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东成西就粤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东成西就粤语 (第1/3页)
    

马严还头疼,道:“也只能这样了,继续查下去,谁知道还会挖出什么事情来。钱升既然想扛,那就由他扛吧。三司衙门那两个副使,加上杨畏,以及吕家人的证供,基本上可以定案了。”

黄鄯心里还是不踏实,道:“现在,就去找曹政?”

曹政,原来的户部右侍郎,赵煦钦点的大理寺卿。

马严犹豫了下,道:“再做的仔细一些,不要给人找到破绽,明天再找他。”

黄鄯点点头,他心里也是难以安宁,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容易了结。

这会儿,章惇就在垂拱殿外的偏房,在那五张椅子中的一张坐下,已经正式开始以‘副相’、‘少宰’的身份处理政务。

由于三省被合在政事堂,政事堂临时‘宰执’苏颂躲着不见人,另外二位副相范百禄,范纯仁在‘告假’中,几乎所有的政务,就都由章惇一个人在处理。

章惇曾经是枢密院知事,离拜相就是一步之遥,处理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沈琦这个中书舍人,在政事堂与这处偏房来来回回,无形中成为章惇的助手。

到了临近晌午,章惇处理的差不多了,喝了口茶,看着又来送奏本的沈琦,道:“陛下现在在哪里?”

沈琦放下奏本,道:“早上官家蹴鞠了一会儿,现在在垂拱殿。”

章惇剑眉竖起,顿了下,道:“昨天我见过蔡攸与南天友了,这两人,一个软弱无能,一个心思诡诈,都不可大用。”

沈琦神情微变,忙道:“章相公,他们是官家钦命,切不可乱动。”

章惇瞥了他一眼,道:“我没有要动他们的意思,皇城司的陛下的。不过,三司使死在刑部,刑部那边,总该有个说法吧?”

沈琦听出来了,章惇是准备对刑部下手了。

沈琦思索片刻,道:“那,下官去走一趟刑部?”

章惇神色不动,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沈琦,道:“明天去,将这张纸交给他,让他自己看着办。”

沈琦有些疑惑的接过来,低眼看去,神情骤变。

这是一份名单,几乎全部是当朝五品以上的官员,并且全是在要害位置!

沈琦知道,这些人都是从神宗年间走过来的旧党,曾经对变法派进行残酷的打击与迫害,现在基本都位高权重。

林林总总,三十多人!

沈琦心里不安,道:“章相公,官家说过,不计过往,而且,这上面,很多人……太过牵强,难服人心啊。”

章惇再次端起茶杯,道:“牵不牵强,就看黄鄯的了。”

‘是试探黄鄯等人吗?’

沈琦这样想着,心里多少轻松一点,道:“是,下官明白了。”

章惇没有说话,看了眼外面,眉头不自禁的皱了下。

有些人,快到京了。

到了傍晚,宫外的沸议之声越发强烈,甚至于后院妇孺都在讨论,言语之间,都在为吕大防鸣不平,认为朝廷‘过于苛刻’,‘不是相公之应有之尊’。

眼见朝廷以及赵煦没有他们想要的‘昭示其过’,一些人忍不住,似乎是习惯性的要进宫求见高太后。

但高太后并没有见任何人。

赵煦也埋头恶补,任由外面的闹腾。

入夜,福宁殿,赵煦在书房里依旧笔耕不辍,看了不知道多少资料,笔录更是繁杂。

陈皮在一旁守着,默默无声。

与此同时,开封城百里外的一处驿站,一个棱角分明,留着三角胡的中年人,由下人的搀扶着下了马车,进入驿站。

随便对付的吃了口饭,洗漱一番后,中年人坐在房间里,望着开封城方向,慢慢的摸着胡须,心里翻涌着念头。

这时,下人走进来,端着一叠衣服,道:“主君,明日就到京了,这些衣服您明早些换上吧。”

中年人点点头,继而沉吟着,道:“开封府城里的消息,准确吗?”

