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跨过鸭绿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跨过鸭绿江 (第1/3页)
    

文峰成再次想到了皇家票号的事,头皮有些发麻,道:“太爷爷,刑部那边的动作越来越多了,介休那边传信说,刑部派了不少人。”

文彦博轻笑一声,道:“如果要是官家,肯定不会这样做。应该是那位大相公的手笔,这也是警告,不用担心。”

文峰成转瞬就会意,章惇真想要拿他们的把柄,不可能这样大张旗鼓,多半还是想要拿捏他们,或者说他太爷爷。

文彦博看着河面上的人开始陆续上岸,道:“官家就快要来了,我待会儿会找机会让你说些话,你好好说,然后进政事堂来帮我。”

文峰成心头一惊,道:“官家,能同意吗?”

文彦博忽然一笑,道:“会的。”

文峰成神色紧绷,他明白了,要是他爷爷让的太多,官家没道理一点小要求都不答应。

果然,两人话音刚落,就看到一辆马车不紧不慢的在雪地里行走,很快就来到了河边。

文彦博在文峰成的搀扶下,向着马车走去。

赵煦出了马车,手里还拿着他自制的鱼竿,看到文彦博要行礼,笑呵呵的道:“免礼了,咱们今天钓鱼,不要那些虚礼了。”

文彦博颤巍巍的行礼,道:“老臣谢官家。”

赵煦兴致很高,看着湖面,又看着零星不断落下的雪,直接向前走,道:“咱们都是大忙人,别耽搁了,走,先钓鱼去。”

“是。”文彦博声音有些虚弱,跟着的脚步很慢,需要文峰成搀扶。

总共四个人上了船,来到船头,赵煦与文彦博坐下,童贯,文峰成陪在身后。

小船来到凿开的冰面中心,扔下鱼钩,就开始专心致志的钓鱼。

谁都没有说话。

鱼似乎也冬眠了,没有咬钩,湖面除了落雪,其他的十分安静。

文彦博手里握着鱼竿,哪怕手上不断落雪,依旧纹丝不动,脸上平静如初,双眼静静的看着鱼标。

赵煦双手带着手套,整个包裹的很严实,面带微笑。

他们两人没有声音,童贯与文峰成更是如同两块石头,一点反应都没有。

雪花越来越多,两人身上都落满了雪,依旧没人开口。

赵煦手里握着鱼竿,倚靠在椅子上,虽然眼睛看着鱼标,心里想的都是朝局里的事。

这些事十分的多,复杂,需要慢慢理清。

或许是换了环境,赵煦的思维很是清晰,很多事情被想透彻,而且越想越顺,渐渐沉浸在里面,浑然忘记在钓鱼,身旁还有一个文彦博。

文彦博人老成精,毅力更是不用说,哪怕他九十多了,这样坐着,一般人绝对熬不过他。

文峰成有些撑不住了,他身上都是雪,瑟瑟发抖,却强撑着,悄悄瞥向一旁的童贯。

只见他弯着腰,身上也都是雪,但丝毫不见寒冷,如同平日一样,恭恭敬敬,不动如松。

文峰成暗暗咬牙,缩了缩脖子,立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文彦博的鱼标晃了下,水面上荡起一点点水纹。

文彦博神情专注了几分。

赵煦仍然没有动作,还沉浸在思考中。

文彦博苍老的脸上抽搐了下,稍稍闭眼,就继续盯着水面。

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天空中露出一丝阳光。

童贯抬头看了眼,居然快中午了。

童贯看着赵煦的背影,又余光看向文彦博,耐着心,没有出声。

他很清楚,这两人是在斗法,官家是在故意晾着文彦博,而文彦博也不肯先开口。他只要一开口,就丧失了主动,后面的事,转圜的余地就大幅度减少了。

童贯看着他,心里其实很想问一声赵煦:官家,是否要用膳?

但他有眼力见,忍着没问。

赵煦还在沉思,偶尔鱼线颤抖他也没看见。

文彦博倒是注视着水面,他如同被定住了,没有任何动作。

雪还在下,落满了小船,也落满了小船上的人。

岸边的禁卫同样没有乱动,倒是宫女,黄门冻的不轻,拍打着雪,搓着手,来来去去,神情焦虑。

童贯脖子发冷,浑身开始颤抖,他暗暗咬牙强撑。

四十多岁了,正当壮年,却也是身体下滑的时候。

他瞥了眼身旁的文峰成,这个年轻人更不堪,已经缩在一起,脸色发白,嘴唇发紫,牙齿已经在打颤。

他们身前的两位,坐着不动其实更冷,他们身上都是雪,甚至鱼竿上都积雪厚厚,两人愣是没反应。

文彦博到底是老家伙,脸角偶尔会抽搐,他硬是没有先开口。

倒是赵煦,偶尔回神会瞥过一眼,倒也无所谓,这老家伙命这么硬,肯定冻不死。他便继续默默思忖,从宫里到宫外,从朝廷内延生整个大宋,一件件事,一个个布局。

尤其是江南西路,他之所以按压着这件事,就想看看,这件事的朝野反应。

‘新党’的激烈反应在他预料之中,被他瞬间压住,拖延到现在。

倒是‘旧党’的营救,似乎没有那么强烈的意愿,除了一些牵扯的官员的亲朋师友,没有看到反对派纠结的现象。

‘这是不是说,反对派并没有预想的那般强大,或者说,因为我打散了旧党,他们失去了主心骨,闹腾不起来?’

赵煦心里推敲着,不着急下定论,他还要借着王存,继续看看。看看朝野内外,以及王存,文彦博等人的忍耐度。

“阿嚏,阿嚏,阿嚏……”

突然间,文峰成接连打了几个喷嚏,整个剧烈颤动,身上的雪洒落一地。

文彦博老脸狠狠一抽,心里轻叹。

只能转过身,看着文峰成脸色苍白,与赵煦笑着道:“官家,这孩子不耐寒,臣请先让他回去。”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