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蝴蝶香奈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蝴蝶香奈惠 (第1/3页)
    

“启禀官家,苏相公,章相公,蔡相公,韩相公,李尚书,沈祭酒求见。”门口一个黄门慢慢走过来,躬身说道。

赵煦瞬间就想起了科举的事,合上手里的报告,笑着道:“请他们进来。陈皮,看茶。”

陈皮应着,转身之际,就看到苏颂,章惇等四位相公进来,外加李清臣与沈括。

陈皮这边刚转身进侧门,忽然间一个小吏,急匆匆跑到他耳边,低声道:“大官,宫外忽然出现谣言,说什么:‘天时不至,圣主强生;大事不究,盛世厄成’,又说什么‘元祐不佑,佣时难用;圣道崎岖,天地有时’……”

他说着,将一张纸递给陈皮。

陈皮读书不多,听得稀里糊涂,接过来看去,登时脸色骤变。

第一句话,他能理解字面意思,还不太懂。但后面‘佣’与‘元祐’他是知道的,元祐是年号,这‘佣’,是官家的原名!

也就是说,赵煦原名赵佣!

这样一看,这两则谣言就十分诛心了!

陈皮面色阴沉,不见往日的恭谨从容,近前一步,冷着声低喝道:“什么人传的?皇城司还是擎天卫送来的?”

黄门吓了一跳,连忙低声道:“是擎天卫。”

陈皮又看向这张纸,一脸难看,推开他,低喝道:“传话给皇城司,让他们好好查,暂时不要妄动,等官家旨意。”

“是。”黄门应着。

陈皮深吸一口气,慢慢恢复表情,招呼宫女,让她给已经坐下的几位相公等上茶。

苏颂,章惇等人早就习惯,只是微微躬身。

赵煦瞥了眼陈皮,就转向苏颂,章惇笑着道:“看几位卿家的神色,这次科举,是有不少人才了?”

苏颂作为宰相,当即就微笑道:“官家说的是,臣等看中了几人,对于一甲,想来不会有什么意外了。”

“哦?”

赵煦面露喜色的笑了一声,苏颂这般笃定,说明这三人确实出众,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苏颂道:“渝州人赵谂,臣很看好。行文端正有锐气,字里行间方正圆润,是可造之材。”

“渝州……”

赵煦轻轻点头,有些印象,渝州原本是僚人的地方,后来其首领率众归降大宋。神宗皇帝一高兴,还赐了他们国姓‘赵’。

陈皮见着,趁机将那张纸悄悄递给赵煦。

赵煦低头瞥了眼,顿时挑了挑眉。

陈皮看着都脸色骤变,何况是赵煦了。

赵煦余光看了他一眼,神色不动,笑着看向苏颂等人,道:“对于人才的培养,是要上心,诸位卿家能有这般默契,朕很欣慰。”

陈皮的动作都在殿中几人的眼里,他们倒是没有提这个,苏颂一只手握着拐,笑呵呵的道:“官家既然没意见,那臣等就这么分了。”

‘分’这个词,其实不太好,但用在这里,反而特别好。

赵煦笑容越多,道:“那可不行,等殿试的时候,朕要是看到喜欢的,诸位卿家可别怪朕横刀夺爱啊。”

众人听着‘横刀夺爱’这个词,也纷纷笑了起来。

垂拱殿的气氛,是前所未有的好,少了几分谨肃。

李清臣适时抬手,道:“官家,臣等是这样的想的,今科三甲总共一百五十三人,三甲前五十入宫参加殿试,请官家垂训。”

赵煦想了下接下来的事情,明天接见开封府诸多推进‘方田均税法’的有力的功臣,后天还得与枢密院,兵部谈北方各路‘军改’,大后天得去城外视察新兵招募,再然后就是西夏的使臣可能要到了,还得开会总结近来的变法诸多事项……

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内,赵煦会非常的忙,并且朝廷的朝臣未必还都能在京,仔细斟酌片刻,赵煦道:“殿试,暂定在三月初五,国之取士是大事,诸位卿家尽量腾出时间来。”

众人抬手应下,开封府忙,他们更忙。

等了会儿,章惇说道:“陛下,趁着这个时间,臣想再次下去看看。”

赵煦一怔,旋即会意。

章惇的趁机,不止是会试之后的间隙,还有开封府那些知县离了驻地,不能再有所遮掩,章惇是要再看清楚一点。

赵煦轻轻点头,想起上次的见闻,笑着道:“卿家想看,那就多看看。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诸位卿家,抽个空,多去走走。”

众人忽然一怔,似讶异的看着赵煦,表情有些怪异。

赵煦被他们齐刷刷看的一愣,他的话有什么问题吗?

苏颂快速收敛表情,暗暗咀嚼着‘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两句,心头诧异。

章惇,蔡卞,李清臣等人多半如此,但又都是宦海老人,表面功夫十分了得,瞬间就恢复了平静。

他们之所以震惊,是因为,他们都知道,眼前这位年轻的官家,早年并不受重视,登基之后又因为高太后的压制,就读了些圣贤文章,别说经义了,就是诗词歌赋也并不擅长。

随口而出的两句,词句简练,富有含义,没有一定功底,是做不出来的。

苏颂躬身,道:“官家说的是,臣等领会。”

章惇没有说话,心里想起了之前与赵煦的关于‘德’的谈话,双眸微微闪动。

他看着赵煦——位‘文采出众,德行深厚’的当今大宋官家!

赵煦摸了摸脸,又看向陈皮。

陈皮微微摇头,示意脸上没有东西。

赵煦没想明白这些人怎么就突然惊讶了,没有计较,道:“这个暂且放一边。近来因为‘新法’的推行,熙宁年间的故事又在上演,构陷,污蔑,攻讦,抹黑等手段层出不穷,诸位卿家深受其害,说一说,有什么办法解决。”

在座的除了苏颂,韩宗道都是‘新党’,当然,在不少人眼里,苏颂,韩宗道是叛变‘旧党’的‘新党’,是十恶不赦的奸佞,没少弹劾。

苏颂左手用力握了握拐,道:“官家,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此事不能硬来,一旦时间过去,天下人自会明白。”

“熙宁到现在近二十年,王相公可有人明白?”章惇淡淡接话,即便语气平静,也透着浓浓的不善。

章惇是笃信变法之人,将王安石视作前贤,对将王安石赶下台的‘旧党’深怀怨愤。

苏颂面色如常,道:“司马君实在位时曾说,王相公深于大义,毁之过甚。”

司马光确实说过这样的话,纵然与王安石敌对了十多年,上位之后忙着废除‘新法’,忙里偷闲的还为王安石辩解了两句。

章惇看向苏颂,道:“苏相公记得清楚,不知道宫外还有谁记得?漫天的谣言,可有半点清白?‘过甚’一次,用的真好。”

章惇的语气还是很平静,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

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在垂拱殿内快速酝酿。

蔡卞最担心这两人争吵,继而演变成‘新旧’两党的争斗,这会从政事堂蔓延到六部,继而整个朝野内外!

那种局面不可想象!

蔡卞劝不住两人,唯有看向赵煦。

赵煦其实很喜欢,也很想看他们吵一吵,他觉得十分有趣。

虽然心里想,本着大局却又不能,赵煦轻咳一声,道:“说远了。”

苏颂,章惇刚刚起的锋芒迅速被压下去,苏颂沉思片刻,道:“官家,口出于心,人心最是难测,这些,阻止不了。”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