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显大侦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明显大侦探 (第1/3页)
    

赵煦本来要做到下首,被高太后抓着,坐到她旁边。

高太后拉着赵煦的手,十分欣慰的道:“哀家都已经知道了,哀家很高兴。”

赵煦不知道高太后到底是为了什么高兴,揉了揉脸角,苦笑道:“祖母,您这一病,可差点没把我吓死。”

高太后一笑,又拍了下赵煦的手,道:“没事的,翻不起浪。你将她送出宫,这个办法很好,我之前都没想到。”

高太后之所以先拿武贤妃下手,其实也是想拖住向太后,另寻办法。只是没想到她身体没撑住,这才导致今晚差点发生皇宫血战。

赵煦道:“我也没有其他办法,临时想到的。”

高太后轻轻点头,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还是因为病,神情有些疲倦。

下面一众人看着俩祖孙,目光大多在赵煦身上。

尽管高太后醒过来了,但今晚这位年轻官家的一系列手段,着实令人不敢心惊。

先是借着周和掌握皇宫兵权稳住皇宫,继而软禁三相令朝廷不得妄动,旋即果断快速的决定将向太后送出宫出家,更是在宫墙上几句话将赵颢,孟元逼得进退不得,等到了高太后醒转,这一桩桩一件件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高太后沉默了一会儿,神态越发疲惫,忽然伸手在赵煦身上摸了摸,笑着道:“很好。”

说到这里,赵煦才发觉,他前胸后背居然都湿了,有些勉强的笑了下。

高太后真的很高兴,她已经从周和的嘴里知道。她昏迷后,赵煦一直在照料她,亲自给她喂药,给她擦拭,今夜的这番变动,也多亏赵煦前后抵挡,否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想了一阵,高太后看向下面,第一个就是赵颢,面无表情。

赵颢脸色惨白,噗通一声跪地,哭声道:“母后,我,儿臣知道您病重,第一时间来看您,绝无他意啊……”

赵颢当年就动过心思,高太后心知肚明,却也知道这个儿子是个怂包,又转向孟元。

孟元起身,抬手,没有说一个字。

高太后没有表情,余光瞥了眼吕大防,韩忠彦等人,淡淡道:“哀家知道你们打的什么心思,都收了吧。明日起,燕王就藩凤翔。孟元调眉州防御使。”

赵颢一下子瘫软在地上,面如白纸。这不是就藩,是流放圈禁!

孟元抬手一拜,道:“微臣谢太皇太后恩典。”

孟元官职算是升了半阶,却被调到地方,有名无实。明升暗降,调离京畿。

这是高太后对两人的惩罚,尽管高太后没有明说,在座众人大概也能猜到,孟元或许是被动牵扯进来,这赵颢却一定与向太后有所牵连。

赵煦心里也在分析,情知这位祖母怕是知道的更多,在这时却也不好多问。

高太后没有解释的意思,语气冷漠了几分,道:“让宫外的士兵回去。再去告诉那几位指挥使,将给哀家的解释编好了再来。”

孟元能够带兵堵住宫门那么久,后面的‘三衙’的三位指挥使的态度就能很值得推敲了。

孟元抬手,道:“是。”说完,便转身退了出去。

随后就有黄门将赵颢拖走,赵颢瘫软在地上,形如枯木,无言无语。

高太后料理了这两人,又看向吕大防,韩忠彦,道:“二位相公,哀家与官家这样处置,你们觉得怎么样?”

皇家事就是天下事,宫里这边要处置向太后以及其党羽,了结今晚的事情,得让外廷说不出话来。

韩忠彦想说话,却要等着吕大防先说。

吕大防慢吞吞半晌,道:“臣无异议。”

韩忠彦一怔,心里顿急,怎么能无异议?不说官家今晚差点让皇宫流血,苏辙还关在偏庁,明日就要三司会审了!

但吕大防不说话,韩忠彦这个枢密使也不敢出头,看了眼高太后,又瞥了眼赵煦,抬手道:“臣也无异议。”

高太后审视二人一阵,道:“那就明日一早,送出宫去吧,周和,你与皇城司一起。”

这里究竟有多少含意,包括了向太后怎么安置,甚至是生死,或许周和都得仔细思量,他上前不动声色的应是。

高太后醒来,他的底气再来,又恢复了往常的从容。

高太后处理完这些乱事,神情越发疲倦,拍了拍赵煦的手,道:“官家也累了,有什么话,明日咱们再说。”

赵煦见高太后有些支撑不住,便起身道:“祖母好生将养,切勿劳累。”

高太后微笑着点头,目送赵煦离去。

赵煦看了眼吕大防与韩忠彦,面色如常的离开慈宁殿。

吕大防无动于衷,一直是那副仿佛睡着了的模样。倒是韩忠彦神色发紧,不自禁的微微躬身。

等赵煦走了,周和瞥了眼吕大防与韩忠彦,上前在高太后耳边低声道:“娘娘,官家的人正在整肃皇宫禁军。”

高太后眉头立皱,道:“到哪里了?”

