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外太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外太空 (第1/3页)
    

吕大防垂着眼帘,面上古井无波,道:“娘娘,现在不能犹豫了。”

高太后怒气更盛,喝道:“你们想我与官家兵戎相见,杀的皇宫血流成河吗?”

苏颂脸皮狠狠一抽,本来迟疑,忧虑的神色忽然变得清澈,抬起头道:“我反对。”

不等吕大防反应,高太后看向他,冷声道:“苏卿家反对什么?”

苏颂拄着拐,直起身,声音异常坚定的道:“皇宫流血,枢密院不答应。”

高太后猛拍桌子,怒喝道:“那你就眼看着老太婆身首异处?眼看着官家忤逆不孝,眼看着我大宋帝后相残?你们对得起先帝吗?对得起我大宋的列祖列宗吗?你们就不怕史册上,写着你们都是乱臣贼子,遗臭万年吗!……”

苏颂被高太后喝的神色铁青,他还是坚持咬牙,道:“老臣不信官家会如此大逆不道。老臣现在就去福宁殿,官家要是带兵来慈宁殿,先踏着我的尸体!”

说着,苏颂就拄着拐杖往回走。

高太后听他这一说,怒气稍减,理智了一点,道:“卿家留步吧,现在还是想办法阻止官家,平息这件事。”

苏颂顿了片刻,似乎觉得去硬顶赵煦或是火上浇油,转身过来,拄着拐继续默然听着。

高太后深吸一口气,压着怒意,看向吕大防,道:“这个时候了,有什么办法就说吧。”

吕大防声音大了几分,道:“宫外的禁军就两百人,敲打一下,然后请官家来慈宁殿。”

高太后拧眉,道:“官家会来吗?”

“会。”吕大防声音沙哑,却很果断,给人十分信服的感觉。

高太后听懂了,目光冷冽的轻轻点头,语气无喜无悲的道:“希望官家不会真的乱来吧,周和,传我懿旨。让殿前司管好擅自出宫的禁卫,请官家来我这里。”

他们心里都十分清楚,只要不是孤注一掷的大逆不道,赵煦那点禁军做不了太多的事情,他们这边给足压力,赵煦就要乖乖过来!

这时,他们心里都在考虑着惩戒赵煦的办法了,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再发生第二次!他们也将不再纵容赵煦,大宋的祖制、朝纲,容不得任何人破坏!

他们要的是一个善听忠言,能容直臣,谨小慎微,与士大夫为一体的仁德皇帝!

周和连忙躬身,无声应着,急匆匆转身离开。

高太后等周和走了,沉默一阵,忽然道:“来人,给二位卿家赐座。”

吕大防,苏颂应着,坐下后,便不再说话。

就在周和去殿前司传高太后懿旨的时候,御史台御史中丞马严,刑部尚书黄鄯带着人正急匆匆在赶往三司衙门。

他们两个人脸上几乎是一样的凝重,焦虑,看着走在前面的陈皮,心惊胆战。

他们原先还不信,但后来传来的消息,他们不信也得信了。

只是,命他们审核三司衙门的各种账目,他们内心恐慌,头上冒出冷汗。

三司衙门掌管天下钱粮,三司使更是三相公之一,牵一发动全身,真要查出什么,三司衙门未必会怎么样,他们怕是要流放岭南了。

两人悄悄擦了擦冷汗,不及想明白,就到了三司衙门。

陈皮与刘横说了几句,便转向马严,黄鄯,道:“二位,官家说了,半个时辰,必须有个结果。什么样的结果,不需要小人多说吧?”

马严与黄鄯对视一眼,他们自然懂。官家兵围三司衙门,必须要拿到罪证,否则怎么向朝野交代?他们也清楚,这件事不难,三司衙门掌管天下钱粮,明暗的那些龌龊事,作为刑部尚书,御史中丞,他们门清。

关键是,他们不能啊!

真要将那些东西翻出来,所有人的脸上都不好看,最先倒霉的还会是他们!

眼见陈皮盯着他们,两人又对视一眼,硬着头皮道:“臣遵旨。”

他们两人可不是苏辙,吕大防等人,敢于硬刚赵煦,起码面上的礼数还是要周全的。

陈皮不敢大意,盯着他们,同时也开始对三司衙门一些位置关键的人物进行威逼利诱的审讯。

他们在赵煦书房推演了很多次,时间紧迫,必须争分夺秒!

三司衙门被封,不多久就传遍了整个开封城,绝大多数人第一时间不信,认为是谣言,继而惊愕,接着就是慌张的四处找人询问,探听究竟。

开封城里谣言纷飞,王公大臣前所未有的紧张,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梁焘本来正在喝闷酒,听到消息,双眼大睁,酒醒了大半,看着眼前的侄子,道;“你说的是真的?”

