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诠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爱的诠释 (第1/3页)
    

裴寅浑身冰冷,没有章惇这么镇定,忍不住的再次低声道:“相公,事关重大,还是赶紧禀报官家吧。”

章惇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淡淡道:“不着急,等他们来。”

裴寅一怔,继而明白了,没有再说话。

斩杀辽使,绝不是小事,用不了多久,蔡卞以及六部尚书等会被惊动,急急入宫。

就在章惇话音落下,青瓦房的蔡卞已经赶过来,但还是晚了一步,他看着曾经斩杀夏使的地方,辽使耶律弘正的头还在滚,鲜血流淌一地。

蔡卞脸上变幻,最终愤怒冲天,直接冲入政事堂,神色铁青的瞪着章惇,怒声道:“你疯了吗?你还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大宋正在积极的谋划,企图打掉大宋北方一直以来的战争威胁——西夏。

辽国自澶渊之盟后,几乎没有战事,只有西夏一直叨扰不断,绵延不休。只有打服了西夏,大宋就能获得一段和平时期,可以让他们专心的推行‘新法’,消除弊政,强国富民!

可章惇这一手,必然激怒辽国,若是辽国开战,大宋就要面临两面作战的威胁!

这是朝廷上下,甚至大宋上下绝不允许的!

章惇看了他一眼,道:“等等他们,一起去见官家。”

蔡卞内心怒火熊熊,喝道:“我在问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擅杀辽使,知识边事再起,不说官家,朝野没人能饶得过章惇!

章惇不回答,再次拿起茶杯,慢悠悠的喝茶。

蔡卞怒不可遏,转身就道:“我去见官家!”

章惇嘴唇刚碰到茶杯,不等蔡卞踏过门槛就淡淡的道:“宫里的事情,没有什么能瞒得过官家,政事堂与垂拱殿有多远?”

蔡卞脚步蓦的一顿,转身看向章惇,神情动了又动,转身回来,一脸怀疑的看着章惇,道:“这是你与官家计算好的?为什么?”

章惇道:“这件事,是我擅自做主。具体的,等他们来,一起去见官家再说。”

蔡卞要再发怒,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冷哼一声,在章惇边上坐下,铁青着脸,思索着这件事怎么善后。

大宋绝对不能同时与辽、夏开战,打不过!

不多久,章楶来了。

他看了眼章惇,就在章惇的左手边坐下。

蔡卞见章楶不说话,欲言又止,最后怒哼一声,没有开口。

这是两兄弟,他不指望章楶能与他一起制止章惇。

这时,消息已经传到宫外,第一个得到消息的,居然是工部尚书,王存。

王存正在计划去巡视开始动工整修的淮河,听到‘章相公怒斩辽使’的消息,大惊失色,推掉所有事情,火急火燎的入宫。

“出事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王存脸色有些发白,目光慌乱的喃喃自语。

辽国是大宋的心头刺,没人愿意去碰,但章惇偏偏在这个时候,斩杀了辽使!

“果然,任由这些变法派乱来,迟早天下大乱,社稷颠覆……”

王存强按着惊慌,催促马车尽快入宫。

户部的梁焘这会儿正在审计下个月的官吏俸禄,听到消息,更是如同火烧屁股,跳起来就冲出衙门,他没有坐马车,几乎是小跑着奔向皇宫。

他身后的衙役以及一些文吏紧追紧赶,不时喊话,梁焘却仿佛没有听到,反而越跑越快。

与此同时,吏部尚书林希,礼部尚书李清臣,刑部尚书来之邵,兵部尚书许将齐齐出了衙门,四人迅速碰头,交谈几句,没敢耽搁,急急入宫。

“出了什么事情?”

“令这么多大人物焦急成这般,不会又出什么大事情了吧?”

“呵,那些变法派什么事情搞不出来,看着办,肯定又是大事情,绝对小不了!”

“哎,这样折腾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就不能让我们过点安生日子吗?”

“安生日子?我看你是想多了!你看看现在的朝廷,哪个不是变法派?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天下没人能安生……”

士绅百姓议论中,六部尚书已经赶到了政事堂。

不等六人说话,章惇站起来,道:“随我去见官家。”

众人对视一眼,又看向蔡卞与章楶。

只见二人同样没有说话,六人只等跟着他们,离开政事堂,转向后面的垂拱殿。

章惇等人来到垂拱殿,里面的陈皮连忙迎出来,抬了抬手的,道:“诸位相公,是有要事?”

章惇淡淡点头,道:“我们要见官家。”

陈皮面露迟疑,道:“小人能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事情重大,陈大官又何必故作不知,我们现在就要见到官家!”工部尚书王存十分不客气的道。

陈皮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下,漠然的道:“诸位相公随我来吧。”

章惇等没有再说话,神情各有急色的跟着陈皮,越过垂拱殿,来到西面的一排杂物房。

众人没空好奇,辽使被斩,事关边境安危,甚至关乎国祚,他们哪还有别的心思!

垂拱殿的东侧,就是章惇,蔡卞主事的青瓦房,而西侧机要房,在机要房更西的角落,就是赵煦所在了。

一众人来到门前,耐着性子,等陈皮进去通报。

不多久,陈皮就出来了,道:“诸位相公,官家有请。”

一众人当即迫不及待,又不敢逾越章惇,按耐着焦急,步入这间杂物房。

一进去,就看到各种碎木,碎屑,长棍短木以及各种大小不一的奇怪木制牛马。

而赵煦,头发有些撒乱,满脸灰尘,衣服是粗布衣,双手捧着一个轮子模样的东西,正在打量,自语的道:“古人的智慧,真的是令人惊叹……”

他手里的是马车车轮的模型,虽然没有齿轮,链条等后世零部件,但精细、复杂的构造,还是造就了车轮,成全了马车。

“但用在水车,风车上还不够,还得有转轮,链条,橡皮联动才行……”

赵煦自语。

想要用水车灌溉,不足用,也不太现实,只能用在水利调度上。

一众人看着发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赵煦这么不体面,坐在垃圾堆里。

但他们都十分清楚,赵煦不可能不知道章惇刚刚斩杀了辽使,在这种情况下接见他们,意味着什么?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