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飞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飞狼 (第1/3页)
    

但他知道,眼前这个人,不会放他走的。

他看着眼前的茶碗,他在盘算,如果立刻打碎茶碗,用碎块划破喉咙,是否能死。

他不怕死,但他怕酷刑!

蔡攸将身前的纸收好,对身后摆了摆手。

当即几个禁卫迅速过来,将嵬名柏给套了起来。

嵬名柏挣扎着,目光凶狠盯着蔡攸,道:“你们宋人太过猖狂了,斩杀大辽使臣,你们就等着亡国吧!”

蔡攸呵笑一声,站起来,俯视着他道:“你们想要岁币翻倍,还想着边境要塞,你们不觉得,你们想的有点太美了吗?”

嵬名柏不甘心,道:“你们还有机会,只要你放我回去,我大夏可以不插手你们的战事的。”

蔡攸的呵笑变成了嗤笑,道:“想坐山观虎斗?不着急,咱们走着瞧吧。”

蔡攸不再多说,揣好东西,离开鸿胪寺。

鸿胪寺的官员以及衙役,对这个人的态度是又爱又恨。

爱是因为这个人帮了他们不少,没有皇城司,他们应付不了这些外使。之所以很,是因为皇城司抓了他们太多人。

嵬名柏被押走了,带着满心的急躁与不安。

这时,正如蔡卞所料,因为章惇斩杀辽使,朝野掀起了巨大的反弹。

章惇的名声进一步恶化,同时‘新党’内部不满的声音也在逐渐增加。

首先就是礼部。

七八位侍郎,郎中,员外郎围聚在李清臣的值房,一众人怒着脸,既担忧又愤怒。

左侍郎最是率直,没有顾忌,沉声道:“尚书,不是下官不敬,章相公越发跋扈,这般大事,就这样擅自决断,不说国政大事,他眼里还有官家,还有朝廷,还有大宋社稷吗?”

右侍郎温和一点,道:“尚书,官家是顾全是章相公面子,顾全大局,但官家能忍几次?如果章相公倒了,‘新政’怎么办?若是官家对‘新政’产生了怀疑,这可是弥天大祸啊!”

郎中就更直言不讳了,朗声道:“这样的大相公,对‘新法’,对国政有何益处?这般下去,现在的大好局面全毁了,下官建议,罢黜章子厚,另选贤能!”

“下官附议!”

“下官附议!”

一连出来三四个人,齐声附和。

李清臣面无表情的看着,听着,表面上淡定,实则心里纠结不已。

这些都是礼部的顶梁柱,他们的声音不能不顾。他不能像章惇压他们一样压这些人,这些仅仅是礼部的,拓展到六部三寺,这样的声音会更多,继续向下,还不知道多少!

这样的反弹声音,他们有所预料,但来的这么快,这么猛烈还是颇为措手不及。

李清臣心里斟酌着安抚的话,观察着这些人的表情。

左侍郎见李清臣不说话,越发坚定的道:“尚书,下官真的不是逼迫您,现在的情况,您比我们清楚。章子厚就是那么几句话就推卸的干净,国社大计,不是这样来的!同僚们的态度,也并非下官撺掇,请尚书钧鉴!”

其他人纷纷抬手,不再多说。

他们是冲着章惇去的,不能过多逼迫他们这个上级。

李清臣眉头慢慢皱起,摆了摆手,道:“你们的态度我都料到了,看看其他衙门吧。”

李清臣没找到合适的话来安抚这些人,章惇斩杀辽使,固然拿出了‘试探辽国虚实’的借口,这个借口,他们六部尚书等都难以接受,何况是这些人。

左侍郎不罢休,抬起手,道:“李尚书,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吧,我们回去也好告诉其他人。”

‘李尚书’,在外面是客气话,当在这种情况下,就显得不那么客气了。

李清臣头疼,情知不给个解释,今天没办法善了了,左思右想,道:“不日朝廷就会开会,发邸报,暂时不议。”

左侍郎听着,眉头皱起,又道:“尚书是何态度?”

