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结婚狂想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结婚狂想曲 (第1/3页)
    

苏辙,韩忠彦都看向吕大防的背影,他们知道高太后这个眼神的含义,是要吕大防想出办法来,应对这个日益不听话,又掌握了禁军的官家。

吕大防看着高太后的神色,低着头半晌,似在所有人不耐之际终于开口,道:“禁军也不是无懈可击,只要官家恪守礼法。娘娘身为祖母,老安少怀,家宁国兴。”

高太后听着吕大防的话,目中锐利减少,神情若有所思。

苏辙,韩忠彦也在沉思,品味着吕大防的话。

他们都听懂了吕大防的意思。

吕大防说的是恩威并重,官家虽然掌握了禁军,可禁军只能在宫里,吃喝拉撒不说,最简单的俸禄还得枢密院批复,支取,更还有一系列人员的调迁,抚恤,家庭安置等等,哪一样绕的开枢密院?

所以,想要动摇官家掌握的禁军,他们有的是办法。

但他们并不能这么做,那位到底是官家,真的逼急了,动用禁军做些什么,他们又能怎么样?

韩忠彦这个下场,已经足够凄惨。

所以,吕大防的意思就是,官家要‘恪守祖制’,然后‘老安少怀’,也就是老者安逸,少者归附。

苏辙,韩忠彦瞥了眼吕大防,不得不佩服这位宰执的手段,着实一击点中要害,高明的很。

高太后面无表情,静静的思索着。

吕大防说的是光明正大,言下之意,其实就是要她以禁军威胁赵煦,逼迫赵煦不得再乱动,恪守祖法,反对王安石的变法,效仿仁宗,做一代贤君,延续而今的清平盛世。

老安少怀!

老者闲逸,少者归附!

慈宁殿里的众人都看着高太后,这件事唯有高太后能做到。

高太后思虑了好一阵子,忽然看向周和,道:“你去康宁殿,就说,韩相公目无圣上,抗旨不尊,致仕归乡。宫中禁卫一应用度,有内侍省负责统筹。请官家安心,好生准备大婚事宜。”

苏辙,韩忠彦听着高太后的话,心里稍松。高太后没有硬来,这样含蓄的点中官家要害,想必官家知道取舍。

吕大防垂着眼帘,没有出声。

周和见如此,这才应着,转身匆匆出门。

高太后神情缓和不少,看着三相道:“这样,诸位卿家觉得如何?”

苏辙连忙抬手,道:“娘娘这样安排,最为妥当不过。”

韩忠彦跟着抬手,却只有一抹苦笑。

紫宸殿的事情,他相信已经传遍开封,他必然成了一则笑谈,即便躲回乡里,也羞于见人。

他又怎么能想到,曾经不在他们眼里的官家,居然给他来了这样诛心的一手!

令他进退无路,狼狈至此!

周和出了慈宁殿,并没有急速的赶往康宁殿。

因为他是奉高太后的命令与赵煦谈判的,过程会有很多事情需要他来拿捏,其中的分寸并不好掌握。

此时,康宁殿的里的朱太妃十分高兴,殿里摆满了东西,朱太妃更是兴奋的拿着两样东西与赵煦道:“来来来,官家快看,这些都是太皇太后赏我的,我就说只要我们用心侍奉,太皇太后不会亏待我们的……”

赵煦脸上陪着笑,嘴里说着‘是是’,心里却轻叹,小娘总是这么善良,凡是都是往好的想,却不想想,这些本就是她应得的。

十三弟赵似,十妹赵幼娥也很高兴,拿着一些东西在赵煦面前炫耀。

或许是赵煦随和,之前那种疏离感,在慢慢消失。

朱太妃高兴了好一阵子,连忙叫来人,吩咐道:“这些,这些,送去武姐姐那……”

听到这个,赵煦喝着茶,眼神微动。

虽然向太后被赵煦弄出了宫,但武贤妃与向太后关系匪测,高太后没有那么容易放过她,被圈禁在宫里角落,连带着赵佖也被连累。

想起盲人的九弟,赵煦还是很有好感,心里琢磨着,等他站稳了,得将赵佖放出来。

就在这时,陈皮悄悄进来,在赵煦耳边低声道:“官家,黄门令来了,在门外求见。”

赵煦双手端着茶杯,眯着眼看着前面。

来了!

只是,这周和是带着什么任务来的?是打压还是雷霆之怒?

高太后有的是手段打压赵煦,这宫里宫外除了禁军都是高太后说了算。至于雷霆之怒,政治上的手段操作,赵煦肯定不如高太后,他都能想到很多办法,何况高太后!

不过,赵煦也有底气。

一个来自于他掌握的禁军,二来就是他的身份——大宋皇帝!

大家都在一个锅里吃饭,逼急了赵煦,摔碗砸锅,肆意大闹,赵煦无所谓,高太后与吕大防等人怎么受得了?

赤脚不怕穿鞋!

朱太妃本来正收拾着东西,眼见陈皮说话后赵煦神思不属,走过来低声道:“怎么了?是太皇太后不高兴了吗?要不要我去请罪?”

