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故障灯图解大全大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故障灯图解大全大图 (第1/3页)
    

这个官职,还在判官之上,经过一系列的改制,目前只留下两个,在即将推行的‘方田均税法’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是曹政重要的两只手!

这样的人,没有章惇的点头,蔡攸根本不敢碰。

蔡京背着手,想着朝休就要结束,关于他的奏本朝廷还没个说法,心里压力巨大,直接寒声道:“用最严厉的刑法,一定要他招出来,我们没时间了。”

朝休结束还没有说法的话,滚滚非议之下,蔡京这个刑部尚书就做到头了。

蔡攸其实还有些犹豫,不想做的太绝,以免没有退路,听着蔡京的话,他盯着那小吏,目光冷冷的好一阵子,狠声道:“不要让他死了。”

刑官应了一声,嘴角狰狞一笑,舔了舔嘴唇,转身吩咐人,拿来更多的刑具。

这开封府的小吏看着,脸色微变,继而就看向蔡攸与蔡京说道:“你们不用这样逼我,没用的。我们背后没有大人物。如果你们想要攀咬什么人,直接拿来让我画押就是。”

蔡攸冷笑一声,道:“你们背后没有人?凭你就胆敢火烧开封府?烧毁变法的诏书公文书册吗?”

小吏脸上都是伤痕,头发上沾着血丝,模样很是狼狈,也很辛苦。他看着刑房里越来越多的刑具,眼神闪过畏惧之色,忽然脸色一狠,猛的张嘴,扑哧一声,一颗猩红带血舌头飞了出来。

蔡京、蔡攸神色立变,蔡攸更是突的站了起来,满脸阴沉的怒声说道:“找郎中过来,不要让他死了!”说完这一句,蔡攸脸上阴寒的可怕,道:“即便你没了舌头,我也能让你说出来!”

蔡京神色不好看,他发现事情很棘手,这些人比熙宁年间还要顽固,手段也更狠。

他暗暗吸了口气,压着心底怒意,看向蔡攸说道:“你继续审,我再想想办法,还要去政事堂。”

蔡攸没有说话,阴鹜着脸,盯着眼前的小吏。他什么大人物没审过,岂会在一个小吏身上栽跟头!

晚间,福宁殿的偏殿内。

赵煦与刘美人正在吃饭,刘美人说着宫里的一些趣事,不时的娇笑,有意的在逗赵煦开心。

赵煦笑着,偶尔说几句,刘美人就更加高兴了。

刘美人与孟皇后最大的区别在于,刘美人灵动活泼,偶尔还使点小性子。这与孟皇后的传统正经,有很大的区别。

赵煦喜欢与刘美人聊天,舒服,自然,无需刻意,并且总不会冷场。

两人吃着聊着,不多久,陈皮悄悄进来,看了眼刘美人,在赵煦耳边低声说道:“官家,燕王没了。”

赵煦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旋即就淡淡的说道:“一切从简。照顾好祖母那边。”

陈皮会意,无声的退了出去。

刘美人小心的看着赵煦,见赵煦多少有些不愉,连忙给赵煦倒酒,轻声说道:“官家,臣妾敬您一杯,愿您烦恼尽去,永远无忧。”

听着刘美人的话,赵煦忍不住笑了下,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与此同时,慈宁殿的高太后也得知了消息,尽管他对赵颢失望至极,可到底是他的儿子,剩下的唯一一个儿子,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种心境一般人很难理解。

高太后躺在床上,表情没有悲伤,就是一种静默,没有半点多余的反应。

周和立在一旁,默默的陪着。

燕王这一死,对青瓦房来说,自然是一件极其好的事情。原本顾忌着的一些事情,现在可以畅通无阻了。

消息传到政事堂,一些放在架子上的案卷被拿出来。

赵颢的死,在政事堂没有引起多少动静,反而是一个‘利好’。

其实,章惇早就想弄死赵颢了,这个人不止是居心叵测,做的恶事也太多,如果不是他身份特殊,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现在,赵颢病死了,官家那边就清清白白,史书上不会留

着‘皇帝弑叔’的恶名。

再来,由于赵颢特殊身份而没能做的事情,现在可以放开手去做了。

实在是太利好了!

