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热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热浪 (第1/3页)
    

中年人忍不住的搓手手,又盯着少女打量一阵,一脸怪笑的转身走了。

楚攸看着中年人的背影,眉头皱了皱,刚要说话,陈皮就道:“回去。”

楚攸见陈皮脸色紧绷,顿时一怔,只好跟着陈皮回福宁殿。

陈皮到福宁殿,也没看还在举板凳的赵佶,径直来到赵煦的桌前,脸上青红交替,眼神充满愤怒。

赵煦看着他,神色不动的转向赵佶,道:“玩去吧。”

赵佶本来还疑惑陈皮的表情,听着赵煦的话,扔掉顶在头上的板凳就向外面跑去,那叫一个快。

“蹴鞠!”赵佶大喊。

赵煦没有理那小混蛋,看着陈皮道:“怎么了?”

陈皮脸角抽了抽,忽然双眼通红,噗通一声跪地,近乎哭声道:“小人求官家杀一个人!”

赵煦眉头微皱,陈皮向来胆小,怎么突然要杀人了?

赵煦的目光看向楚攸。

楚攸道:“小人不知。”

陈皮跪着,头磕在地上,狠狠咬了咬牙,道:“小人去见过那个人了,是王登。”

“王登?”

赵煦倒是知道,这人是慈宁殿的内给事,在宫里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为什么要杀他?”赵煦问道。

陈皮表情狰狞,双眼愤恨,道:“这个人是个畜生,很多宫女都被他折磨而死,小人有个要好的玩伴,几年前也被他给害死了!”

这件事,赵煦倒是不知道,陈皮也没有说过。如果是几年前,应该确实只是要好的玩伴。

赵煦心里思索一阵,道:“既然是他,晚上将他抓了再说。”

陈皮看着赵煦,咬了咬牙,道:“小人要杀了他!”

以往他是没有这个心思、这个胆量的,他不过是九品的杂役,王登是五品内给事,陈皮根本没有办法。

现在赵煦要动王登,陈皮对王登的恨意就突兀的再次沸腾,安耐不住杀意了。

赵煦道:“先看看他到底知道些什么再说。”

陈皮见赵煦没有答应,脸上愤恨痛苦,默默的站起来。

赵煦没有再看陈皮,转向楚攸,道:“夜里,我支开禁卫,你与陈皮去,用借口将王登骗出来,将他捆到后面的柴房,等我亲自过去审问。尽量不要惊动任何人。”

楚攸抬手道:“是。”

——

粉嫩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赵煦交代完,陈皮有些不甘心出了书房,瞥着随后跟过来的楚攸,双眼通红的道:“我一定会杀了他!”

楚攸回头看了眼里面。

陈皮知道他的意思,双拳紧握,大步离去。

楚攸也没有说其他的,跟着离开,他今晚要抓那王登,得交代一下他的兄弟们。

书房里的赵煦,看着两人离开,神色平静,心里却不宁。

王登,这个人他有印象,风评确实不好,但能在高太后身旁待了有十年,显然不是可有可无的普通角色。

万一,真的问出什么了,他该怎么应对?

他还是个傀儡,高太后真要对他做什么,包括换掉他,未必不能做到!

一个被废掉的皇帝,凄惨下场已经可以预见。

不等他继续想,就见赵佶探头探脑的出现在门口。

赵煦瞥了他一眼,道:“功课都做完了?”

赵佶当即跑进来,仰着小脸,鬼鬼祟祟的低声道:“官家,你是不是要做什么事情?”

赵煦一怔,道:“为什么这么说?”

赵佶看了眼外面,道:“我看陈皮的脸色不大对劲,像是要吃人。”

赵煦淡淡道:“给我回去老实的上课,做好功课。明天我去查,你要是有一样完不成,看我还留不留手。”

赵佶几乎下意识的去抱屁股,而后鼓了鼓小脸,有些不情愿的离开。

被赵佶打断,赵煦皱了皱眉,索性不再多想,拿起书静静的看着。

到了晚上,赵煦吃完饭,见陈皮还是一副不甘的愤恨表情,也没有多说什么,在书房里看书,静等着时间。

书房里,油灯幽幽,光芒晦涩。

赵煦估算了一下时间,从书房出来,看着不远处的禁卫,道:“跟我一起看看十一弟。”

高太后派来的禁卫没有多说,应着就跟赵煦向景福宫走去。

在赵煦走后没多久,陈皮与楚攸以及楚攸一个兄弟,从侧门悄悄出来,小心避开所有可能的视线,向着掖庭局走去。

王登就住在掖庭局。

三人到了掖庭局还是小心避着人,陈皮知道王登的住处,直接带着楚攸来到门前。

听到门里传来的女子痛苦声音以及王登那肆意的笑声,陈皮双拳紧握,满面愤恨,就要推门冲出去,却被楚攸拉住。

陈皮通红双眼,见楚攸微微摇头,这才深吸一口气,脸角抽搐了下,压着怒意,用力拍门,道:“王登,官家传话!”

屋里的王登一怔,瞪了眼床上瑟瑟发抖的少女,穿好衣服,打开门,看着是陈皮,皱眉道:“官家传话?这么晚?”

陈皮恨不得杀了他,哪里想跟他废话,直接转身道:“走吧。”

王登看了眼站着不动的楚攸,心里狐疑,但陈皮确实是赵煦的贴身太监,由不得他多想,只好锁好门,跟着陈皮走。

楚攸给了他那兄弟一个眼神,这个人便悄悄留了下来,藏在门外的暗处。

没走多久王登就发现,他被夹在中间,神情发紧,心里疑惑,两只眼左左右右的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王登眼见走的不是直奔福宁殿的路,忽然顿住脚步,冷声道:“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陈皮转过头看向他,眼神更加怒恨,与楚攸对视一眼,两人猛的扑向王登。

王登脸色大变,急声喊道:“救……”

他还没说完,嘴就被陈皮给死死按住。

楚攸更是在后面一脚踹在他腿上,一拳打在他脖颈。

陈皮,两人一番合力,迅速将王登给制伏,拖拽着向着约定好的偏僻柴房。

另一边,赵煦装模作样的去了景福宫,见赵佶睡着了,便折返回来。

回到福宁殿,赵煦直接进了大殿内,在无人处翻墙而出,直奔那个隐蔽的柴房。

宋朝的皇宫很小,太监也不多,赵煦小心一点,很容易的来到了约好的地方。

赵煦进了门,坐在凳子上,看着被五花大绑,鼻青脸肿的王登。

王登见到赵煦,立刻剧烈挣扎,双眼大睁,嘴里呜呜不止。

赵煦打量着这个人,神色不动的道:“朕问你几个问题,老老实实的回答,知道吗?”

王登连连点头,一脸的惊恐。

楚攸伸手,抽掉王登嘴里的布。

布一抽开,王登立刻大叫道:“官家,他们……”



他没说完,就挨了楚攸在他下巴的一拳。

王登吃痛,眼神恼怒,表情却又惧怕,不敢再乱喊。

赵煦道:“第一个问题,朕落井那天,你在干什么?”

王登一楞,回忆着道:“小人那天奉命去庆寿殿送东西,路上遇到官家,送完东西,就回了慈宁殿,没再出来过……”

赵煦眉头微皱,道:“你那天,只是偶遇朕?”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