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败战神杨辰(完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不败战神杨辰(完整) (第1/3页)
    

苏颂躬身,道:“官家说的是,臣等领会。”

章惇没有说话,心里想起了之前与赵煦的关于‘德’的谈话,双眸微微闪动。

他看着赵煦——位‘文采出众,德行深厚’的当今大宋官家!

赵煦摸了摸脸,又看向陈皮。

陈皮微微摇头,示意脸上没有东西。

赵煦没想明白这些人怎么就突然惊讶了,没有计较,道:“这个暂且放一边。近来因为‘新法’的推行,熙宁年间的故事又在上演,构陷,污蔑,攻讦,抹黑等手段层出不穷,诸位卿家深受其害,说一说,有什么办法解决。”

在座的除了苏颂,韩宗道都是‘新党’,当然,在不少人眼里,苏颂,韩宗道是叛变‘旧党’的‘新党’,是十恶不赦的奸佞,没少弹劾。

苏颂左手用力握了握拐,道:“官家,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此事不能硬来,一旦时间过去,天下人自会明白。”

“熙宁到现在近二十年,王相公可有人明白?”章惇淡淡接话,即便语气平静,也透着浓浓的不善。

章惇是笃信变法之人,将王安石视作前贤,对将王安石赶下台的‘旧党’深怀怨愤。

苏颂面色如常,道:“司马君实在位时曾说,王相公深于大义,毁之过甚。”

司马光确实说过这样的话,纵然与王安石敌对了十多年,上位之后忙着废除‘新法’,忙里偷闲的还为王安石辩解了两句。

章惇看向苏颂,道:“苏相公记得清楚,不知道宫外还有谁记得?漫天的谣言,可有半点清白?‘过甚’一次,用的真好。”

章惇的语气还是很平静,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

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在垂拱殿内快速酝酿。

蔡卞最担心这两人争吵,继而演变成‘新旧’两党的争斗,这会从政事堂蔓延到六部,继而整个朝野内外!

那种局面不可想象!

蔡卞劝不住两人,唯有看向赵煦。

赵煦其实很喜欢,也很想看他们吵一吵,他觉得十分有趣。

虽然心里想,本着大局却又不能,赵煦轻咳一声,道:“说远了。”

苏颂,章惇刚刚起的锋芒迅速被压下去,苏颂沉思片刻,道:“官家,口出于心,人心最是难测,这些,阻止不了。”

赵煦深以为然的点头,还是道:“不能阻止,那就一定要尽可能的减少。”

章惇直接道:“官家,以谣言恶意中伤,无非是阴险又无能的小人所为,朝廷里不需要这样的东西。”

赵煦同样深以为然的点头,道:“既然不能完全阻止他们的嘴,就不能让他们获取更多的权力,以造成更大的破坏。”

蔡卞接话,道:“官家,吏部的考铨法不足以应对这些事情,还得御史台来监察。”

赵煦再次深以为然的点头,道:“朝廷的架构是平衡的,基本没有问题,关键在于用事之人的心思。”

苏颂,韩宗道不说话了,章惇将话题引到‘吏治’上,他们开口,多半会送给章惇口实。

章惇瞥了眼李清臣,道:“礼法也很重要。”

赵煦深以为然,但不想点头了,脖子疼,他又看了眼陈皮递过来的纸条。

‘元祐不佑,佣时难用;圣道崎岖,天地有时……这是说上天不保佑我,最终还是会失败,他们的路不平坦,终归会等来机会吗?’

继而,赵煦又看到了开封府送来的那份变法进度报告,心里忽然若有所动。

‘德’这东西无非是收买人心,我有权有势有钱,收买人心还不容易?

赵煦心里瞬间涌现了许多想法,脸上不禁露出笑意来。

殿中一群大人物见赵煦不说话,又独自怪笑,不由得相互对视一眼。

赵煦飞速收敛表情,抬头看向众人,道:“应对谣言,要有一套整体的手段,要防微杜渐,扼杀于将起;也要有霹雳手段,震慑宵小。”

章惇果断接话,道:“是。臣会召集吏部,刑部,御史台,做出一个完整预案,上呈陛下御览。”

赵煦嗯了一声,突然说道:“对了,明天接见开封府的官吏,再多加一些人,百姓!对支持朝廷‘新法’突出表现的百姓,朕也要见,你们选十个二十。”