李清臣见他以及众人没有以往的轻易退让态度,暗吐了口气,道:“如果你是询问本官的态度,那本官的态度就是朝廷的态度。如果你是私底下问,本官也不赞同章相公如此武断。”

左侍郎以及众人听着,面色和缓。

左侍郎抬着手,道:“下官还是那句话,并非有意逼迫尚书,此事事关重大,容不得下官等人视若无睹。”

其他人跟着抬手,道:“请尚书体谅。”

李清臣微微颔首,道:“本官不是小气人,不会搞秋后算账,尔等放心。礼部这边,暂时没有态度,坐观变化吧。”

众人这才不说话,心里想着李清臣说的‘变化’。

礼部是六部中相对来说比较‘和谐’的,这些人大部分是李清臣举荐,其他五部就不太一样了。

首先是工部。

饶是尚书王存说了宫里的事,还有他放下的狠话,众多官员依旧不罢休,要求他写奏本,他们联名,直接要求弹劾章惇以及党羽,甚至有人要求王存带着他们闯宫。

工部是唯一的‘旧党’还占着的地方,怒火自然从这里点燃。

王存焦头烂额,他自然不能带人闯宫,可要安抚衙门的人不说,还要应对在各处聚集,等着他的人。

以前有苏颂,韩宗道在前面,王存还感觉不到,现在终于体会到他们的难处了。

再其次是刑部,刑部众官员,直接搬出了‘律法’,指责章惇目无法纪,私自动用侍卫杀人,要求章惇给出说法。

刑部尚书来之邵是章惇的铁杆亲信,费尽口舌也没能说服刑部众人。

而户部,兵部,吏部程度不一,都对‘斩杀辽使’这件事表达了激烈的愤慨,要求追究朝廷解释清楚。

御史台更不好过,御史中丞黄履极力弹压,还是压不住一向眼高于顶的言官们,一道道弹劾奏本在飞速成型。

随着时间过去,开封城发酵的越发厉害,一些曾经的大小人物开始出面,有人更是直接进宫,要求面圣。

仁明殿。

孟皇后以及几个美人,正在例行的‘女红’交流。

孟皇后坐在主位上,手里拿着一个半成的小肚兜,神情专注,静谧。

下面依次坐着刘美人,韩美人,王美人。

这就是赵煦的后宫了。

韩美人悄悄瞥了眼上面的孟皇后,低声与刘美人道:“姐姐,我听说,娘娘正在给官家做几件夏衣,姐姐在帮忙?”

现在后宫里能称为‘娘娘’的,也就只有朱太妃与孟皇后了。

刘美人轻轻一笑,道:“娘娘记挂官家,我也只是帮点小忙。”

韩美人满脸的羡慕,后宫的地位,就来自于‘得宠’二字,没有上面的喜欢,着实难以自处。

刘美人低着头,没敢看孟皇后。

有赵煦的敲打,朝野再沸腾,孟皇后的地位再不稳,她都不敢起心思。

一直低头没有说话的王美人,忽然抬起头,柔声细语的道:“诸位姐姐听说了吗?韩相公斩了辽使,外面闹的不可开交,有些宗亲甚至跑到庆寿殿,找娘娘哭诉……”

韩美人一听,似来了精神,道:“这么一来,韩相公怕是要致仕了吧?”

举朝来说,着实没几个人喜欢章惇。

这个人霸道,强势,特立独行,在朝野很难找出有人真心喜欢章惇的。

王美人细声细语,道;“这是国政大事,怕不是致仕这么简单吧?”

刘美人一直悄悄竖着耳朵,慢慢的皱眉。

在她看来,章惇是最反对孟皇后的,他要是走了,宫里的情势也会有所变化啊。

韩美人仰着脸,若有所思的道:“姐姐说的是,说不得,外面又要大动干戈了。”

刘美人禁不住的哼了声,道:“有官家在,能有什么事情!”

孟皇后抬头看了眼刘美人,眼中有诧异一闪。

刘美人看似不经大脑的一句话,着实点中了要害。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