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李华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李华月 (第1/3页)
    

章惇看着蔡卞,摇了摇头,道:“这些不够。”

蔡卞沉着脸,道:“刚才陈大官说的明白,政务与法司是分开的,我们能指挥行贿,但不能干涉大理寺。”

章惇远远就看到来之邵,黄履等人匆匆而来,转身进去。

蔡卞追着道:“我们现在四面受敌,新法举步维艰,应当安抚,拉拢一些人,不宜过度刺激他们……章子厚,你还想不想明年全面复起新法了!”

青瓦房里的文吏听到蔡相公陡然大声,纷纷抬头看过来。

“等着瞧。”章惇只回了这一句。

蔡卞哪里肯放过,他也生气,但他知道分寸,得失,懂得忍耐。

青瓦房的文吏快速低头做事,不敢多观瞧。

不多久,刑部尚书来之邵,御史台御史中丞黄履,户部尚书梁焘都来了。

他们看到的是全身伤痕累累,敷药之后,更是奄奄一息的裴寅!

来之邵与黄履对视一眼,两人皆是神情凝重,满面肃色。

裴寅当街被打成这样,他们来人的责任怎么也逃不过!

梁焘面色不动,眼神却警惕。

这裴寅是章惇的亲信,带在身边多年,被打成这样,向来脾气爆裂的章惇,此刻居然无声无息?

叫来来之邵,黄履可以理解,他这个户部尚书来做什么?

不管如何,三人例行的对裴寅安抚几句,转身来到章惇,蔡卞的开放式值房。

“下官见过章相公,蔡相公。”来之邵三人抬手见礼。

蔡卞没说话,看向章惇。

章惇手里拿着笔,正在写东西,随口的道:“裴寅被打,是因为户部削减俸禄的消息走漏了。”

梁焘原本就警惕,当即接话道:“回章相公,此事一直在部议,涉及人事太多,根本无法隐藏。”

章惇边写边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户部出一个公告,大意全国国灾情严重,夏人又复来,国库透支严重,下个月朝廷所有官吏的俸禄还在筹措中,请所有人都耐心等一等。”

蔡卞顿时面露异色,章惇这样的‘软话’还是第一次听到。

梁焘不解,道:“不知,章相公这是何意?”

章惇笔头不停,道:“后天,再发公告,就说户部向皇家票号借钱,开封府所有官吏,勋贵公卿的俸禄照发,其余的粮米油面等日后暂缓。我说的够清楚了吗?”

梁焘怔了怔,连忙抬手道:“下官明白了。”

这样,不止完成了官家用皇家票号交子发俸禄的计划,还将粮米油面布匹炭等‘福利’全数‘暂缓’了。

这‘暂缓’,其实就是永久取消了。

同时,还安抚了朝野官吏对削减俸禄的疑虑与反弹!

一举三得!

‘原来解铃还须系铃人是这个意思……’

蔡卞心底自语,暗自诧异,章惇居然会转弯了。

那,裴寅被打的事呢?

蔡卞看着章惇,神情凝肃。

盛怒之下的章惇会转弯了,才更可怕!

料理这件事的源头,章惇看向刑部尚书来之邵,道:“开封城,是汴京,是天下首善之区,是天子脚下,你是刑部尚书,执掌巡检司,来之邵,我要听你的解释。”

来之邵心知章惇愤怒,此刻也是怒恨交加满脸,沉声道:“相公,下官这就亲自去拿人,一定给裴舍人一个交代!”

章惇双眸锐利,道:“不是给裴寅一个交代,是给天下人一个交代!裴寅是朝廷命官,当街被围堵,差点被生生打死,日后当官的岂不是要人人自危?还有人敢为朝廷做事,敢秉直而行,不畏人言吗?”

蔡卞神情凝重,没有插话。

章惇明摆着要借机做些什么。

来之邵听出了言外之意,心里飞转,立刻抬手道:“相公,刑部一直在清扫开封城的大小地痞流氓,豪横恶霸。裴舍人这件事,暴露出了刑部流于表面,没有深入。即日起,下官亲自挂帅,在开封府,不,在全国,督促巡检司以及刑部所属,令地方配合,严厉打击一切不法之徒!”

