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猛禽小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猛禽小队 (第1/3页)
    

赵煦又打量他一眼,转向朱浅珍,道:“我听说,刑部调取了关于文家在皇家票号的往来账目?”

朱浅珍神色如常,躬着身,道:“是。是三天前的事,并且早上还派人来说,想要更多,更详细的,小人已请示陈大官。”

陈皮不在这。

但事情赵煦知道的很清楚,拿起茶杯,静静喝了一口,而后微笑着道:“文家之前做的还算谨慎,法理上来说,是牵扯不到文家人的。对了,听说,他们将之前薅的羊毛都退了回来,还‘存’了两百万贯?”

朱浅珍很有眼力劲,没有因为孟皇后等人在场就犹豫,赵煦话音一落,就接话道:“还是文家那个小辈,说是要存一百年。”

一百年后,文家在哪里都不知道了。

这笔钱,就是一种弥补,是送给皇家票号的。

赵煦心里斟酌片刻,慢慢说道:“外面人都说,皇家票号是朕的内库。这句话不完全对,但也不算错。朕不参与朝廷的党争,皇家票号也不应该被卷入。这句话,你递给九弟。”

刑部从皇家票号调取账目,应该是正常举动,但背后以及日后可能发生的事情,赵煦已经可以预估了。

朱浅珍躬身,道:“是。”

说完这些,赵煦又瞥了眼小心翼翼抱着权哥的孟唐,见小家伙很安静的抓着孟唐的衣服玩,笑着道:“近来,宗室以及功勋好像不太平静,你们都是国舅,没有比你们更亲近皇家的人了。快过年了,你们该设宴就设宴,该赴宴就赴宴,对他们正确的想法,收集一下,反馈给朕,一些不正确的,给他们好好说道说道。他们与朕,与皇家,与大宋,荣辱与共,休戚相关,朕相信,他们一定会明白,大宋好,他们才会好。不是大宋好坏,他们都一样荣华富贵……”

孟唐脸色骤紧,根本不敢接话。

赵煦的话很明白,是他们代表他,大宋官家,去宴请这些宗室,功勋,这里面的意味,不言而喻!

朱浅珍神情如常,道:“是。”

孟唐的目光一直看着她姐姐。

孟皇后是不希望孟唐卷入党争漩涡的,只希望他平平安安,不要步他们大爹爹的后尘。

不等孟皇后有所反应,赵煦就转向孟皇后,道:“圣人,过年前,你在仁明殿,为权哥办个宴,只邀请朝廷大员的贵妇,在朝的。尤其是几位相公家的,让他们见见权哥……”

说到这,赵煦忽然笑了起来,道:“再让她们都带上适龄的姑娘,让权哥瞧瞧……”

朱太妃明显听出来赵煦的玩笑之意,没好气的道:“权哥才多大,你就不想想你的弟弟妹妹。”

孟皇后本来紧绷的脸角,已经朱太妃的打岔,稍稍和缓。

赵煦被朱太妃说道一愣一愣,他突然想起来,十三赵似已经快十二岁,几个弟弟妹妹,似乎都快到了婚嫁的年纪,要尽早安排了。

赵煦余光看了眼孟皇后,心里稍稍琢磨,道:“母妃,有什么想法?”

宗室的婚姻,从来没有简单的,赵煦的都一言难尽,皇子皇女就更不用说,都脱开‘联姻’二字。

朱太妃好似突然来了兴致,道:“我见过吴家的,就是杭州来的,他们家的孙子,我看着不错,聪明懂事,据说乡试得到了不少大家的赞赏,前途不可限量。”

这是说十四妹?

赵煦想不起具体的吴家是哪一家,哪一支,谁的孙子,没陈皮的提醒,赵煦只能装作他知道的模样,故作思索的道:“嗯,那找时间,我观察一下,也可以安排他们先见一见。一辈子的夫妻,琴瑟和鸣最重要。”

朱太妃深以为然,对赵煦的态度很高兴,道:“我来安排,皇后不是要为权哥办宴吗,我给似儿也办一个,请一些人,带着他们孩子进宫。不止是似儿,其他的,赵佖,赵佶等也要早点安排,不要落人口实。”

官家苛待兄弟!

这种口实,对英明神武的大宋官家来说,自然是极不好的。

赵煦嗯了一声,看向孟唐,笑着说道:“你呢,有没有可心的人?”

孟唐连忙躬身,道:“小人一心学业,心无旁骛,劳官家费心。”

赵煦看向孟皇后。

孟皇后摇了摇头,笑着道:“臣妾也不知道。”

赵煦左右转头,见陈皮不在,忽然有些不自然,看了看在场的人,还是看向孟唐,道:“我听说,外面经常会进行各种聚会,都是清贵世家的哥儿,姑娘们的交际,各家都是通过这样为儿女相亲的?你有没有参加?”

孟唐心里有些害怕,担心赵煦给他安排,低着头,余光看向孟皇后,有些求救,嘴巴没停的道:“小人没参加过。”

孟唐的自我姿态,摆的是相当的低,一直活在某种阴影下,惶惶不安。

赵煦看的分明,转向孟皇后,道:“你这个做姐姐的也不操点心?要等母妃说你。”

朱太妃听着不乐意了,直接插话道:“皇后,别听他的,挑个慕古喜欢的,不要什么门当户对,他们两口子看对眼才最重要。”

孟皇后见他们母子这般对话,哪里不懂,打量着孟唐,道:“你不是有心上人了吧?”

