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林奇最强圣医免费阅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林奇最强圣医免费阅读 (第1/3页)
    

他现在有些恍惚,实在是分辨不清楚。这些乱七八糟,此起彼伏没有断过的事情,到底是‘新法’引出来的,还是本身就存在?

他们的极力渴求的‘清平盛世’,真的是被戳破后的,现在的这副模样吗?

‘新党’到底是对是错?

苏颂老脸惯常的沉默,心里则有些茫然。

自从官家亲政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些事情,他们原本都以为是‘新法’引出来的,是‘新法’祸国殃民的证据!

可是越来越多的事实显示,似乎他们一直心心念念的清平盛世,只是个假象!

苏颂默然,或许是即将离开,反而能更冷静,清晰的看清楚一些事情。

好一阵子,苏颂抬头,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童贯,道:“官家……可留有什么话给我?”

童贯一直躬着身,神色一直笑呵呵的,保持着对当朝宰执的恭敬,道:“官家有一句话给苏相公:自古盛世,首推汉唐,于文治武功,旷古绝今。盛世,是打出来的,不是困守自怜。”

苏颂神情不动,没有说话。

元祐初,高太后以及司马光等人,割让夏人四寨,以求夏人退兵。

而后的七年,宋朝几乎困于自守,再无神宗时候的锐意进取。

苏颂今天的感慨有些多,暗自摇了摇头,甩开复杂的情绪,目光落在身前的盒子上。

赵煦刚才那句话,像是临别赠言,没有多大意义,童贯带着盒子来的这一趟,才是重点。

不多久,苏颂就会意过来了。

苏颂轻轻点头,叹了口气,道:“回去回禀官家,就说我知道了。”

‘你知道,我不知道啊!’

童贯面上笑呵呵,心里一肚子疑惑。

这些大人物,惯常打哑语,云山雾绕,不到那个层次,根本不懂!

童贯没有追问,抬手道:“小人告辞。”

苏颂双手按在盒子上,又摇了摇头,道:“罢了,是对是错,我终究是看不到了。”

他七十多了,没几年好活,‘新法’的最终会怎么样,他可能等不到。

苏颂默然好一阵子,抬头看向宫里方向。

他知道,高太后近来病重不起,昏睡两天了。

这仿佛预示了‘旧党’的末路。

苏颂又默默好一阵子,脑海里回想了很多事情,从他入仕的英宗朝,而后是仁宗,神宗,再到如今的元祐。

他历经四朝,当真宦海沉浮,有无数起伏波澜。

“罢了,就再收拾最后一次残局吧。”

苏颂双手按在那盒子上,缓缓起身。

这个盒子里,看似是赵谂,实则赵谂只是个士子,即便生拉硬扯到他头上,官家也没必要送到他这里来。

归根结底,还是眼前朝廷遇到的最大的麻烦——曾布。

苏颂拿过拐,出了门,道:“备车,去御史台。”

朝廷里,蔡卞,章惇要对‘新党’进行甄别,顺手要送走他这个最后的障碍。

这个盒子,其实就是告诉苏颂-——这些事情,由他来收尾。

忙碌的管家快步走过来,道:“主君,去御史台做什么?”

“无需多问。”苏颂淡淡说道,拄着拐,向着大门走去。

管家连忙应着,去备马车。苏家一片忙乱,也没人关注太多。

苏颂坐在马车上,心里很平静。

除了感慨,再无多余的情绪。

没有伤春悲秋,没有兔死狐悲,更没有凄凉落寞,也没有不甘心。

所谓的‘七十不逾矩’,在他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御史台。

黄履已经开完会,对曾布的处置已经出炉。

曾布的‘罪名’其实很容易,他擅离职守,无诏入京,在京中游走,纵横交错的结党营私,哪一条都可以送他回乡养老,顾忌的无非是他的身份以及可能形成的后果。

御史台对百官有监察的权力,处置权却只有五品以下,因此,黄履汇总好案卷,也不管曾布认不认,就准备走程序,上报政事堂了。

曾布现在的官职,只是‘知江宁府’,原则上是不需要赵煦批复的,但凡政事堂批准,御史台就能将曾布夺职罢官,遣送回乡。

就在黄履催着内部走程序的时候,主事来到他的值房,有些惊疑的道:“中丞,苏相公来了。”

黄履正在埋头写着什么,听着猛的抬头,道:“他来做什么?”

‘新党’对‘旧党’普遍怀有怨愤,警惕;‘新党’对‘旧党’的攻讦从未停止过。

去年章惇等还试图清算高太后,何况苏颂了。

主事道:“下官问了,说是要见曾布。”

黄履放下笔,沉着脸,心头一阵盘算。

曾布的入京,原本在‘新党’内部没有多大波澜,很多人希望他复起,但也只是‘希望’,没有多大动作。真正引起蔡卞激烈反应的,是曾布去了苏颂府邸,两人似乎达成了什么交易。

御史台的地位特殊,有监察百官的特权,但体制上依旧隶属于政事堂,苏颂这个宰相,除非黄履硬刚,否则真的拦不住他见曾布。

主事见黄履神色不好,上前低声道:“中丞,其实,不妨让他们见,他们这一见,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黄履看了他一眼,道:“没那么简单,苏颂到底是当朝宰执,要是他借由曾布拉我或者章相公,蔡相公下水,后果难料。”

主事心头猛的一惊,连忙后退,道:“小人多嘴。”

黄履心头仔细思索一阵,站起来,道:“拦是拦不住了,走,看看他们到底要说什么。”

主事应着,陪着黄履去迎苏颂。

这会儿苏颂已经进了御史台,正在往地牢走。

黄履快步上来,笑容满面的道:“苏相公驾临御史台,当真是蓬荜生辉,与有荣焉。”

苏颂对于黄履视若无睹,也无心思分辨他话里的嘲讽,道:“你们御史台定案了?什么时候呈报给我?”

黄履跟着苏颂的脚步,笑着道:“还没有,御史台正在讨论,毕竟事关重大,朝野关注,不得不小心从事。”

苏颂没有看他,拄着拐,径直入地牢,来到曾布的牢门前。

曾布听到密集的脚步声,目中一闪,看向牢门。

苏颂出来的一瞬间,曾布双眼有讶异之色,继而有些期待。

朝廷里的争论有了结果?

曾布看向苏颂的目光,都是探寻之色。

苏颂等牢门打开,走进去,坐在椅子上,与曾布对视。

他双眼平静,脸色苍老,看不出任何情绪。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