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吞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吞咽 (第1/3页)
    

李婶就是普通妇人,是随着公公从军,一家落在庆州,哪里见过皇帝,跟别说给皇帝做饭了,心里别提多激动。

她很想多和赵煦说几句话,传说中的皇帝,都是高高在上,不能直视的,眼前的官家,温和有礼,毫无架子,令她心里欣喜莫名。

不过,余光看到章楶上来,她慌忙笨拙的行礼,快步下去了。

章相公治军严厉,她不怕赵煦,可是怕章楶。

章楶没有在意李婶,见赵煦吃着羊腿,抬手行礼,而后道:“官家,夏军龟缩在西平府,各处援军聚集,西平府以及兴庆府,怕是能有十万人了,其他各处也有零星的反扑……”

赵煦嚼着肉,转头看向兴庆府方向,道:“意料之中。将他们堵在灵州,巩固我们占领的城池,时间,在我们这一边。”

西夏的兵力遭到重击,哪怕再筹集十万人,也不能再复以往的攻势。时间越久,就越能让大宋站稳脚跟!

章楶道:“是,臣也这么想的,各处都来了信,现在就是要稳一点。另外,听说灵州那边有些冲突,梁太后对辽国使臣很不满。”

赵煦笑了一声,道:“不作死就不会死,让他们作吧。对了,萧天成要到了?”

章楶神色微肃,稍稍沉吟,道:“是。官家,之前打算与辽国结盟,现在怕是不成了。”

赵煦失笑的摇头,在章楶有些诧异中,心里斟酌着,点拨般的说道:“朕就没想过与他们结盟。从眼前的形势来看,辽国国内的叛乱已经十分严重,辽国能不能撑住还两说。相比于垂垂老朽的辽国,要警惕新崛起的势力。”

章楶一怔,对赵煦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赵煦也知道,现在说的有点早,又吃了口肉,道:“先不说这个。辽国那边,朕来谈,计划不变。”

章楶知道赵煦心里有谋划,见赵煦不说,便也不追问,道:“臣请官家坐镇庆州,臣去走一遭。”

赵煦心里轻叹,这身份在这里,令他束手束脚,根本不能向前走太多。

章楶第二天就出城了,第一站就是平夏城。

而此时,灵州城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西平府又叫灵州,原本就在戒备宋军,一直戒严,日夜不敢松懈,但敏锐的人,还是察觉到了另一种紧张夹杂其中。

西平府,府衙后。

一群人聚集在梁太后的床前,看着梁太后躺在那,脸色苍白扭曲,嘴唇发紫,双眼怒睁,嘴角,鼻孔出着血。

床边,李乾顺,嵬名阿山以及四五个重臣,此刻目瞪口呆,神情惊愕,一句话说不出口。

不远处的宫女,内监跪了一地。

一个太医模样的,战战兢兢的从地上跪着转过身,颤声道:“陛陛下,娘娘是中毒……”

李乾顺气息急促,双眼怒睁,喝道:“中的什么毒?刚才母后吃了什么,什么人来过?”

他话音一落,一个太监趴在地上,身体剧烈打颤的说道:“娘娘,吃了一碗羹,刚才,刚才,辽使来过……”

所有人神色大变,相互对视,不敢说话,都看向李乾顺。

嵬名阿山没有说话,紧拧着眉头。

梁太后突然死了,令他很意外,但这里面又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辽使来过,是辽使毒死梁太后?

这说不过去啊!

但是,这西平府,谁敢对梁太后出手,谁又有这个能力?

嵬名阿山目光在这临时寝宫里搜寻,盯着一个个的侧脸,但是当看到李乾顺背影的时候,他猛的双眼一睁,又飞速低头,狠狠咬牙。

‘应该……不可能吧……’

嵬名阿山心里冰冷。

“嵬名阿山!”

突然间,一道大喝在嵬名阿山耳边炸响。

嵬名阿山一惊,抬头看去,就看到李乾顺双眸冷静,神色威压霸道的盯着他。

嵬名阿山心里恐惧,见着李乾顺的目光,极力保持着镇定,连忙抬手道:“臣在。”

李乾顺只当嵬名阿山是慌乱,背着手,俯视着他,道:“母后突然遭难,宋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现在,朕问你,该如何是好?”

嵬名阿山脸角抽搐了下,不管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问题,梁太后一死,所有的权力,就都在李乾顺手上了!