下人连忙瞥了眼外面,关上门,走近低声道:“是真的。官家似乎决意‘绍述’神宗新法,已经将吕相公下狱,二范相公放假,朝廷几乎群龙无首,乱作一团。”

中年人摸着胡须,神情有着谨慎的思忖之色。

下人看着中年人的表情,有些忍不住的道:“主君,这是好机会啊,听说章相公已经到了京城,官家很是器重。”

中年人瞥了他一眼,道:“入京之后,告诉所有人,不得乱说话。府里也看紧一点,再去王家那走一趟,请他们稍安勿躁,不得妄动。”

下人好似听懂了什么,道:“是。”

中年人摆了摆手,自顾的坐着,犹自看着京城方向。

他心里有着万千的感慨,多年的贬谪生涯,不断的被四处拨弄,纵然有再多的不甘,锐气也已经不复当年。

他就是蔡卞,蔡京的胞弟,还有另一重身份——王安石的女婿!

蔡卞思虑丛丛的时候,其他各路也有众多的人在赴京的路上。

熙宁年间的三司使曾布,元丰年间的转运使,天章阁待制吴居厚;元丰年间的光禄卿吕嘉问以及苏轼等等,都在赵煦的诏令前后,启程赶赴开封,已经不远了。

第二天一早,赵煦有些艰难爬起来,或许是昨夜熬的太晚,或者是起床气,总之,他费了好大力气才起来。

吃了点东西,他就出来冲着当值的胡中唯喊道:“蹴鞠!”

“是!”胡中唯身体一直,大声应着,然后就招呼人。

赵煦歪了歪脖子,刚下场,就看到门外一个人影冲了进来。

“官家,等等我!”

赵佶大叫,一边跑一边踢飞书包,书本散落一地也不管,直冲球场跑来。

赵煦嘴角抽了下,这小混蛋就是欠打啊!

赵佶无所觉,站到赵煦边上,冲着胡中唯喊道:“我跟官家一头,还有,今后有蹴鞠,记得通知我!”

胡中唯正愣神,赵煦一脚踢向赵佶,道:“将你的书包给我收拾好了,放到一边,再看到你这样,我用书包将你吊起来!”

赵佶看向书包,似乎疑惑了下,连忙又叫道:“那官家你等我。”

说着,他飞速跑过去,囫囵的收拾了下,扔到走廊下,就又跑过来,一脸的兴奋。

赵煦还想踹他,这小混蛋明显有防备,躲的比较远。

胡中唯等了一会儿,在赵煦示意下开球。

一群人有来有往,踢的颇为热闹。

尤其是赵佶,精神、体力好得不得了,满球场的乱窜,大喊大叫,仿佛要整个皇宫听到。

尽管赵煦很想踢他,但有赵佶的加入,队伍踢的没有昨天那么紧绷,自然了不少。

半个时辰之后,赵煦喊了中场休息,在场边擦着汗,看着赵佶抱着茶壶咕咚咕咚喝水,随口的道:“这两天,有去过祖母那吗?”

赵佶放下水壶,擦了擦嘴,仰着小脸看着赵煦道:“没有,最近课业多。”

赵煦哼了声,道:“中午过去请安,今后每天中午都过去。”

赵佶有些不明所以,道:“为什么?祖母也不待见我的。”

赵佶这个轻佻的性子,高太后喜欢才怪了。

赵煦沉吟片刻,直接一脚踹过去,道:“让你去就去,去过之后,回来告诉我。”

赵佶嘟嘟了一句‘你自己怎么不去’,立马仰着脸,嬉笑道:“知道了,我中午就去。”

赵煦虽然没听清,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一脚将他踹向球场。

赵佶一蹦又一跳,趁机奔向球场,大喊道:“再来再来!”

赵煦扔掉毛巾,刚要入场,陈皮急匆匆进来,低声道:“刑部关于三司衙门等案的草本,曹寺卿送来的。”

赵煦示意胡中唯暂停,接过来打开看去,不久就啪的合上,道:“他们想将所有人事情都推给钱升,了结这些案子……”

陈皮点头,肃色道:“是,尤其三司衙门的亏空以及环庆路军饷消失没有说清楚,那些钱粮更是不知所踪,怕是追不回来了。”

赵煦合上,思忖片刻,道:“昨天沈琦说,章相公打算拿刑部开刀?”

陈皮瞥了眼不远处,低声道:“是,章相公是打算拿刑部开刀,然后找个合适的人去撕裂他们以查清楚这些。”

赵煦登时体会到有个得力人帮忙的舒心了,当即点点头,道:“刑部……让蔡京去,晾了他这么久,想必他会给朕做出一点事情来的。”

赵煦的话,很快传到了垂拱殿外的瓦房。

章惇听着‘蔡京’二字,眉头皱了下,没有多说什么。

他很不喜欢蔡京,这个人两面三刀,是朝野公认的奸猾小人。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