章惇道:“不止是这些人,还要深挖他们背后的保护伞,从严从重从快,我会奏请官家,加速大理寺在地方的建设,再督各路巡抚亲自上阵,势必要还我大宋一个朗朗乾坤!”

蔡卞眼神动了下,暗自佩服。

他倒是没想到,章惇会借着这个由头,增加刚刚上任的十几个巡抚的权威与实权。

并且,还能弹压地方对‘新法’的反抗力量!

到了这个高度,似乎为裴寅‘报仇’就没那么重要了。

来之邵越发明白章惇的意思,沉色道:“是。下官亲自出京,督促各路,命各路巡抚,各府知府,各县知县亲自挂帅,并加入年终考核,但有发生恶劣事件,一律罢黜,绝无宽宥!”

“我会奏请官家,给巡检司增派编制,必要的时候,还会给各路巡抚配置一定的兵力,由各路,各府,各县维持日常的秩序,”

章惇的语气依旧平静,道:“你不要一个人下去,我会让兵部许尚书与你一起。”

来之邵这才明白,章惇的棋盘比他想的要大!

来之邵余光瞥了眼蔡卞,稍稍迟疑就道:“相公,有句话,下官一直想问,明年,真的要全面复起新法?”

蔡卞陡然坐直了一点,目光在来之邵,章惇之间来回。

‘全面复起新法’,章惇,蔡卞等一直挂在口头上,也一直朝这个方向准备。

在‘新党’最高层以及中下层都十分期盼,但在中高层一些人想法中却并不是。

熙宁、元丰年间变法的挫败,令他们不止对他们的信心造成了打击,也对‘新法’的实施方面有更多的想法。

不少人认为,全面复起太过急切,‘新法’的内容细则需要更多,细致的认真检讨,还有就是,他们对‘新法’引出的乱象有所顾忌,担心重演旧事。

‘全面复起新法’最重要、最关键的人物,自然是即将担任宰执的章惇。

来之邵是刑部尚书,在朝廷的高层,是章惇左膀右臂,他的态度同样重要。

章惇从来之邵的语气中听出来了,审视他片刻,看向御史台御史中丞黄履,道:“你呢?”

黄履是亲眼看着这半年来的变化,固然他们朝廷改制,集权到前所未有,但他们引起的风波以及反抗力量同样前所未有的强大。

他沉默了一会儿,道:“相公,下官认为,如果要推行开封府式的‘方田均税法’,下官担心……未必能撑得住。”

一个开封府已经让朝廷焦头烂额,苏颂,韩宗道等的离去,无不有其中的关系。

章惇同样的看了他一会儿,转向蔡卞,道:“你也是这样想的?”

蔡卞没有掩饰,道:“我希望可以慢一点,明年,可以在北方两三路继续推行,但不是全国。”

章惇眉宇间透着严厉之色,看向来之邵,梁焘,黄履三人,冷声道:“你们可以走了。”

黄履,来之邵都是章惇的人,也是他推举上来的,眼见章惇发怒,这里又不是解释的地方,只好抬手告退。

梁焘心有戚戚,跟着离开。

开放式的值房内,只有章惇与蔡卞两人。

章惇目光炯炯的盯着蔡卞,直言不讳的道:“明年要争取全面复起新法,你能不能在官家面前支持我?”

想要赵煦同意全面复起‘新法’,绝不是章惇一两句话的事。

事关国体,兹事体大!

蔡卞心里同样清楚,这般大事,哪怕是宫里那位官家心里怕也是斟酌了不知道多少次,至今不松一丝口风,显然觉得明年不是合适的时机。

蔡卞沉吟着,良久极力以一种心平气和的语气说道:“你提过不止一次,官家屡次不接话,态度不言而喻。这不是对那些反对派的妥协退让,确实有些急了。”

章惇神情不变,道:“如果我再提,你会不会支持我?”

蔡卞见章惇这般坚持,眉头皱了又皱,再次沉吟一阵,道:“不会。”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