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盗汗是什么原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盗汗是什么原因 (第1/3页)
    

这份斥责邸报,着实扎心,令很多人羞愤。

继而,政事堂的邸报,为巡抚衙门定性,增加了具体,详细的权责,同时,明确规定了,各路巡抚有一票否决权:凡是巡抚弹劾、反对升迁的官员,政事堂一律同意,不再复核。

尽管政事堂的邸报加上了‘事急从权,为期二年’的特别注释,但开会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小争论,好在赵煦及时出现,压住了他们的争论。

在回转垂拱殿的路上,赵煦与章惇笑着说道:“现在各路巡抚的实权在不断增加,想必日后麻烦不会少。”

各路巡抚权力增加,那义务也必然增加。以往各地官府简直就是放飞的风筝,有事就盯着朝廷,现在被束缚住,有了顶头上司,怕是矛头要转向了。

章惇跟在赵煦身侧,眸光锐利,语气倒是平静,道:“巡抚衙门抢了他们的权力,又要逼着他们做事换了谁都不会轻易答应,臣估算,各路巡抚,起码有一半会折戟沉沙,另一把可能被架空,能撑下去的,不会有几个。”

赵煦眉头一挑,诧异的道:“那卿家还派他们去?”

章惇躬身,直言不讳的道:“臣从地方做官,又有七年被四处流放,感知甚深,想要破开这种局面,需要有人披荆斩棘,也要有牺牲的准备。臣将来的下场,早有预料,不会比他们好。”

赵煦脚步顿住,看向他,而后转头看向垂拱殿,片刻就又笑着道:“古往今来,成大事者,不惜自身,不计将来,卿家有这个品质。话说回来,朕能让苏颂等人安稳归乡,朕也能让你们安享晚年。那十几个巡抚,只要自身没问题朕保他们。”

这对有默契的君臣之间,说话也向来坦率。

章惇躬着身,少见的沉默了一会儿,道:“臣知道陛下对全面复起新法有顾虑,朝野之间莫不如是,臣还是希望明年能够复起,以我大宋的现状,即便再乱也不会威胁国祚。一来,人心所向,匪乱不会成事;二来,臣这颗人头,至少平息一半乱事。”

垂拱殿前。

赵煦立着,目送章惇的背影。

“说的坦率,干脆。”

赵煦背着手,轻声自语。

章惇说了很多,但‘臣这颗人头,至少平息一半乱事’这一句,一直盘旋在赵煦的脑海。

人人都说章惇脾气爆裂,宁折不弯,但近来的章惇,学会了用手段,并且,从刚才的对话中,赵煦深刻的清楚,这位章相公,心里十分明白。

明白他要做的事,也明白他要为他做的事付出的代价。

有些时候,不那么清楚的人很可怕,因为不清楚,所以不知道他要做的的事的后果与代价。

但有的时候,明白的人更可怕。他明白他行事会造成的后果、代价,却依旧勇武无畏,不屈不挠。

“国士无双。”

赵煦心底浮现这四个字,嘴上也说了出来,目光变得深邃。

章惇准备好了抛头颅洒热血,着实令他钦佩。

陈皮站在陈皮身后,将这场君臣对话烙印在耳朵里,回响不断。

再听着赵煦的‘国士无双’,看着政事堂方向,不自觉的微微躬身。

过了不知道多久,赵煦收敛心情,眉头皱起,若有所思的自语道:“皮皮,你发现没有,章相公,真的急了,这简直是在以命相搏……他身体怎么样?”

陈皮一怔,连忙道:“这个没听说,不过章相公身体硬朗,从来没听说他生病,或者身体抱恙。”

赵煦不知道章惇的生卒年,在浩瀚的历史中,在大宋这一段,远远没有欧阳修,苏轼,秦观照等人闻名。

这些人,诗词传世,经久不衰,而在当世,章惇,李清臣等人的才华不逊于他们,但后世鲜有人知道,至少不被大众熟知。

“身体没事,为什么他会这么着急呢?”

赵煦自语,对于明年全面复起‘新法’,朝廷上下,都保持了一种相对‘谨慎’的态度,大部分人都希望慢慢来,尤其是开封府‘方田均税法’引出的乱子,他们要防止在全国范围内发生。

但章惇在下面反对,赵煦态度含糊,实则拒绝的情况下,一再要求全面复起,这有些说不过去,甚至不对劲了。

陈皮没有说话,对于朝政,他向来敬而远之。

赵煦也没指望陈皮回答,仔细盘算一阵,他还是觉得明年全面复起‘新法’太过急切了一些,沉思一阵,道:“陈皮,通知童贯回来。再通知政事堂,在其下设少卫寺,统管剿匪军,剿匪军暂且移交给政事堂辖制。命兵部从厢军,禁军中挑选,并整合原有的各路府县机构,十二路,包括京畿路十三路,设十三卫,每卫一万人,分布于各路,府,县,专门应对日常匪患……”

顿了下,赵煦转身向里走,说道:“说的有些乱,先记下,待会儿朕手书好,让人送去青瓦房。”

既然章惇坚持,赵煦这个皇帝,大宋的当家人,自然要做些事情。

“是。”陈皮应着,跟着赵煦回转垂拱殿。

这时,刑部门前堆满了人。

在刑部录事房外,一个穿着华服,神色威严,又悲戚的老人,押着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恨铁不成钢的道:“都是为父害了你,希望经历这一招,你能改过自新。”

那胖子咬牙,重重点头,道:“爹,我知道错了,自首入狱后,一定改过自新,出来后好好孝敬您老人家!”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