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之我的怀孕夫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穿越之我的怀孕夫君 (第1/3页)
    

足足半个时辰,陈皮才接近读完:“皇天后土,至诚以真,望卿不负,朕也感念。钦此。”

章楶领头,折可适,郭成,种建中,宗泽等抬起板笏,又拜下,沉声道:“臣等领旨,拜谢陛下皇恩。”

赵煦一挥手,朗声道:“众卿平身。”

“谢陛下。”一众人再谢,起身退到一旁。

到了这里,赵煦才算志得意满,笑着说道:“有功必赏,大功大赏!另外,朕在说一点,一年之内,朕对弹劾这些功勋之人的奏本,一律留中。”

朝臣隐约有嗡嗡声,转瞬又消失,没人说话。

赵煦的意思很简单,在这一年内,这些人获得了‘免罪赦免’,除非是谋逆等重罪,基本上不会动他们了。

武将的地位,进一步被拔高了。

赵煦扫过众臣,道:“各种赏赐,要在年底之前到位,待会儿大宴,明日朕为一些卿家送行。‘绍圣军改大略’以及‘绍圣新政纲要’,要在年底之前准备好,明年改元,第一时间发布。”

“臣等领旨。”章惇等抬起板笏,躬身应和。

这些,是早就决定好的事情。

赵煦见他们没有跳幺蛾子,瞥了眼陈皮。

陈皮上前一步,道:“退朝。”

陈皮声音落下,赵煦就起身了。

这是下诏封赏,待会儿还有大宴。

“臣等恭送陛下。”

赵煦径直出了紫宸殿,并没有回福宁殿,而是去了庆寿殿。

朱太妃这会儿正在忙着什么,看到赵煦进来,就嗔怪道:“你一个官家,该忙就去忙,总是往我这跑做什么……”

赵煦嘿然一笑,道:“母妃这是哪里话,我这是来看您来了,怎么还不高兴了……”

朱太妃哼了一声,却又笑着道:“权儿在睡觉,皇后也睡着了,你脚步轻些。”

“诶好。”

赵煦应着,快步转向后殿。

赵煦进门之前就脚步放轻,远远就看到孟皇后侧躺在床上,床边放着摇篮。

赵煦压手,示意宫女不用动,悄步走过去,看了眼孟皇后,就盯着小家伙。

小家伙比几天前圆润了不少,笔润润泽,光滑啊,不时吧唧嘴,很是可爱。

赵煦蹲坐在边上,给小家伙盖了盖被子,神情很是满足。

孟皇后悄悄醒过来,看着这一幕,神情静谧,眼角眉梢,带着丝丝笑意。

赵煦抬头也看到她了,想了想,脱掉外套,低声道:“朕也躺一躺。”

孟皇后瞥了眼外面,道:“结束了吗?”

赵煦已经上床,躺到了里面,支着头,看向小家伙,道:“还没有,先歇会儿。”

孟皇后没有说话,招手叫过来一个宫女,轻声道:“熬一碗鱼汤来。”

“两碗。”赵煦道。

宫女应连忙应着,无声的快步出去。

小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小眉头皱起,手脚动了下。

赵煦与孟皇后,两人几乎同时伸手,在小家伙的衣服上轻轻拍了拍。

小家伙吧唧一声,又安静的睡了。

赵煦与孟皇后相视一笑。

这时,群臣三三两两的散落在外廷,政事堂,青瓦房等到处都是人。

他们在等着晚宴,也在商讨着各种事情。

林希与御史中丞黄履谈论着‘京察’的事,京察是对全国官员的全面考核,既然是考核,必然有奖惩,可一旦公布,动作太大,还需要稳妥的手段应对。

户部尚书梁焘,侍郎吴居厚在与蔡卞说话,主要是针对税务改革,还有转运司的处置。

这两年各地拖欠朝廷的钱粮越来越多,转运司因为地位下降,也不那么用心了,各处不断涌出亏空。

刑部尚书来之邵与大理寺少卿刑恕在讨论着‘司法’问题,涉及大理寺的下沉,以及刑部与大理寺的权职关系等等。

其中,还有明年要进行的‘大赦’。

而新任工部尚书苏轼,正在章惇的班房,一脸的凝重。

苏轼坐在他对面,手里是一份公文,盯着章惇道:“工部去年花费了八百万贯,用来通衢,治河,修筑官道,桥梁等等。明年的预算是一千三百万贯,加入了针对田亩河渠的整修,我想问一句,这些钱粮,真的用到实处了吗?朝廷能负担得起吗?”

章惇身前摆着两道公文,一个是‘武侯爵位’,一份是‘军队俸禄定制’。

章惇没有打开,喝了口茶,道:“有没有用到实处,这是工部的主要责任,你应该问王相公,或者工部的同僚。至于朝廷,我吵闹每年税赋八千万贯以上,区区一千多万贯,怎么会负担不起?”

苏轼沉色道:“大相公,何必打这些机锋,下官无私心,也不是要为难您。”

章惇神色一贯严肃,道:“朝廷往年支出的大头在军队上,官家亲政以来,一直在着力削减军队以及无用支出,加上对冗官的裁剪,以后几年,每年少说也能省出个一千万贯,加上官家北伐李夏,带回了大量的战利品,区区一千三百万贯,对朝廷没有任何负担。”

大宋朝廷不缺钱,加上领土较小,土地富庶,没有什么大灾大难,之所以积贫积弱,简单两个字就能概括:折腾!

大宋上上上下下,变着法子折腾,硬生生将一个富庶的国家,折腾成不堪重负。

苏轼没有罢休,道:“这些钱粮,真的用到了实处,还是说,与过去一样?”

‘过去一样’的意思,就是,朝廷往年也会拨下大笔钱粮,这些钱粮,被所有人心照不宣的当做了‘福利’,根本没有落到实处。

也就是所谓的‘人浮于事’,百姓与士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章惇目光深邃,静静的看着苏轼。

这个他曾经的老友,而今是真的渐行渐远,话不投机半句多了。

章惇看了眼外面,似乎章楶的身影闪过,拿起茶杯,刚拿开盖子,道:“一不一样,你暂且不要急着下定论。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时间,我们都会很忙,你要尽快熟悉政务。你那些闲情逸致收一收,少些游乐,多做些事情。还有,你在西湖修堤,高歌吟唱就罢了,入了朝,心思多放在政事上。”

苏轼神情越发凝重。

这个是他青年时期的至交,曾经一同游历求学,算是半个师兄弟。而今,曾经被欧阳修等人看重,认为才华与他齐平的人,渐渐沉沦在官场,不见丝毫曾经的风华了。

苏轼心头感慨万千,最终叹了口气,道:“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我?”

章惇这才喝了口茶,道:“让你来的人是个高人,看的很清楚,不必问我。我章惇并非不能容人,何况你们这些人是做不成事的。你是,王存也是,将来我赶走你们,会有足够的理由,天下人纵然不喜,却又怪不得我什么。”

苏轼面色不自然,旋即沉色道:“你就这么看不起我们?”

章惇放下茶杯,道:“割地卖国,不忠君,构陷朝臣,排除异己,结党营私,任人唯亲,培植私人,谋害忠良……这些,你们哪个没有做,哪个没有做的堂而皇之,理所当然?”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www/wwwroot/www.mi6fx.com/yuedu.php on line 180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http://mi6fx.com/tj.php?url=http://mi6fx.com/wapbook/75755_751864999.html): failed to open stream: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www/wwwroot/www.mi6fx.com/yuedu.php on line 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