孟唐头低的更多,道:“没有。”

孟皇后这倒是笃定了,审视了他片刻,心里犹豫,看向赵煦。

赵煦连忙摆了摆手,道:“我是大宋官家,但也没有强迫人家姑娘的道理,他要是真心喜欢,就去追,姑娘乐意了,家里不同意,就生米煮成熟饭,让姑娘抱着孩子回门,看他们怎么说。”

孟皇后忍不住噗嗤一笑,这是什么鬼主意。

朱太妃见确实没外人,有些嗔怒的道:“胡说八道。慕古,别听官家,过几日,你也来宫里,我给你撮合撮合。”

孟唐似有些急促,脸上发红,抬头看向朱太妃。

赵煦看着孟唐的模样,又看着他怀里,玩的不亦乐乎的权哥,心里暗道:看来,还得给他培养点自信。

“舅舅,你找个时间,去见见文家当家人,将两百万退给他们,再给他们个权力,允许他们建立交子铺,起步钱款不能低于千万贯,再给他们定下发展任务。”赵煦旋即就看着朱浅珍说道。

朱浅珍一愣,旋即就猜测,可能是官家要笼络文家,起身抬手道:“小人领旨。”

赵煦按了按手,示意朱浅珍坐下,道:“不止是文家,再物色几个大户,一个人不行,就让他们联合组建。具体的条件办法,这几日陈皮会交给你,你们仔细研讨一下,再去户部走一趟,完善之后,再送到垂拱殿。”

赵煦自然不可能真的是出来散心的。

皇家票号的作用,还没有显现出来,还处在耕耘阶段,单靠皇家票号单打独斗显然是不够的。

若是能激发民间的力量,将那些囤积的财富释放,无疑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赵煦说完这些,不等朱浅珍说话,又说道:“有些话,朕不好说,你给梁焘,吴居厚递个话,他们对于商事的那些计划,朕不太满意,尤其是削减赋税,理清赋税脉络的事。你点点他们。”

赵煦到底是大宋官家,而今位置高的可怕,他要是开口,怕是户部得吓一跳,不但做不好事情,反而可能坏事。

作为上位者,赵煦需要讲究一些策略。

“是。”朱浅珍应下说道。

今天算是半个家宴,赵煦点到即止,笑着说道:“看来权哥挺喜欢舅舅啊,平时我抱着,动不动就哭闹,这半天了,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朱太妃伸头看了眼,也笑着道:“都说外甥像舅,这眼角眉梢,确实挺像的。”

赵煦端详了下,道:“还真是,咱权哥要是真能长的像慕古,将来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小姑娘……”

孟皇后见着,心头宽松,板起脸与孟唐道:“找个时间进宫,跟我好好说说。”

孟唐挤出僵硬的笑容,似哭似笑。

他确实喜欢上了一个姑娘,但最多算暗恋,人家姑娘看没看过他都还是未知数。

赵煦在一旁拱火,道:“我也去听听,看看是哪家的姑娘。今年好好做,我好有借口给你赐婚……”

孟唐受宠若惊,就要站起来。

赵煦压了压手,道:“没外人就别那么虚礼了。”

孟唐几乎不敢说话,慢吞吞的又坐下。

……

在赵煦这边说着闲话的时候,工部却是一片冷清。

刚刚宫里下了中旨,斥责工部侍郎工部侍郎陈浖‘因私忘公,家教不严,乱事朝臣‘。

这是斥责陈浖,却也是一巴掌打在工部,打在工部尚书苏轼的脸上。

苏轼上任以来,用了温和手段整顿工部,虽然面临了巨大阻力,还是快速掌握了一些权力。

此刻,他坐在班房里,神色肃然,一笔到头,猛的提笔。

这是一道奏本,扉页上是:工部上皇帝书。

第一句是:工部尚书苏轼,冒死上皇帝陛下书。

苏轼放下笔,拧着眉,一脸肃色。

‘上皇帝书‘,是一种十分严肃的标题,这样的奏本,不管是皇帝还是朝廷,都需要认真对待。

以往,苏轼也给神宗皇帝写过,还写了两道,上,再上。

其中主要内容是抨击‘新法‘,引经据典,用古代教训,当今事实,痛斥‘新法‘。

但他忽略了一些事情,苏轼之前做了不少事情,让神宗皇帝认为他是支持‘新法‘。这两道奏本,让神宗皇帝对苏轼大为厌恶,认为他‘反复曲意‘,是攀附司马光。

后来,爆发了‘乌台诗案‘,神宗皇帝冷漠以对,甚至要严肃处置苏轼,打击反对‘新法‘的势力。

这却引来了朝野巨大的震动,不说苏轼的兄弟苏辙,各种亲朋好友,纷纷上书。甚至于,前几任相公,当朝的司马光,外加章惇,都与神宗皇帝争辩,请求放过苏轼。

更有的是,当时在江南的王安石,还特意写信给神宗皇帝,来了一句‘岂有圣世罪良才乎?‘

神宗皇帝将王安石招呼,当面询问王安石了‘卿知轼非品洁‘。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