官的。

以前的大宋朝,除了不杀士大夫外,‘罢官’同样极少,罪过再大,无非是将人发配的远远的。

就好比神宗想杀的那个漕官,最终不但没杀成,连官职都没丢,只是被发配了。

现在,不止是杀官,罢官日益渐渐的变成了一种‘常规操作’。

此时的开封府正堂内,一个个县令,神色严肃,挨个的拿过他们写好的‘军令状’,依次的签字,画押。

这些‘军令状’,写着他们要完成的任务、时间以及完不成后的处罚。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任务时间表’,是开封府以及朝廷量化的考核指标。

这些县令挨个的签字画押,而后肃色的立在一旁。

韩宗道,曹政等不动如山,一副此事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坚决之色。

这些县令做完,轮到另一拨人。

这是开封府下的‘新法小组’,来自于六部三寺等,是统筹‘新法’的小机构。

曹政看着他们挨个进行无声的签字画押,说话道:“六部等将会深入开封府试点,诸位是得到器重而派来的,希望你们能齐心协力,推动‘新法’,莫要仗势自误,潜心用事为要。”

这些人都是六部精挑细选来的,都有各部背景,曹政的话是劝说,也是警告。担心这些人依仗背景,人浮于事,甚至是敷衍塞责。

这些人品佚倒是不如曹政,又要听命行事,连忙齐齐抬手道:“下官领命。”

曹政见着,低声与韩宗道道:“相公们还会过来吗?”说的是蔡卞,章惇以及苏颂。

韩宗道微微摇头,道:“他们说要来,但我估计他们脱不开身。”

曹政没有说话,暗暗凝神,盯着这些人签押军令状。

开封府内如同沙场点兵,一片肃谨气息。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