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中国机长电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中国机长电影 (第1/3页)
    

“以前经常有人说,是变法派闹得天下大乱,我看有些人是居心叵测,巴不得天下大乱。仔细看看,那些四处生事的都是些什么人!”

“读书明理,严法正身,此言甚好!不是读书人就能明理的,还需以严法震慑,天下方能太平!”

“听说刑部那边准备清查开封府的恶霸豪绅,我坚决支持!这些人欺压百姓,无恶不作,不能姑息!”

几个人高谈阔论,声音极大。

但围观的人却表情各异,眼神里流露出鄙夷之色。

因为,这几人,在过去是坚决反对变法,在元祐四年以来,将对‘新党’的打击当做‘功勋’,进阶的最好垫脚石,不知道做出了多少事情。

现在,他们摇身一变,俨然成了‘新政’的支持者,不提章惇,‘就事论事’,恨不得他们的声音能传出国子监,传到皇宫里去!

这样的场景,在开封府,在开封府外的全国,都在陆续上演。

‘新党’,在章惇眼里,也就那么些个,但是‘变法派’却突兀的在飞速增加,速度远传以往。

单单是政事堂收到的关于改革的奏疏,成倍成倍的增长。

户部贴出的告示、发出的公文在发酵,涉及‘俸禄’二字,没人能不在意,却又在刑部的大动干戈中,被掩饰了下来。

刑部在各个主要路口贴出告示,放置‘举告箱’,以各种手段收集讯息,同时调集以往开封府,刑部,御史台,大理寺等的卷宗,清查一切悬而未决的大小案件。

一道道命令从刑部发出,林立的衙役在不间歇的命令声中,一队队人马迅速离去。

在城东,一队衙役围住了一个大的草院,带队的衙役一脚踢开门,沉声道:“王源直,你涉嫌元祐三年杀人案,给我们走!”

院子里,十多个人,手持大刀,与衙役对峙。

领头的满脸横肉,嘴角有一道刀疤,他一脸狠色道:“那件案子早就结了。是那位相公想要钱还是想要我的生意,尽管直说,我王源直一定双手奉上,何须如此动作!”

带队的衙役冷笑一声,道:“将你们的兵器给我扔下!否则我以你们拒捕,全数就地格杀!”

他说着,四周的衙役顿时多了起来,甚至还带来了弓箭,将这个院子里的人通通给围住。

十多个人面露惊慌,纷纷背靠背,警惕周围。

领头的中年人脸上越发凶狠,沉声道:“官爷,真的没法善了?说个说!”

带队的衙役根本不多想废话,道:“你们欺霸东市,杀人越货,早该正法了,我书三声,要么束手就擒,要么就地正法!”

中年人知道没法善了了,心里发狠,有心杀出去。

他这要是进去了,绝对不可能再活着出来!

但这对衙役明显早有准备,不止有短弓,外面可能藏有更多的人。

衙役们却等不及了,今天的事情太多,有诸多功劳,他们不能耽搁!

衙役们对视一眼,握着刀,慢慢向前逼近。

“杀出去!”

那领头的中年人怒吼一声,持刀就向前冲。

“一个不留!”带队的衙役是退役的禁军,丝毫不怕这些恶霸,举着刀迎了过去。

双方在发狠,但衙役有短弓,外面冲进来跟多人,没有任何意外,十多个壮汉,几乎全数被杀。

“收拾一下,准备赶去下一处。”

带队的衙役身上,脸上都有血,声音冷冽。

“是!”衙役大喜,这个案子,值六贯钱,他们能分到不少!

在城中一条街上,有一家非常大的米铺,只有这一家米铺!

其他的米铺,从来没能立足!

衙役们横冲直撞,见人就抓,查封了账簿,抓了掌柜,当场审讯。

一家名为‘万芳楼’的青楼,衙役们包围着,拿着名单,将一个个年轻人从酒桌上,被窝里拖出来。

“你们不能抓,你可知道我万芳楼的东家是谁!”老鸨叫嚣。

衙役们一巴掌扇过去,将她也押了起来。

在城外,刑部的衙役们正在对一个漕运码头进行清剿。

这里的人,都是悍匪,盘踞多年,近六十多衙役应对都十分吃力。

工部右侍郎府。

硕大的金字牌匾似乎能闪光,牌匾下站满了人。

右侍郎并不在,在的是他的弟弟,一个阴鹜的中年人。前任吏部郎中,陈珑,去年牵涉一件案子被罢黜。

此刻,他盯着来的衙役,背着手,威严赫赫的沉声道:“放肆!看看这是哪里,这是陈府!你们敢到这里来抓人,你们够资格吗?”

带队的刑部员外郎也紧张,毕竟工部右侍郎是朝廷高官,再一步可能就是六部尚书,那真是朝廷重臣!

刑部员外郎抬着手,道:“陈冰韬涉入今年二月的强抢民女案,至今那位民女还没找到,下官是请尊府公子回去问案。”

陈珑嗤笑一声,道:“就凭你?你们的侍郎来,对了,他也没资格,要动工部侍郎,得先请旨!”

工部侍郎是从三品,是朝廷大员,别说刑部了,就是章惇没有请旨也不能轻动。

刑部员外郎见陈珑这副模样,胆怯减少,愤怒增多,道:“陈郎中,陈冰韬只不过是个举人,他有什么资格要本部去进宫请旨,莫非,陈侍郎也涉案了?”

“放肆!”

陈珑大声呵斥,道:“家兄乃是朝廷大员,岂是你可以随意指摘的!你这是在诽谤朝廷重臣,可知罪过!?”

刑部员外郎瞥了眼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知道他不得多耽搁,直接沉声道:“陈郎中,这陈府本官确实不能擅闯,但真的要是本部上报,来的就不是下官了。”

陈珑不屑,道:“有本事你就去请旨,我倒是看看,你们刑部,为了一个小小的失踪案,能不能得罪工部!”

工部现在是‘旧党’的大本营,以尚书王存为首,其余多是‘旧党’。

如果上报上去,可能又是一场‘新旧’党争。

面对陈珑的强硬,刑部员外郎没辙,强闯工部侍郎的府邸,不是小事情,他抬了抬手,转身就要走。

刚走几步,忽然有人淡淡的说道:“慢着。”

就看到一个穿着常服的中年人男子,面色冷峻的走过来。

刑部员外郎一见,连忙抬手道:“下官见过陈侍郎。”

工部右侍郎,陈浖。

“大兄。”陈珑快步过来,一脸冷漠的道:“这些人,是来抓你儿子的。”

陈浖看了他一眼,赚向刑部员外郎,道:“证据确凿,小儿确实涉案了?”

刑部员外郎一脸严肃,道:“是。有人指证,家属状告,是陈冰韬当街抓走,开封府也有案卷。”

这样一个十分清晰的案子,在以往本可以轻松破获,救人,但为什么不了了之?

这里面的事情,大家都懂。

陈浖道:“陈珑,将那孽子带出来。”

陈珑脸色骤变,道:“大哥,你要将人交给他们?”

陈浖面无表情,道:“要我说第二遍?”

陈浖急了,瞥着一群人,走近低声道:“大哥,他们要是带走冰韬,还不知道会怎么运作,这哪里是抓人,分明是冲着你,冲着工部去的!”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