青瓦房更加忙碌了,在原本的计划里,又增加了一些。

随着事情增多,青瓦房的人手在不断增加,哪怕是晚上也有三十多人在值班,通宵忙碌。

青瓦房灯火通明,人影绰绰,章惇,蔡卞没天没夜的做事。

朝休还有几天就要结束,他们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

快天亮,蔡京顶着黑眼圈,满脸疲惫的来到青瓦房。

蔡卞只是抬头看了眼,对这个形同陌路的哥哥完全无感,继续低头做事。

蔡京也没去理蔡卞,与章惇行礼后,说道:“章相公,已经基本查清楚了,是开封府一个提点公事策划的,因为方田均税法涉及到了他的田亩,所以铤而走险,放了一把火。”

章惇正在写着什么,头也不抬的说道:“就他一个人?”

蔡京早有腹稿,还是故作迟疑的说道:“没有证据。不过,他是齐国公府的姻亲。”

章惇笔头顿了下,继续奋笔疾飞,道:“是王婕妤家的那个齐国公府?”

蔡京站在章惇身前,一直小心翼翼,听着章惇突兀的提到‘齐国公府’,蔡京神情不变,心里暗自计较,片刻后,道:“是。”

蔡卞抬起头,看着蔡京,面无表情,逐渐冷漠。

齐国公吗?

这可是一等勋爵,传自于太祖皇帝时期。

蔡京说了‘是’,章惇就没有再说话,低着头,继续在写。

蔡京暗自观察着章惇,没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沉默良久,说道:“苏轼去了城外,见了苏相公。暂时不知他们谈些什么,据说,他们已经回城了。”

“朝廷不会废除科举,”

章惇开口,这句话令蔡京的脸色再也绷不住,身体都颤抖起来。

如果朝廷的态度这么清晰,那道奏本就是他的催命符!

蔡京心慌意乱,头上甚至渗出丝丝冷汗:我不能倒,我绝不能倒!我倒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蔡京六神无主,眼神有绝望色,暗暗磨着牙,忽的他神情一震,追问道:“这是官家的意思吗?”

蔡卞看着蔡京,眉头皱起。他这个大哥,惯常见风使舵,颠三倒四,是‘新旧’两党公认的奸佞。

现在,居然当着章惇的面,问出这样的话来!

蔡京的话语刚落,章惇猛地抬眼,双眸犀利如剑的盯着蔡京,语气十分冷漠的说道:“刑部隶属于政事堂,蔡尚书有向陛下上书的权力,但在涉及朝廷大政,尤其是废除科举这般大事的情况下,是否应该知会政事堂一声?”

蔡京纵然慌乱,还是极力保持镇定,有些醒悟的说道:“那日偶遇官家。正好遇到徐幸隆说起科举之事,下官这才呈送官家,没有不敬政事堂之意。”

章惇目光冷冽盯着蔡京好一阵子,表情极其严厉,好一阵子才慢慢收回来,继续写着。

蔡京心头震动,越发不安,他知道章惇对他不满,这般不掩饰的表露,还是第一次。

章惇写了一阵子,再次开口,道:“方田均税法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田亩,北方各路大部分田亩都在达官贵人手里。”

蔡京宦海沉浮几十年,听着就好像明白了什么。

章惇没有更详细的解释,快速写完后,放下笔,拿起来吹了吹,说道:“刑部在新法之中,十分重要。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专注于新法。如果再发生其他事情,你自己在刑部大牢留一间房。”

蔡京思索着章惇话里的意思,没有惊慌反而松了口气。

章惇这么说就是暂时不会追究他,他的刑部尚书还是稳的

章惇将奏本合起来,又拿出一道空白的,提起笔就写。

蔡京看到了一些,眼神立变。

这是一道政事堂的邸报,他见到的那几句话是:臣子本分在于忠君体国,属官本分在于令行禁止,奏本上于内,谣言起于外,臣属本分何存?

蔡京心惊,表情有些僵。

章惇这几句话,看似在提点全国官员,但里面,有没有他蔡京呢?

蔡京忍不住的瞥了眼蔡卞,如果朝廷真的不容他,或许只有这个弟弟能帮他说上几句话。

章惇笔头不停,神色严肃,说道:“户部那边正在成立一个都田司,在新法之下,专门管理全国的田亩。开封府那边正在筹建六个提点公事,对开封府各州县的‘新法’推行情况进行督查。吏部的考铨法里,有三年一度的大考……”

蔡京听着,神色不动,心里疑惑,章惇说的这些,与他有什么关系?

蔡卞看了眼外面逐渐亮起来的天色,与蔡京说道:“刑部要有承担起责任的准备。我们现在给你打声招呼,刑部的编制,政事堂会再批一百个名额……”

听到刑部权力扩大,蔡京心里既惊又喜,正想说什么,忽然一个小吏急匆匆进来,瞥了眼众人,在章惇耳边低语了几句。

章惇猛的抬头,看向那小吏。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