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年维特之烦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少年维特之烦恼 (第1/3页)
    

苏轼跟着站起来,道:“去我庙里吧。”

吕陶没说话,心里想着苏轼与章惇曾经是挚友,而今两人形同陌路,越发觉得官场冷血。

江南西路,附郭县。

栾祺,应冠等人已经被羁押很长时间了,朝廷一直传言会派王存来,但一直没有人来。

参议刘志倚等人勉强主持政务,但在附郭县,甚至整个江南西路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抵制!

这些人不明着反对,暗中使绊子,不配合,加上舆论汹涌,民情激愤,令刘志倚等人几乎不敢出衙门。

巡抚衙门外,被严肃戒备,刘志倚等人勉强的处理着事情。

贺轶的尸体已经装棺,家人也都赶过来,却迟迟不能运走,安葬。

大牢内。

栾祺已经听到赵煦大胜归朝,不‘全面复起新法’,近来心情十分的好。

他穿着牢服,披头散发,却趾高气昂的看着应冠等一大群人,道:“你们也听到了!当今官家英明神武,大败李夏叛逆,对于奸党也有明悟,今日不复起新法,明日就是将奸党扫除朝堂,天下朗朗之时!”

应冠等人根本不理他,当初拉他进来,不过是做炮灰,谁知到了现在,这位炮灰似乎还一点反应都没有!

‘读书读傻了!’

众人心里腹诽,没人理他。

应冠坐在角落里,不见过去的衣冠楚楚,而今很是狼狈,随着时间过去,他现在越来越担忧了。

预期的那种波澜壮阔的营救没出现,也没人来江南西路,太过安静了!

安静的令他恐惧。

同样的,江南西路,贺轶之死,一直梗在朝臣们心头,尤其是李清臣一直不肯放弃,以各种方式表态,要求朝廷尽快严查,惩处江南西路的官吏。

但不论是章惇、蔡卞,还是新晋的王存,好像都讳莫如深,不肯交底。

开封城,垂拱殿。

赵煦回来之后,定下了大政方针,有了具体方向,从政事堂到六部各寺,忙碌的一塌糊涂。

赵煦正在批阅奏本,陈皮端着厚厚一叠,足足有上百封的奏本,轻轻放到他的手边。

赵煦瞥了眼,道:“还是?”

陈皮躬着身,道:“是。全部是弹劾章相公,蔡相公,李尚书,来尚书等人的。”

赵煦摆了摆手,懒得看。

陈皮上前,端走了。

赵煦批阅完一本,放下笔,抬头看向门外,自语的道:“现在‘新旧’两党的斗争是越发激烈了,得想想办法。”

党争祸国,党争亡国,这有无数的历史教训,却又无可避免,贯穿了封建王朝。

赵煦一直谨记这个教训,只是以往还不是时机。

赵煦心里转着念头,忽然间一个黄门出来,站在门槛外,道:“官家,李尚书求见。”

“来了。”

赵煦暗自摇头,拿起茶杯道:“请。”

“是。”黄门应着,转身通传。

不多久,李清臣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人,捧着一大摞书籍。

赵煦放下茶杯,一眼看去,不等李清臣行礼,有些好奇的笑着道:“李卿家,你这是?”

李清臣面带笑容,抬手道:“官家,《神宗实录》,以及礼部的一些法典已经整修完毕,臣特意送来给官家审阅。”

“哦?”

赵煦有些意外,示意陈皮去接。

他确实意外,《神宗实录》,是对先帝的盖棺定论,原本‘旧党’已经修好了,但里面充斥着阴阳怪调,扭曲了太多事情。章惇上位后,就要求重修。

重修《神宗实录》可不是小事情,不止是对神宗的定论,还有涉及的诸多大臣,各种大事,甚至还可以说,《神宗实录》不是史书,更像是当朝的一个大政方针的宣言!

因此,针对重修,朝野的争论从未停止过。

赵煦等陈皮接过来,一眼看去,足足十多本,尤其是边上的一本,更是有十多本那么厚。

赵煦看着上面两个遒劲大字:词典。

赵煦双眼一亮,道:“词典修好了?”

李清臣笑容更多,道:“启禀官家,这是草稿。这本词典搜罗我大宋所有的字,无论多孤僻都有,并且还有各种历史演变,足足有十多万字之多。等完全修好,可能会有四十本之多。”

赵煦神色振奋,拿起来,顺手翻去。

这一页扫去,他就看到了很多字他不认识,下面有一排小字做介绍,密密麻麻。

赵煦认真翻了几页,放下后,高兴的大声道:“很好!尽快修好,明年颁布,各路,府,州县等都要有,放开给百姓借阅,抄录!”

李清臣抬着手道:“是。官家,礼部已经取了几个新年号,在左边的第一本,请官家定夺。词典,臣等建议,以年号为名。”

赵煦看了眼李清臣,顺手拿过来,掀开薄薄的本子看去,果然看到好些个大字:隆正,绍圣,嘉昌,康元等等。

赵煦稍稍沉吟,道:“你们是怎么看的?”

