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cheng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cheng (第1/3页)
    

家丁有些不安的看了眼吕大防,这才恭谨的退走。

家丁一离开,刘世安就拿着一道奏本进来,神情恭敬的抬手。

吕大防抬着眼帘,看着他,道:“想好了?”

刘世安抬起手,肃色道:“官家所作所为,违祖法背纲常,身为臣子,当有谏言之责。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吕大防看着他好一阵子,道:“太皇太后没事。”

刘世安表情更加安定,沉色道:“下官告辞。”

吕大防目送他离去,满是老年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与此同时,陈皮带着赵煦的旨意,来到政事堂。

政事堂在元丰改制后位置虽然没变,隶属关系却从中书省改到了尚书省,因此有时候也被称之为‘都堂’,习惯上依旧称为政事堂。

政事堂内,设有舍人院,知制诰以及吏,户,刑等五房,通常又称为‘东府’,与枢密院的‘西府’相对而称之。

吕大防告假,整个政事堂就以中书舍人秦炳为首。

秦炳知道陈皮来必然有事,眼见他还带来了禁卫,神色更慌,抬着手,领着一众人接旨。

陈皮扫了他一眼,摊开旨意,沉声道:“朕绍膺骏命:朕功薄继位,赖有祖母护持,而今祖母少安,政事堂临事失节,妄夺圣命,拒不趋朝,着实可恶……”

秦炳听着,头皮都快炸开。

今天确实应该开朝的,但一个三司衙门被封、三司使下狱,一个太皇太后病重,他们近乎习惯的认为今天应该休朝,完全忘记了,应该通知福宁殿的官家一声!

秦炳之所以恐惧,除了担心赵煦出手,还想到了另一个可能:宰辅不可能忽略,或许……是故意的!

陈皮不管秦炳想什么,宣读完斥责的圣旨,直接冷声道:“官家有旨意,政事堂所有人到垂拱殿前,跪着听候发落。”

秦炳神情动了动,还是压着心慌应声道:“臣等遵旨,”

于是乎,秦炳等政事堂一干二十多人大小官吏,被禁卫押着,齐齐跪在垂拱殿前。

有几个人想与秦炳说话,问问情况,都被秦炳无声的瞪了回去。

他现在就怕赵煦找不到借口继续发难他们,怎么上还赶着送把柄?

跪的是老老实实,一丝不苟。

赵煦一直在慈宁殿看着奏本,忘记了时间,直到陈皮进来,这才抬头,神情还有些茫然。

陈皮走过来,道:“官家,旨意传过去了。吕相公告假,秦炳带着人跪在垂拱殿前。另外,那个刘世安据说在吕府,皇城司那边不敢去要人。”

赵煦歪了歪头,清醒了一点,道:“你是说,刘世安躲到了吕府?”

陈皮道:“是。”

赵煦若有所思,这刘世安躲在吕府做什么?还有,高太后很快就会醒过来,吕大防不应该在这里守着,等着吗?

“关于苏辙,朝野有什么反应?”赵煦思忖着道。

陈皮向前一步,低声道:“官家,小人也觉得奇怪。没有任何奏本,宫外议论的声音都很少。”

赵煦眉头皱起,事情越发有些诡异了。

是在酝酿着怎么救苏辙吗?

正想着,一个黄门快步进来,在门口不远处,道:“启禀官家,梁尚书求见。”

赵煦自顾的倒了杯茶,道:“传。”

门口的黄门应着,转身出去。

梁焘急匆匆进来,神色忐忑拘谨,抬手行礼后,道:“官家,臣无能。”

赵煦喝了口茶,看着他道:“慢慢说。”

梁焘动了动嘴角,依旧抬着手,犹犹豫豫的道:“官家,筹措粮草的事,臣找遍了各个部门,各位尚书,相公,要么推搪,要么避而不见,五天之内,臣筹集不到一百万贯。”

赵煦端起茶杯,面无表情。

梁焘忽然感觉后背窜起一股寒意,噗通一声跪地,道:“臣知罪!”

赵煦喝着茶,神情冷冽。却并不是真的怪罪梁焘,从心底来说,赵煦并没有指望梁焘能成事,他也有内库的后手。

之所表情漠然,是因为他从这里面嗅到了别样的味道。

三司衙门不说亏空的几百万贯,单说环庆路的军饷,吕大防等人,就真的无动于衷,肆意的拖延下去吗?

要知道,今年以来西夏人蠢蠢欲动,若环庆路有失,西夏人完全可以长驱直入,打到开封城来!

“你见过吕大防了?”赵煦的语气无喜无悲。

梁焘跪在地上,道:“三司衙门事发前,臣找过,宰辅当时没有说什么。昨天臣在吕府门前守了一夜,今天早上,门房说吕相公病了,不见客。”

赵煦双眼半眯,压着涌动的怒气,道:“除了吕大防,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枢密院,中书省,尚书省或者其他人?”

梁焘跪在地上,沉默了一阵,道:“回官家,除了宰辅,没有其他人。”

赵煦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冷声道:“也就是说,吕大防告假,朝廷政务就等同于瘫痪了?”

梁焘跪在地上,身体微微发颤,道:“是。”

赵煦端着茶杯,神情越发的冷冽。

这一次,赵煦是更为深刻的体会到吕大防这个宰辅的能量了。即便没有高太后这个靠山,赵煦也不能轻易拿他怎么样!

陈皮低着头,不敢说话。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