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强高手在花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最强高手在花都 (第1/3页)
    

‘旧党’大部分旗帜鲜明,坚决反对;苏颂,韩宗道等人态度暧昧,趋于默认;在‘新党’内部,派系的痕迹越发的明显,章惇有蔡卞的配合,收拢王安石遗留下的不少变法派,但王安石不说被罢相,过世也八年之久,‘新党’早就山头林立。

相比于元丰年间的宰执蔡确,相公曾布等人,章惇得往后排,若不是赵煦生拉硬拽,章惇没有资格统领‘新党’。

现在,暂不全面复起‘新法’已经是政事堂几位相公的共识,‘新党’想要全面复起,‘旧党’不想复起,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纠葛着,最终压力还是要落到赵煦身上。

赵煦习惯性的把玩手里的折扇,打开后又合上,一个个的板直,发出啪啪啪声响。

“不能全面复起……”

不知不觉间,赵煦自语般的说出了口。

陈皮没什么反应,他对政事向来保持距离,哪怕赵煦问他也装傻充愣的混过去。

“官家,为什么不全面复起啊?”这时,胡中唯忽然咬着一个糖葫芦,含混的问道。

赵煦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又转向看了看四周,道:“‘新法’是有问题的,总结的还不够,大拆大建不适合现在的大宋。再说了,‘军改’还没有完成,怎么能急着铺那么大的摊子?”

胡中唯也就是随口一问,他与赵煦非常熟悉,偶尔问一句很正常,却不会接二连三的追问。

赵煦刚要再说话,就看到不远处一个茶楼里,一个年轻人被扔了出来。

是真的扔出来,摔倒在大街上。

“我呸,你还以为你是以前的孟公子吗?也不撒泡尿照照!”

“你们孟家,完了我告诉你!”

“还你姐姐是皇后,我就看看,这个皇后还能做多久!”

“今后离我们远一点,不要连累我们!”

“春闱就快到了,不要来坏我们的心情,滚远一点,你不配来这里!”

被扔出来的年轻人,脸色铁青,愤恨,却没有多说什么,拍了拍衣服,刚要走,忽然间目光一扫看到赵煦,先是愣了下,连忙转身好似没有看到一般,快步离去。

赵煦唔了一声,抬头看向这个茶楼,只见牌匾上写的是‘及第茶楼’。

陈皮连忙上前,低声道:“官家,这地方是那些达官贵人的子第,有把握中进士的年轻士子来的地方,一般人还进不去。”

“到处都是圈子啊……”

赵煦看着‘及第茶楼’四个字,有些感慨的说道。

在朝廷里,就是一个个圈子组成的大圈子,这些没有入仕的士子也是这般。

这圈子是无处不在,不分年龄,不分地位。

赵煦又转头看去,只见孟唐的背影一闪而逝,有些狼狈。

赵煦面上若有所思,又看向这个‘及第茶楼’,忽然一笑,道:“走,进去看看他们都说什么。”

陈皮看了眼四桌,上前低声道:“官家,还是回去吧,这里怕是不太安全。”

赵煦摆了摆手,径直向里面走。

还不等禁卫有所反应,门里跳出一个唇红齿白的十六七岁少年,拦住了赵煦,认真的打量赵煦一眼,一脸笑容的道:“这位公子,可是今年要参加春闱?来自何乡,尊府贵姓?”

赵煦一怔,道:“茶楼就是喝茶的,这还要自报家门吗?其他人不能进?”

少年人似乎觉得赵煦穿着,气度不一般,笑容不变的道:“我们这里是及第茶楼,对客人身份有些要求。客人只要说出来,就能进去。”

赵煦笑了,这个少年人也是个有眼力的人,没有狗眼看人低,笑着想了想,信口胡说的道:“我来自抚州,赵家,今年来参加春闱。”

“抚州,赵家?”

少年人皱眉,想不起抚州有什么大家族姓赵,继续微笑着道:“公子,可有认识的人?或者茶楼里有朋友?”

赵煦将折扇拿到身前,道:“刚才那个孟唐,是我小兄弟,跟着我混的。”

少年人怔了怔,目光狐疑,暗自揣度的盯着赵煦上上下下打量。

孟唐是什么人,爷爷曾是太皇太后的心腹,位列三衙都虞侯,姐姐更是皇后,什么人能让他跟着混?

并且,孟唐刚刚被扔出去,这个人也没见出头。

少年犹豫了下,继续微笑着道:“公子,茶楼里可认识什么人?”

赵煦越发觉得有趣,这个‘及第茶楼’似乎很不一般啊。

“狗眼看人低!”

就在这时,一个二十左右,长相粗壮的青年走过来,对着那少年狠狠吐了口口水。

少年人丝毫不动怒,门内冲出了四五个彪形大汉,皆是满脸横肉,一看就是练家子。

赵煦身后的便衣禁卫,迅速出现,站到了赵煦身侧,他们身后,袖子里的兵器若隐若现。

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瞥着,神色微变,目光闪动着认真起来。

他盯着及第茶楼的少年以及几个打手,冷哼一声,道:“开封城是天子脚下,你们也敢这么胡来?我朱勔今天就不走,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说着,他转头看向赵煦,道:“这位公子别怕,有什么事情,朱某给你担着!”

少年人冷笑一声,道:“你一个卖壮阳药的,充什么大个子,你信不信我给你扔进护城河里!”

这个朱姓青年脸色微变,又瞥着赵煦,梗着脖子,冷笑一声,道:“我不信!”

少年人目露异色,这朱勔平日里只是个卖壮阳药的,胆小怕事。虽然经常在及第茶楼附近出没,无非是想攀上什么人亦或者就是卖点药。

从来没有这么大胆过!

少年人又看向赵煦,这个年轻公子始终笑盈盈的,完全看不清深浅,出门还带了这么多家丁,看样子很不简单。

少年人猜不透,压着怒意,与朱勔冷声道:“今天楼上几位公子正在宴请,不宜见血,算你走运!”

说完,少年人又换了副面孔,笑着与赵煦道:“这位公子,如果没有引荐,您不太方便上去。”

赵煦对这个及第茶楼很好奇,很想进去坐坐。

“听说了吗?今年春闱,可能是苏学士为主考官。”

“是东坡先生吗?要是他,倒是真的好啊……”

“是啊,他为人向来公正,若是他为主考,倒是能摒弃门户之见……”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