李清臣微躬身,道:“政事堂的建议,是绍圣。”

绍,继承,圣,指的就是先帝,神宗皇帝。意简言该,就是表明当朝是继承神宗皇帝,立志变法革新了。

这是一种直白的宣示!

赵煦心里斟酌着,放下又看向另一叠,道:“这些是那些礼法典籍?”

李清臣道:“是。礼部一直在整修,这是初步的,请官家先行审阅。”

‘有的忙了。’

赵煦有些头疼,面色不动的道:“嗯,这争取半个月将这些都看完,李卿家辛苦了。”

清楚的听出赵煦话里的送客之意,李清臣还是道:“臣请官家定夺贺轶之死一案。一直拖下去,朝野不安,地方不宁。”

赵煦右手在桌上轻轻的敲击着,余光瞥着李清臣,忽然道:“王相公昨日来见朕,说不少人举荐苏轼出任工部尚书,并表示愿意亲赴江南西路彻查贺轶一案,卿家觉得如何?”

“不可!”

李清臣猛的抬头,语气十分果断,道:“官家,王相公此举着实居心叵测!苏轼抗旨不尊,任意妄为,岂可回朝?江南西路之事,与王相公等脱不开关系,这分明是要监守自盗!臣请旨,愿往!”

赵煦只是沉吟短短片刻,道:“朕属意王相公。”

李清臣一怔,完全不明白,赵煦的态度为什么会是这样!

先是否决了‘全面复起新法’,现在似乎又有意扶持‘旧党’?

李清臣从垂拱殿出来,神情凝重。

赵煦的态度,令他有些不安。

赵煦‘不全面复起新法’的态度,其实大家很早之前就了解,但王存一个拜参知政事,一个主理‘贺轶之死’案,就显得不那么单纯,里面有更深次的政治考量了。

李清臣出了垂拱殿,惯例的来到青瓦房。

接待的裴寅给他上茶,道:“李尚书,大相公,蔡相公,王相公都在枢密院,与章相公,许尚书商讨‘军改’的事。”

李清臣不奇怪,倒是疑惑的道:“我记得,枢密院与兵部早有预案,官家回来不短时间了,应该早就定下才对,怎么这么多天了,还是在商讨?”

李清臣不是外人,裴寅瞥了眼四周,走近低声道:“说是五个人,其实是六个人,童贯也在。”

李清臣陡然想起来,去年有一段时间,童贯被赵煦派到枢密院,后来又被派出去,他差点忘了这茬。

若有所思一阵,李清臣走近,更加低声的道:“官家提了什么训示?”

童贯坐镇,自然代表的是宫里官家。以往这种事童贯是没资格参与的,现在参与了,说明‘君臣’有了‘矛盾’。

裴寅道:“官家要求参考秦汉的军制,对军制,军衔,军爵等进行彻底式改革,官家借童贯之口,一再强调,这些必须在年底之前定下,封赏功臣不能拖。章相公,郭成,折可适,种建中四人应该一同封爵。”

李清臣顿时明白,为什么‘军改’这么多天迟迟得不到确定了。官家提出的这些要求,不同于当初借着扫除‘旧党’,趁机改制,当时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章惇等人也迫切的要掌权,阴沉朝廷顶层的改革,是在一种‘不知不觉’下完成的。

‘军改’涉及到国社安稳,甚至是千秋万代,朝臣们自然不敢大意。

加上‘制衡’深入宋人骨髓,尤其是对军队的控制,前所未有,仿照秦汉式强兵,不止章惇,蔡卞,王存,章楶,许将等不敢轻易答应,放到外面,更没几个人敢同意!

这是一种‘底线’,哪怕是皇帝也不能轻易触动!

李清臣思索一阵,道:“还有其他什么事情?”

裴寅又看了眼外面,道:“这些,相信用不了多久李尚书也会知道,除了十三路军,三座大营,两支骑兵,一支火器营,官家还考虑对现有的军制进行梳理,全面推动‘军改’,争取五年内完成。同时,考虑今年或者明年对吐蕃出兵,拿回青塘等地。对了,官家还要求建水师,两支,每年投入大约五百万贯……”

李清臣顿时明白了,点点头,站起来道:“我今天怕是等不及了,大相公回来就说我来过,晚上的实话,我看看能不能去府上。”

裴寅应着,刚要送李清臣出门,忽然又似无意的低声道:“王相公在向大相公示好,很多事情都站在大相公一边,军改也是。”

李清臣眼神立变,没有说话,心里想着,晚上得与章惇好好聊聊。

裴寅送李清臣出了青瓦房,刚回来,又皱眉,他刚才忘了告诉李清臣,陈浖回来了,陈浖在辽国上京的无惧生死的壮举,已经在朝廷最高层传开了。

在李清臣出宫的时候,赵煦又批阅了一会儿奏本,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烦躁,放下笔,来到门口,静静的看着天空。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