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善良妈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善良妈妈 (第1/3页)
    

赵煦瞥了眼苏颂,又瞥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蔡攸,漠然道:“蔡攸,你爹也来了,但他没有露面,你知道为什么吗?”

蔡攸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摆平赵佶的事,赵佶三番两次的喊出他的名字,加上赵煦刚才‘驾崩,赵佶继位’的话,蔡攸现在满头的冷汗,内心恐惧到极点,哪里还能思考,颤声道:“臣,不知。”

赵煦背起手,目光在两边的房间里扫了眼,忽然笑了,道:“因为有心思啊,藏着秘密。”

换做平时蔡攸或许能听明白,这会儿头磕在地上,一时间根本不知道怎么反应。

赵煦也没指望他回答,道:“朕希望你,不要跟你爹一样。”

蔡攸陡然明白了,猛的连连磕头,将地上的青砖都磕动了,急声道:“臣知罪!臣今后决然不敢欺瞒官家半点!”

蔡京确实来了,就在赵煦等人身后不远处的一间茶楼的二楼,从窗户缝隙悄悄看着。

看到蔡攸在地上连连磕头,他刻薄的脸角抽搐了下。

‘希望这逆子不要牵累到我。’他心里低语。

赵煦没有理会连连磕头的蔡攸,目光看着赵佶,道:“都跟朕来。”

说着,他直接向着赵佶走去。

陈皮,苏颂当即跟上去,蔡攸磕的一地血,连忙爬起来,跟在赵煦身后。

四周藏着没出来的人,看着赵煦走过去,神色纷纷迟疑起来。

蔡京犹豫再三,终究是没有露面。

禁卫扒开人群,护卫着赵煦进入巡检司控制的‘圈内’。

第一个看到赵煦的是赵似,他吓的差点就从马车上摔下来,目不转睛的盯着赵煦,身体僵直,下意识的伸手去抓赵佶的衣服。

赵佶怒气难消,一把打开他的手,怒声道:“你不帮我就算了,扯我干什么……”

话音未落,他察觉到的了四周的静寂,转头看去,立即就看到了在一群人护卫下,走入‘圈内’的赵煦。

他愤怒的脸色陡然没了,眨了眨眼,突然跳下马车,掉头就跑。

其他禁卫、巡检司,凡是认识赵煦的,脸色惊变,纷纷行礼:“参见官家(陛下)!”

朱浅珍看着赵煦,似曾相识,他想起来,他多年前曾经入宫参加过一次宴,见过站在朱太妃身旁的小少年,与眼前比他还高一点的年轻人轮廓十分相似。

朱浅珍飞快转醒过来,连忙跪地道:“草民朱浅珍参见官家。”

周围的百姓跟着反应,纷纷惊讶又骇色的跪地。

居然,把皇帝给引来了!

赵煦面无表情的立着,看了眼朱浅珍,而后就看到赵佶被禁卫给抓了回来。

赵佶紧绷着小脸,梗着脖子,神情很是倔强。

赵似这会儿从马车上下来,老老实实的站在赵煦身前。

赵煦看着他们,又扫过一圈,道:“赵佶,你说,朕该怎么办处置你?”

赵佶站在赵煦身前,心里不甘又畏惧,瞥了眼朱浅珍,磨着牙,闷闷的低声道:“我知道错了。”

陈皮不敢说话,低着头,心里揣度着赵煦会怎么处置。

众目睽睽之下,轻了不合适,重了也不合适。

苏颂则沉着老脸,一直在观察着赵煦。

赵佶这件事映射着现在的朝局,怎么处置赵佶,就表示赵煦要怎么处置眼下的政事。

赵煦看着赵佶,十岁的小混蛋,粉雕玉琢,全身透着机灵劲。

赵煦的眼中,这个小混蛋飞快长大,隐约看到了二十多年后,金人南下,赵佶带着数千万钱财仓皇逃跑,丢下数十万将士以及大宋半壁江山于不顾的狼狈场景。

接着,他又想到了赵佶的两个儿子,一个是宋钦宗,一个是宋高宗,一桩桩一件件,一个比一个混账!

作为大宋的皇帝,赵煦决然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

他双眸冷漠,脸角冷硬,淡淡道:“传旨,削夺遂宁郡王赵佶一切爵位,官职,俸禄,恩赏,圈禁于宫内。”

陈皮吓了一跳,这样的惩处,‘严厉’二字已经不足以形容!

苏颂老脸紧绷,心头如遭重击。

这个惩处确实已经是不足以用严厉来形容,赵佶才十岁,也就是在街上羞辱人,没有杀人放火,这样就贬为庶人,可谓严厉至极!

换算到政务上,官家就是要坚定不移的推行新法了,备受宠信的亲弟弟都能处置这般决绝,何况政事!

苏颂明白了。

苏颂明白了。

不止是明白了赵煦的决心,同时还从赵佶这件事明悟了更多。

很多事情,就应该在萌芽状态做出改变甚至是扼杀,如果每次都是‘小惩大诫’,甚至是不闻不问,到最后,就只能‘维护’了,因为严重到一定程度,碰一碰就疼,牵扯太大,更别想大刀阔斧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以往没有着力去解决的问题,日积月累之下,已经不得不重视,但膨胀到了这般程度,他们不敢轻易去触及,还得要小心翼翼的护着,生怕‘崩’了。

苏颂拄着拐,沉寂无声。

他们身前的赵佶,今年已经十岁了,该懂的基本都懂了。

听到赵煦褫夺了他的一切,小脸煞白,眼神里都是恐惧,身体颤抖个不停,牙齿打颤,一句话说不出来。

赵煦根本不看他,扫视着一地的铜钱,转向跪在地上的朱浅珍,道:“朱浅珍,起来吧,论起来,朕还得叫你一声舅舅。”

朱浅珍浑身一颤,连忙爬起来,忍着心惊胆战的道:“小人不敢。”

朱浅珍在法理上,确实是朱太妃的兄长,但朱太妃的生父姓催,又在任家长大,虽然姓朱,却与朱家几乎没有任何关系往来。

这也是朱浅珍没有国舅身份,如寻常百姓一样的根本原因。

赵煦审视他片刻,又盯着满地的铜钱,心里思索不断。

区区百十吊,换成银子也就是百十两,现在需要用马车,大箱子来运送,洒落一地,厚厚一堆。

赵煦看了眼四周的人,见没人说话,没人再出现,便道:“巡检司收拾一下,其他的事情,按程序走吧。”

“是。”一个巡检司副巡检模样的人抬手应着。

其实接下来基本没有什么事,罪魁祸首赵佶已经被褫夺一切,圈禁宫内,剩下的就是善后了。

赵煦没有再多说,转身离开。

苏颂一直沉默着,跟着赵煦往回走。

陈皮看了眼脸色惨白,如同失神一样的赵佶,还有吓的不轻的赵似,吩咐人将两人带走。

四周暗藏的人已经知道赵煦的话,莫不震惊。

神宗皇帝第十一子,当今官家的十一弟,就因为在街上欺负了一个商贩,就被废除了?

蔡京站在窗口,静静的看着街上横穿而过的赵煦,神色渐渐凝重。

他本以为已经猜到一些这位官家的心思,但眼前的这番魄力又让他自我怀疑了。

赵煦回到宫内的时候,宫里已经炸开了。

高太后派了周和,朱太妃,孟皇后更是亲自的齐齐赶到了福宁殿,想要询问个究竟。

赵煦心里有所准备,在福宁殿里耐心的与宫里的三个女人解释。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