周和又看了眼吕大防与韩忠彦,低声道:“之前官家就下令封锁各宫宫门,加上调兵去宣德门,现在,估计差不多了。”

高太后神情微微变化,静静的看着门口。

皇宫里禁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不说赵煦之前表现的孝顺,就是赵煦今夜里的一翻果决表现,她也不能强行再夺禁军兵权,那无异于是与赵煦撕破脸,甚至是宣战。

周和见高太后不说话,便不再多言,慢慢后退。

韩忠彦听到了,暗自心惊,本来还想说苏辙的事,这会儿还哪敢提。

高太后还病着,一直在勉强撑着,料理了这些事情,她有些撑不住了,便道:“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二位卿家也累了,周和,代哀家送送二位卿家。”

周和躬身,走向吕大防与韩忠彦。

吕大防始终不动如山,谁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闻言抬手告退,便要转身。

韩忠彦则是满腹心事,今晚的事情,他总觉得没那么简单,尤其是那位官家的表现,令他忧心忡忡。

赵煦出了慈宁殿,径直回转福宁殿。

他全身都被冷汗湿透了,今晚发生的事情太多,他还得好好梳理。

还没走到福宁殿,楚攸就赶过来,一身重甲,走一步都咔嚓咔嚓作响,挥退身后的扈从,走近与赵煦道:“官家,基本稳妥了,到明天中午就能整肃完毕!”

楚攸为了控制禁军,不止安插了大量人手,提拔一些寂寂无名的人,还将原本的那些不服从的将官给扣押了起来。

这样,是最快控制禁军的方法。

赵煦有些意外,之前他还担心楚攸等人会因为高太后醒来而懈怠,稍稍思索,便低声道:“嗯。祖母那边肯定会有动作,凡事来问我。如果有人强压过来,直接押到我面前!”

趁机抢夺皇宫控制权是赵煦的计划之一,这样好的机会,他断然不会错过!

只有控制了皇宫,他才不会担心有人再害他,也不再为没有权力而担心被废或者怎么样,只有控制了皇宫,他的皇位才算坐稳!

楚攸肃色点头,而后又道:“孟元的人已经撤走了。向太后那边已经控制住,明天一早送出宫。”

赵煦深吸一口气,道:“嗯,暂时各宫不要解除封锁,等明天彻底稳妥了再说。”

楚攸应声,道:“是。”

赵煦摆了摆手,大步向着福宁殿走去。

一到福宁殿,他就让宫女准备洗澡水。

不多久,他躺在浴桶里,深深吐了口气,慢慢放松下来,目光直直的看着前面。

这件事,这真凶总算是找到,他安全了!

今晚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以前只是个空架子,对太多事情没有了解清楚。高太后之前就剪除了向太后的羽翼,三言两语摆平了赵颢与孟元,不止是多年的威望,怕是还有其他手段,迫使他们不敢乱来。

这些,正是赵煦所缺少的!

接着,赵煦就想到了宫外‘三相’的态度,这三个人,是半点都没有对他这个皇帝的‘尊敬’,哪怕高太后昏迷不醒,依旧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也就是说,他即便掌握了皇宫,也只是安全得到了保障,这宫里大小事情还会是高太后说了算,宫外依旧是‘三相’决断,他还是那个傀儡!

“还不够……”

赵煦双眸闪烁,轻声自语。

自保是不够的,做这样的傀儡皇帝实在太过窝囊了。

赵煦洗过澡,换了身衣服,坐在书房里。

想了想,忽然坐起来,他带着张桐宜直奔康宁殿——这是他小娘的住所。

康宁殿倒是灯火通明,却也没有什么声响。

张桐宜上前拍门,道:“开门,官家来访。”

门内安静了好一阵子,才缓缓打开,一个老黄门走出来,看着门外一群人,落在赵煦身上,是又惊又喜,道:“真的是官家?”

赵煦微笑,道:“嗯,我来看小娘。”

他认识这个老太监,是他小娘朱太妃身边的人,从入宫就服侍,已经十多年了。

老黄门听着赵煦的话,先是惊喜,而后看着这些禁卫,神色有些慌,道:“那,娘娘知道吗?”

‘娘娘’,在这座皇宫里,‘娘娘’特指高太后,其他人,包括向太后,公开场合都不会这么称呼,也只有私底下才敢。

赵煦已经等不及,直接迈步进去,笑着道:“祖母知道,今后我可以随时来看小娘。”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