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杜海涛和沈梦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杜海涛和沈梦辰 (第1/3页)
    

走在最前面的,自然是梁太后,李乾顺以及一干党项贵族以及家眷。

梁太后坐在马车里,单手扶额,脸上倒是平静,心里在思索着善后的事。

两次落败,有损他的威望,他必须要进一步控制朝局,稳固她的权势。

抬眼看向他边上的李乾顺,见他不停的点头打瞌睡,心里稍松。

嵬名阿山骑着马,护卫在边上,神情很是沉默。

这样的惨败,他们大夏真的是从未有过。

而在中间,是西夏的伤兵,受伤的士兵,轻重不一,高达六万人!

不少人叫唤着,时不时有人大叫,某个人抬着抬着就没了。

他们不能带走尸体,只能找地方就近掩埋。

只不过几里地,就有数十人死去。

夏军的气氛,在深夜中,一片凄冷悲凉。

嵬名阿埋,妹勒都逋骑着路,一路无语。

宋军这边,一直盯着夏军大营的探子不时来报。

折可适听着,猛的站起来,当机立断,道:“种朴,你率五千人,向西,汇合熙河路,拿下卓啰城!王恩,你进驻长城岭,支援宗泽,楚攸。再传令种建中,加速在宥州附近活动,策应楚攸等人。种师中,你的骑兵,给我准备好,随我出击。”

“末将领命!”

一众人早就迫不及待了,听着当即沉声应命。

随着折可适一声令下,六万大军迅速分做三路,越过宋夏边境,各有目标。

折可适带着种师中,汇合平夏城的郭成,径直尾随西夏大军。

西夏后退的大军,不慌不忙,直到天亮,速度依旧不急不缓。

梁太后坐在马车里,似乎累了,让大军停下来休息。

嵬名阿埋,妹勒都逋站在梁太后身前,看着梁太后与李乾顺用膳。

哪怕这个时候,梁太后的膳食仍旧精致,足足十八个菜,香味扑鼻,酒香四溢。

嵬名阿埋,妹勒都逋没有半点异样,更无食欲。

梁太后吃了几口就没了胃口,瞥了眼两人,不咸不淡的道:“本宫听说,宋军还在四处扰乱?”

妹勒都逋道:“宋人从去去年开始就在进行所谓的‘浅攻扰耕’,眼见天气越来越热,他们很快就会收兵了。”

嵬名阿埋,嵬名阿山等人没有说话,李乾顺神色淡漠,仿佛没听到,端坐不动。

梁太后点点头,继而就笑着道:“好,再行百里,离西平府就不远了,可以暂停歇脚,举行……猎后宴会。”

所谓的‘猎后宴会’,一般是大胜之后才会举行,梁太后这是打肿脸充胖子了。

李乾顺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情知梁太后是要借机抚平战败影响,重塑他的权威。

嵬名阿埋,妹勒都逋等倒是没有意见,能够安抚军心也好,两人心里这样想。

于是,稍作停留,西夏大军继续北返。

西平府是兴庆府的门户,到了西平府附近,他们就等于回家,安全了。

夏军的动作,都在宋军的监视中。

折可适率军尾随,尽力的隐蔽。

到了第二天晌午,折可大从前面回来,在折可适耳边低声道:“夏军的动作很慢,似乎不怕我们追击,连断后的人马都撤走了。”

折可适倒是一点不意外,看了眼种师中,与他大哥折可大道:“继续盯着,他们刚刚撤军,还不会太松懈。”

“是。”折可大应着,快步又走开。

折可适神色沉思,继而与种师中道:“你的骑兵要准备好。”

“是!”相比于种建中的木讷,种师中更显得沉稳有力。

折可适抬头看了眼,道:“继续蛰伏潜行。”

于是乎,折可适带着的二万宋军继续低调潜行,不露分毫。

西夏上下,对此毫无所觉,又过了一日,梁太后似乎觉得到了好地方,直接下令停军,准备‘猎后宴会’。

西夏随军而来的文武大臣加上家眷,足足有三千人,此刻,家眷们都露出笑容,文武大臣也舒心了。

远离了战事,就是他们的舞台了。

宴会上,歌舞丝竹,欢声笑语,好似完全不记得前不久才狼狈撤兵,大帐外无数士兵在哀呼惨叫。

梁太后亲切的与党项、汉等贵族大臣交谈,各种封官许愿,对女眷更是亲切,拉着好多人说话。

不知道多少人受宠若惊,又惊喜莫名。

在西夏举行‘猎后宴会’的时候,宋军的进攻脚步丝毫未停。

宗泽的虎畏军已经攻破洪州,进攻宥州,一路攻城略地,直奔嘉宁军司。

而楚攸相对平坦,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大城,此刻正在柔狼山与西夏的西寿保泰军司对峙。

而种建中最为顺利,他的骑兵包围了祥佑军司,另一部分则横扫四周城池,将祥佑军司给孤立了起来。

在他们进展顺利的时候,大宋的各路援军相继踏过宋夏边境,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多少抵抗,倒是投降的人大有人在。

庆州。

这里是新的情报中心,各路情报每天都在这里聚集。

赵煦亲自坐镇,看着各路的捷报,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减少过。

章楶的表情一直平静,心里却有些不宁。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