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时尚女魔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时尚女魔头 (第1/3页)
    

太医连忙抬手,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高太后默默了一盏茶的时间,瞥向周和道:“说吧。”

周和回头看了眼不远处,门外站着的禁卫,上前一步,在高太后耳边低声说起来。

高太后听着,神情不断变幻,目中厉芒跳动,苍白的脸上晦涩难明。

周和将他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全说了,而后恭谨忐忑的立在床边。

过了好半天,高太后拧着眉头,淡淡道:“扶我起来。”

周和连忙上前,两人合力,好不容易将高太后扶起来,倚靠在床框上。

周和让人取来水与毛巾,给高太后擦着头上的冷汗。

高太后神情渐渐平静,双眼漠然的看着对面的白色幔帐。

周和不敢猜测高太后心底在想什么,但他确实慌了。

官家已经掌控了整个开封城,宫里刚刚清洗了一遍,这么做的目的不言而喻。

那,太皇太后会撤帘吗?如果不撤,到了这个地步,官家还能忍得住吗?双方要是都不忍了,会发生什么?

周和突然浑身一颤,后背阵阵发凉。

高太后瞥了他一眼,看着他,道:“害怕了?”

周和连忙躬身,掩饰不住的颤栗着道:“娘娘。”

高太后面无表情的审视他片刻,道:“去吧,将官家请过来,我也想问问,他就这么着急吗?”

周和噗通一声跪下,近乎哭腔的道:“娘娘,不可啊!”

高太后看着他的表情,冷哼一声,道:“去,再让吕大防候着。”

周和不敢再多说,应着急匆匆出去。

赵煦在正殿已经等了很久,看着周和进来,面上不动,心里依旧在思索着,组织着措辞。

周和来到赵煦近前,以前所未有的恭谨之色,道:“官家,娘娘请您过去。”

赵煦微微点头,心底沉着一口气。站起来,走向高太后寝宫。

周和将赵煦送到高太后寝宫,不安的看了眼,又回头吩咐人去请吕大防。

赵煦一步步走近,心神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摊牌的时刻到了!

高太后坐在床头,偏爱头看着走近的赵煦,没有任何表情,双眼里一片漠色。

赵煦来到床前,看着高太后的神色,微笑道:“祖母醒了,可好了些?”

高太后看着赵煦,眼神泛起冷色,道:“还记得我是你祖母?天下有孙子这样对待他的祖母的吗?”

赵煦本来准备了很多话,但见着高太后的神情,索性放弃了那些弯弯绕绕,直接道:“祖母指的是什么?是我亲政的事情吗?”

这件事,高太后不占理,赵煦早该亲政,是高太后霸占权力不放,不肯撤帘还政。

高太后冷哼一声,盯着他的双眼道:“当年王安石弄的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朝野沸荡,人心惶惶。你父皇虽然后来醒悟,但造成的后果,到现在都没办法抚平!可以说,现在大部分的情况,全是那个时候来的!我决不允许你再走那条路!”

赵煦知道高太后反对变法改革的守旧态度强硬,只想‘祖宗之法’。

赵煦道:“时易世变,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改变是这个世界的永恒的主题。”

周和就站在不远处,缩着脖子,身体止不住的微微发颤,头是半点都不敢抬。

高太后盯着赵煦,厉声道:“我若不准呢?你还准备弑杀我这个祖母,垂帘听政的太皇太后吗?”

赵煦没有纠缠这种没有意义的话题,道:“三司衙门的事只是冰山一角,全国范围内有多少,祖母心里应该有数。今天,吕大防告假,朝廷基本瘫痪,环庆路那边催饷的公文已经有二十多道。祖母非要等着有一天北方异族带着大军杀到开封,才肯有所振作吗?”

高太后苍白的脸上铁青,道:“我若是不准,你要怎么做?”

赵煦心里暗自摇头,果然是说不通啊。

赵煦双眼坚定,看着高太后道:“我想试试。”

平平淡淡的话语——坚如磐石!

高太后听出了赵煦话语里的不可动摇,神色有些难看。

赵煦不动,与她对视。

赵煦不是一个遇事躲避的人,到了这个关头,他半步都不会退!

两人不知道对视了多久,高太后忽然冷哼一声,道:“出去!”

赵煦一直在观察她,却没有从她的表情,眼神中看出什么,沉吟片刻,道:“五月大婚。”

‘大婚’,在传统中,往往意味着真正的成年!

成年,就应当亲政。

赵煦的意思很简单——他大婚之后,高太后就当撤帘!

高太后脸色再变,声音越发冷冽的道:“出去!”

赵煦已经将话挑明,起身道:“请祖母好生休息,孙儿告退。”

高太后一直注视着赵煦,眼神冷漠,愤怒还有不可言状的情绪。

赵煦知道,要一个人放弃权力,尤其是至高权力是不可能的,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也是一样。

所以,他还需要再推一把!

周和看着赵煦漫步出了慈宁殿,浑身一直是冰冷的,大气不敢喘。

周和见赵煦走了,这才悄步上前,看着高太后厉然变幻的神色,低头不语。

高太后沉默了半晌,语气冷漠的道:“吕大防来了吗?”

周和连忙道:“来了,小人这就去请吕相公进来。”

不多久,老态龙钟的吕大防进了门,他脚步很慢,从门外进来,抬头看着坐在床头的高太后。

高太后也看着他,自他进门就一直看着。

两人面无表情,由远到近的对视。

吕大防走到高太后身前,满是老年斑的脸上木然,沉默一阵子后,道:“娘娘,我们都错了。”

高太后知道他的意思。

他们都错了,他们以为可以将赵煦变成他们想要的仁宗,但现实是——赵煦不同意。

赵煦不同意!

高太后听着吕大防的话,心底也在发问:‘不同意,我还能怎么办?’

吕大防看着高太后的表情,已然猜到了一些。

默默一阵,他沙哑着声音,以一种平淡的语气道:“官家,与娘娘说了些什么?”

高太后心里还在转着念头,哼了一声,道:“官家长大了。”

长了,就该亲政了。

吕大防懂,道:“娘娘是怎么说的?”

高太后看着前面的蚊帐,不掩饰愤怒的道:“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

高太后当然愤怒,愤怒于现在的无能无力。

掌握了开封城,皇宫的赵煦,完全可以借着她‘生病’的由头,将她关在慈宁殿,撤帘不撤帘,就成了名义上的事情!

也就是说,现在已经由不得她撤不撤了!

吕大防没有说话,浮肿的双眼露出一条缝隙,静静的看着高太后。

高太后也不曾想到,她这个孙子是这样大胆,将机会把握的这么好,事情做的是这样的绝!

高太后心里愤怒,瞥眼看着吕大防,道:“你有什么话说?”

吕大防头抬了一分,道:“这得看娘娘与官家的想法。”

高太后双眼一睁,道:“你要我撤帘?”

吕大防不卑不亢,道:“撤帘不撤帘并不重要,只要娘娘在,自然一切还是听娘娘的。”

高太后转瞬间就听明白了,还是愤怒,不吱声。

她那个孙子在朝廷里没有根基,没人听他的。只要她与吕大防还在,朝廷一系列大小事情,依旧是他们说了算!

但是,哪怕撤帘是一种象征,对于垂帘听政七年之久的高太后来说——撤帘,仍然不是能轻易下定决心,或者不可接受的事!

吕大防没有什么表情,躬着身等着。

高太后沉默了很久,开口道:“你是什么想法?”

吕大防似随口而出的道:“江山社稷为重,臣等鸿毛之轻。”

高太后听得明白,看着前面的蚊帐,皱着眉头。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