赵煦连忙回神,笑着道:“小娘说的哪里话,这天下还有比小娘再恭谨的人吗?祖母怎么会随便怪罪小娘。”

朱太妃可没少被高太后训斥、处罚,听着赵煦的话,反而更加担心了,一脸忧色的道:“那是什么事情?”

赵煦笑呵呵的站起来,道:“没什么事情,三位相公进宫了,祖母叫我过去听听。”

朱太妃这才松口去,拍拍胸口,道:“那快去,记得我的话,对太皇太后恭敬一些,不要乱说话,惹她老家人不高兴……”

赵煦应着,宽着她的心,而后就出了康宁殿。

周和迎上来,笑着躬身,道:“小人见过官家。”

赵煦看着他的神色,眼神也是笑意一闪,继续向前走,不动声色的道:“怎么了?韩忠彦那老东西去告朕的叼状了?”

周和跟在赵煦身后,暗暗组织语言,满心慎重的笑道:“官家多虑了。韩相公自知糊涂,向太皇太后认罪,愧疚的欲告老还乡。”

赵煦心里顿松,这么说来,祖母倒是没有雷霆手段的意思。那,就是谈判了?

他心里转着念头,道:“不止是韩忠彦,政事堂那些人,都得问罪,一个也跑不了……”

周和听着,当即就接话道:“娘娘那边也说了,官家放心。对了,娘娘还说,宫中禁军的一应用度,皆从内侍省出,宫里的内库就在小人手中,官家要是有什么特别的需要,尽管吩咐小人。”

赵煦眉头狠狠一挑,暗自叹服。

要是论起这些明里暗里的手段,他真是玩不过啊。

虽然他掌握了禁军的兵权,却没有财权,钱粮用度都在高太后以及外廷的三相手里。

枢密院掌审核,三司也就是计省掌钱粮,中书省居中调配,可以说,赵煦宫里这点禁军被制衡的死死的!

没有了这些钱粮的支持,加上一些其他手段,只要时间一长,控制权说不得就得易手!

同时,赵煦也明白过来,高太后以及吕大防之所以让周和来谈判,并非是怕了他,只是赵煦最近的手段太快,刚刚掌握禁军,就逼得三相之一的枢密使狼狈不堪无法在朝廷立足,接下来还会干出手么事情?

‘这是想要暂时稳住我吗?’

赵煦暗暗凛然,他的动作还得加快,否则可能真的会被架空,甚至英年早逝提前到来!

赵煦暗暗深吸了口气,微笑着道:“祖母费心了。对了,上次我要将张商英,蔡京调回京,怎么样了?回来了吗?政事堂是怎么说的,也没给我个回话。”

周和一怔,还以为赵煦没听懂他的话,转而又暗自警醒,眼前的官家可不是表面这么简单,稍稍思索,道:“小人不知道,还得去政事堂问问。”

赵煦嗯了一声,道:“朕今天坐了半天,感觉身体还是没大好,得再养养,有劳黄门令去给朕问问。”

周和听明白了,道:“是,小人这就去。”

陈皮在一旁听的一知半解,却没有多问,看着周和匆匆走了,跟着赵煦回到福宁殿。

周和自然没有去政事堂,而是慈宁殿。

他没有看吕大防等三相,与高太后道:“娘娘,官家问,前几天他要调回来的蔡京,张商英怎么样了。另外,官家说身体还是不大说服,得多休息。”

高太后皱眉,吕大防三人各有表情。

赵煦这话的意思很简单,这两人调回来,我就好好休息,不惹事了。

一个掌握禁军的官家已经够头疼了,要是再让他联络到外廷的官员,还怎么控制得住?

高太后神情淡漠,目光看向下面的三相。

苏辙神情犹豫,还是开口道:“娘娘,这个要求不能答应。”

韩忠彦则沉默不语,他已经没有资格说话了。

吕大防迎着高太后的目光,声音沙哑低沉的道:“今天之后,就算没有那两人,也会有别人。”

苏辙,韩忠彦神情大震!

宰执的这句话说到关键了。

今天,官家在紫宸殿将枢密使治的狼狈辞官,满朝文武还有谁能继续无视崭露锋芒的官家?

朝廷内外那么多人,对他们不满的大有人在,何况‘新党’一直在蠢蠢欲动!

高太后听着吕大防的话,沉着脸。

她这才警醒,福宁殿的官家,正在飞速的失去控制,并且,已经有收不住的迹象了。

她想起几件事,第一件事,是她扔掉了神宗的几件东西,赵煦倔强的又找回来,她质问下,赵煦罕见的顶出了一句:‘父皇之物,岂能轻舍?’

高太后由此警觉,她这个孙子或许不是她想要他做的皇帝。

日后她细致的观察,发现她这个孙子,居然悄悄的在阅读王安石变法的内容,批注上也多是‘钦羡’之词,这令高太后彻底明白,越发的想要扭转这个孙子的想法,要做仁宗,而不是神宗。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