年轻人一脸惊魂未定,道:“是真的,我亲自去看过了,全部是宫中禁卫。二叔,您说,是不是有人告密到官家那,官家震怒了?”

毕竟涉及近三百万贯的军饷,官家震怒,调动禁卫查封三司衙门,也说得过去吧?

梁焘听完,脸色急急变幻,也跟着忐忑,恐惧起来。

年轻人看着他的表情,忽然惊醒,道:“二叔,您是担心这件事会牵扯到您?”

梁焘在凉亭里走来走去,头上急出冷汗,道:“难不成你认为这件事会是计相来担责吗?三司副使也不够资格,最合适背这个黑锅的,我这个户部尚书,首当其冲,最适合不过!”

这么大的事情,真要怪罪下来,梁家承受不起!

年轻人害怕了,颤声道:“二叔,那怎么办?”

梁焘走来走去,眉头要拧出血来,犹犹豫豫了好一阵子,梁焘深吸一口气,定色道:“没办法了,先发制人,将我准备的那些东西拿给我,我这就进宫。”

年轻人顿时明白,惊道:“二叔,这样一来,怕是计相,甚至是宰辅都不会放过我们吧?”

“快去!”梁焘喝道。

所谓的‘官官相护’,就是一定层次的人相互保护,彼此利用,结成的庞大,共存的利益网。

梁焘没有资格让吕大防‘官官相护’,但苏辙有,甚至是即便高太后知道了,也会不动声色按下来,将罪名推给梁焘,平静的了结这个案子。

要是三相之一的计相参与军饷克扣,倒卖等事情,朝廷脸面往哪放?

所以,梁焘要做的,就是将事情主动抖搂出来,哪怕事后被清算,也好比背这个黑锅强!

年轻人被吓了一跳,慌忙应着,跑去找那些他们早就准备好的东西。

在梁焘怀揣着‘军饷消失案’一大堆证据惶惶入宫的时候,蔡攸正从裁造院出来,进入皇宫,但接着他就目瞪口呆。

官家下旨,宫中禁卫查封了三司衙门!

蔡攸怀揣着纸袋,一脸懵,自语道:“官家先一步知道了?”

如果官家已经知道了,那他这些东西还有什么用?

蔡攸好不容易下的决心来豪赌一次,却没想到宫里的官家在他未到之前就对三司衙门出了手!

蔡攸还有些稚嫩的脸上迟疑不决,他现在过去,这些东西的作用必然大打折扣,成不了官家身前的近人,加上如果官家事败,可能会连累到他以及蔡家。

付出太多,收获微渺,不划算!

蔡攸将纸袋掏出来,放在手里,神情挣扎。

如果不送,那他就等于错失机会,将来官家站稳脚跟,他再去就没那么分量。可现在去了,似乎没有多少好处。

蔡攸左思右想,犹犹豫豫,不过一阵子他就有了决定,自语道:“就算不能有大功,小功也不能放过,毕竟我们蔡家已经与官家绑在一起……”

蔡攸十分果断,想清楚了就大步向福宁殿走去。

有着裁造院送衣服的由头,外加宫里并没有完全戒严,倒是一路畅通。

而在他前面不远,梁焘正带着厚厚的密封纸袋,满脸踌躇却又脚步飞快的赶向福宁殿。

赵煦站在福宁殿前,听着各处不断传来的汇报,尤其是关于三司衙门,不时点头,做出新的部署。

楚攸在一旁,配合着赵煦,对宫内宫外进行布置。

在刘横查封三司衙门不过一刻钟,楚攸就面色凝重的来到赵煦身侧,低声道:“官家,殿前司的禁军调动频繁,堵住了所有宫门。还有一队五百人赶去了三司衙门……宰执,枢相还在慈宁殿,并未离开。”

赵煦听着,心里分析,道:“没事。他们不敢乱来,就是给我施压。”

对面应该比赵煦紧张,因为一个不好,刺激到赵煦,就可能真的让皇宫血流成河。到目前为止,慈宁殿以及吕大防等人的反应都还在赵煦的预料之中,并没有太强硬的动作。

楚攸刚要接话,就看到一个中年太监在两个禁卫的陪同下走过来。

其中一个禁卫上前,行礼道:“启禀官家,是太妃娘娘派人来。”

“小人童贯,见过官家。太妃娘娘派小人来,给官家送几件衣服,都是太妃娘娘亲手做的。”童贯连忙上前,十分恭谨的道。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