嵬名阿山心头震惊,来不及多想,当即就单膝跪地,沉声道:“陛下,此事还需秘而不宣。”

嵬名阿山确实没办法多想太多,只是顺着李乾顺的话回答,再多,他一时间也来不及多想。

除了嵬名阿山,在场的还有李乾顺的三个心腹。

三人对视一眼,脸上的惊恐迅速退去,看了眼已经死透的梁太后,其中一个上前一步,沉声道:“陛下,当前有两个急务,第一,控制消息,确保西平府稳定,待陛下回京再公开娘娘‘病逝’的消息。其二,立刻与宋人和谈,立马回京!”

这个人说的很有重点,思绪很清晰。

其他人跟着一脸肃色点头,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西平府不能乱,否则宋人得到消息,他们大夏就真的亡国了!

李乾顺盯着跪在地上的嵬名阿山,语气无喜无悲,道:“嵬名卿家,你怎么看?”

嵬名阿山头皮发麻,暗暗咬牙,迫使他自己能冷静下来,眼神一阵闪烁后,道:“臣谨遵圣命!”

李乾顺面色稍缓,道:“察哥,你与嵬名卿家共同署理西平府军政。嵬名安惠,你带令箭即刻回京,整顿都城军务。李至忠,你前往宋营,与他们和谈,务必稳住他们!”

三人听着大喜,道:“臣谨遵旨意!”

三人这是飞黄腾达了,哪里能不高兴,急匆匆离去。

嵬名阿山跪在地上,没有说话,那察哥要分他的军权,他是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他隐约听到,帘子后,有脚步声,有丝丝缕缕的刀芒!

李乾顺安排了这些,心里才顺畅许多,回头看了眼死在床上,好似死不瞑目的梁太后,忽然上前,将嵬名阿山扶起来,焦急又惶恐的道:“卿家,你说,辽使毒死了母后,这可如何是好?”

嵬名阿山没有纠结这梁太后到底是怎么死的,顺着李乾顺的话,故作惊慌的道:“陛下,现在万万不能得罪辽使,我们还需辽使斡旋,切不可开罪辽国……还是,先忍一忍吧。”

李乾顺听着他的话,一脸悲痛,恨声道:“宋辽皆欺我大夏,朕这个皇帝,真的是还不如死了……”

嵬名阿山一把拉住李乾顺,急声道:“陛下,至此国之存亡关头,陛下切不可做此念,万千干系系于您一身啊……”

李乾顺神情动了动,深吸一口气,道:“还是卿家忠贞体国,朕明白了。即刻起,朕接管行营,任何人没有朕的允许,不能出入母后寝宫!”

表面上是隐藏梁太后死的消息,实则还是为了控制嵬名阿山,掌握权力。

嵬名阿山失去了一半军权,现在又失去了对西平府府衙的掌握,真的就是从掌握西夏命运的实权人物变成了任人宰割。

一瞬间,又被打了回去!

嵬名阿山暗暗秉着一口气,没有半点犹豫的道:“臣领旨!”

李乾顺见嵬名阿山没有一丝的反抗与异议,对他是彻底放心了,道:“卿家去吧,朕还要与辽使再商谈。”

除了瞒住梁太后死去的消息,李乾顺要做的另一件事,就是尽快与宋国和谈,早日回京,彻底坐稳皇位!

“臣告退。”嵬名阿山再次行礼,转身出去。

这一次,他们没有再去看床上的梁太后,快步离去。

李乾顺与赵煦年岁差不多,他看着嵬名阿山的背影,俊逸的脸上,出现了一种难以抑制,惊喜,狂喜的扭曲、光辉之色!

“大夏,终究是朕的!”李乾顺抑制着声音,低低的吼叫着说道。

嵬名阿山出了后院,脑门上是一脸的冷汗,顾不得其他,径直返回他的临时院子。

他一后堂,就冷声道:“叫忠佑来,其他人都出去,不准靠近!”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慌忙退了出去。

不多久,一个武将急匆匆进来,顾不得其他就道:“主君,怎么回事?我看府衙都换人了,而且军队也有调动,我们很多人被赶了回来,城中好像有什么变化……”

嵬名阿山黑着脸,道:“关门。”

嵬名忠佑当即觉得有事情,连忙关门,紧张又忐忑的走近。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