章惇心里忽然一动,明白赵煦的意思,当即道:“是臣等考虑不周,这就让开封府去办。”

韩宗道终于有说话的机会了,连忙说道:“官家,此事交给开封府,一定做得妥当。”

赵煦看向他,这位参知政事兼开封府知府,沉吟片刻,道:“不得弄虚作假,一定要真实,如果时间不宽裕,朕可以再等。”

苏颂默默无声,他知道,官家对他们一直有所警惕,这么直白说出来,还是第一次。

‘看来,我真的该走了。’苏颂心里轻叹。

韩宗道站起来,抬手沉声道:“臣领旨。”

赵煦微微点头,话题一转,道:“朕听说开封府各县大理寺的事情了,有报上来说,一个大理寺被冲击,被打死了一个官吏?”

三天前,中牟县的县级大理寺开始审第一个案子,是一个‘土地纠纷’,这个案子经年复杂,县级大理寺艰难审理,刚刚宣判,就遭到了数十人的冲击,尽管中牟县有所准备,还是没能控制住,不少人被打伤,有一个更是被踩踏而死。

章惇神色额陡然严肃三分,站起来,道:“陛下,暴徒乖戾嚣张,冲击衙门,杀害朝廷命官,着实胆大妄为,不可姑息!臣认为须重惩,已严令中牟县严厉处置,作为标杆,震慑暴徒!”

‘暴徒’二字,就将这件事定性了。

苏颂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赵煦注意到了苏颂的表情,神色肃然,道:“需要皇城司介入吗?”

韩宗道,苏颂神色立变。

皇城司介入,那就等同于谋反,想要小事化了都不可能。

好在,章惇也没有这么想,道:“陛下,中牟县有能力处置,其他各县也应当有能力处置类似事件。”

赵煦明白不了,章惇这是有意锤炼各县,同时悄悄在给他们放权。

“好。”赵煦道。

苏颂,韩宗道心里顿松,他们不希望事态扩大,最好就地解决,不要闹到朝廷。闹到朝廷,那就意味着天下皆知,再次掀起朝野波澜了。

赵煦与这些重臣说事的时候,皇城司接到陈皮传话,迅速调查,不多久就抓回了三个人,关入了皇城司大牢。

三个人被绑在刑架上,皇城司的刑官一鞭子一鞭子的抽下去,怒喝道:“说不说!说不说!”

被绑着的三个人,他们满脸痛苦,叫苦不迭。

“真的不是我传的,我就是个开茶楼的,客人来去,我真的不认识啊……”

“是啊,我就是在旁边听了,传了一嘴,其他的真不知道啊……”

“我也是,我是在路上听到的,就是与朋友说了几句,冤枉啊……”

三个人矢口否认,一点有用的都没有。

蔡攸阴沉着脸,眼神里尽是杀意。

自从他老爹蔡京被他出卖后,他就越发小心翼翼,事事为赵煦考虑,不敢有一丝差错。

现在,大街上传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谣言,还是宫里传给他的,他如何能不心惊!

他前面的副指挥似乎能体会蔡攸此刻的惊怒,手里拿着血鞭,冷声道:“开茶楼的,做的都是熟客生意,你会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有你,在边上听,就敢乱传,这是死罪!呵呵,在路上听到的,你还真会听!给我打,往死里打!”

刑官当即挥动鞭子,三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三人不肯招,副指挥转向蔡攸,道:“指挥,这三人是能查到的源头了。”

蔡攸双眼血丝充斥,声音阴冷的道:“给他们用大刑,还有,将他们家里人都抓来,一个个砍,我看他们能多铁心!”

那惨叫的三人脸色大变,那‘路人’急声道:“不要抓我家人,我说我说……”

这个人一开口,那‘客栈’的抢先开口,道:“是有人给我一贯钱,让我传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我知道,我知道……”

那‘客人’道:“是一个道士!是一个道士!穿的很干净,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我那是一个年轻人,十分年轻,有点嚣张!”‘路人’抢着说道:“我给我了两百文,我全拿出来,求你放过我家人……”

副指挥神色冷屑的盯着三人一阵,转向蔡攸道:“指挥,这三人的话多半不真,那么点钱就敢传这样的谣言,明显不怕死,一提家人居然全招了!”

蔡攸同样不信,神情阴鹜,道:“用大刑,我要他们小时候尿过几次床,昨夜跟女人做了几下我都要知道!”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