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小地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大唐小地主 (第1/3页)
    

赵煦神情向往,面带笑意,道:“随着改革的推进,诸多弊政被消除,朝廷的国库会在减少中慢慢恢复,日后会大幅度提升,那时,朝廷国库充盈了,朕想着,在教化上,再下些苦功。第一步,就是我大宋所有的孩童,必须,强制性的接收三年到五年的教育,钱粮由朝廷出,力争三十年,我大宋人人有书读,无人不识字,到那时,是何等的光景?只是一部分人读书,极少部分人才华横溢,那不是文道昌盛,盛世,应当是全民的……”

沈括神情震动,有些吃惊的看向赵煦。

赵煦说的可不是什么畅想,这位官家,心里有这样的宏大报复!

人人有书读,无人不识字!

这样的盛世,旷古未有!

沈括不由得激动了,纵然他可能看不到这样的盛世,但他愿意为之努力!

他双膝跪地,直着腰,举着板笏,朗声道:“臣,沈括,愿为官家前驱,奋力向前,实现官家之大愿,我大宋之盛世!”

“咯咯,咯咯……”

赵煦怀里的权哥,忽然间跟着笑起来,小手挥舞着,粉嫩可爱。

赵煦低头看去,道:“权哥,你是不是也想看看这样的盛世?朕要是做不到,你可得继续努力……”

沈括跪站着,心神激荡,脑海里全都是刚才赵煦的话。

赵煦逗弄了下小家伙,就看向沈括,笑着道:“卿家起来。这些话啊,不要传出去,朕怕被人说成是大话官家,或者是疯子皇帝。”

沈括站起来,神情严肃,道:“官家放心,臣以残躯,不惜一切,为教化拼力,为圣愿尽忠!”

赵煦瞥了眼陈皮,道:“圣人那边,鱼做好了吗?”

陈皮侧身,道:“做好了,娘娘送了一份去给太妃娘娘。”

赵煦嗯了声,抱着权哥起身,道:“沈卿家跟朕一起来,朕今天钓了条鱼,一起吃。对了,陈皮,你去请大相公,就去福宁殿。”

“是。”陈皮应着,快不出去。一般人可不能去请章惇。

沈括怔了怔神,连忙道:“谢官家。”

赵煦抱着权哥,走到他跟前,道:“待会儿卿家说一说,也听一听。朝廷大政到了现在,应该定下来,士子是朝廷最宝贵的财富,要认真对待。”

“是。”沈括道。他知道,官家与大相公的对话,他能旁听,那是可遇不可求的大机缘!

不多久,赵煦就回到了福宁殿。

孟皇后一身白色大袄,正在屋檐下摆弄着饭菜。

她没让宫内帮忙,都是她在弄。

赵煦抱着权哥,径直在主位上坐下,看着有些发愣的沈括,笑着道:“沈卿家坐。朕与圣人,能亲手做的就亲手做,人太舒服了不好。”

沈括急急回神,道:“谢官家。”

他偷偷瞥向孟皇后,见孟皇后手上有些伤痕,也有些老茧,确实不像做给他看的。

这么一来,他心神越发凛然,看向赵煦的目光,都是崇敬之色。

不多久,章惇就来了。

他已经很习惯与赵煦以及孟皇后在这样的场合吃饭,叙话,行礼之后,就坐在赵煦对面。

鱼锅是炭锅,鱼汤翻腾,香气四溢。

赵煦拿起勺子,自顾的盛一碗,道:“我先照顾下权哥,二位卿家都自便,无需客气。”

赵煦盛的不多,有小心试了试,确定没刺什么的,这才小心的喂到权哥嘴边。

小家伙双手抓着赵煦的衣襟,小嘴吧唧吧唧,每喝完一勺子,就大眼睛紧盯着赵煦,双手用力。

赵煦笑着,不断的给他喂,道:“咱权哥像我,喜欢吃鱼,喝鱼汤。慢点喝,等你长大了,父皇带你去钓鱼,你母后给咱们做,啊,想想,这画面还真不错……”

孟皇后在一旁看着,轻轻微笑。

沈括有些拘谨,倒是章惇自然的多,谢礼之后,就自顾拿起碗,盛了一点鱼汤与肉,不苟言笑的自顾吃起来。

沈括见着,连忙跟上,只是动作十分拘谨。

赵煦喂了几口,就将小家伙递给孟皇后,盛了肉与汤,一边吃,一边笑着道:“朕亲手钓的,圣人亲手做的,这种机会,日后未必还有的,多吃点。”

章惇没有什么反应,沈括连忙倾身,可不是,官家钓鱼一次不知道得等多久,还得皇后娘娘亲手做,天下人,有几个人能尝到?

赵煦吃了一点,就道:“各项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章惇闻言,放下碗,擦了擦嘴,直视着赵煦,道:“以大宋律为本的各项律法基本梳理完毕,过几日,臣打算召开政事堂会议,予以通过,明年颁布。以田亩,赋税,官吏为要点的各项大政,也已经相对成熟,具体政策只剩下一些细节还需要磨一磨。焦点问题是人事,支出,朝廷里还有一些分歧,臣正在努力弥合。”

赵煦对章惇的能力是信任的。

他其实一直在抓大方面,各种细碎,复杂的问题,以及各方面的反弹都在章惇在压着。

章惇从来没有向赵煦叫苦或者求援,在这般复杂的情况下,他还能压得住朝局,本身就是能力不一般。

赵煦端着碗,道:“官位,钱粮,向来是焦点,不奇怪。必要的时候,要有挥刀的魄力,干脆一点。”

大宋官场原本很膨胀,虚职太多,但实权的一个萝卜一个坑,现在削减就更是了,朝廷内部争议实属正常。钱粮那就不用说,手里的钱粮本是巨大的权力,还有难以言说的延生。

并且,‘京察’之下,朝廷要对全国的府州县主官进行前所未有的调整,章惇用‘争议’,已经是搂着说,这还没有散开,要是散开,朝野得炸锅。

章惇应着,继而就问道:“官家,文彦博怎么说?”

赵煦一笑,道:“他会主动上书,揽下田亩与户丁的事。并且,对于朝廷各项政策会鼎力支持。”

章惇严肃的脸上有些和缓,道:“是。那臣就将那些人撤回来。”

赵煦摇了摇筷子,道:“压力要保持,就让刑部,御史台盯着他。”

章惇无所谓,余光看了眼沈括,道:“官家,另外就是江南西路,这件事,悬而未决,应当在年底之前了结。”

赵煦吃了块鱼肉,道:“文彦博会上书,要求严厉处置。王存那边,有什么消息?”

章惇目光有些冷,道:“他免了一些人,临时任命了不少,看似调和,实则也是暗藏了培植势力。并且,对于贺轶之死,他没有查出什么,建议朝廷以‘劳累过度’结案。”

赵煦眉头挑了挑,继而思忖着道:“他不应该是这个态度,是文彦博入京,刺激到他了?”

章惇道:“应该是。他去的途中,在苏州,杭州等地停留不短时间,打着维护朝廷的名义,见了不少人。他奏本里,也举荐了其中不少。”

西湖边上,现在是那些被罢官的反对派的聚集地,苏轼前不久还在那泛舟,吟诗作对。

赵煦哼笑了一声,道:“私心重于公心,能办好公事吗?”

章惇道:“官家,臣打算将王存叫回来,令派人处置。”

所谓的‘叫回来’,其实就是一种‘无能撤回’,本身就是对王存的惩罚。

赵煦喝了口鱼汤,又瞥了眼孟皇后怀里的小家伙,道:“时间上来不及。再等等,等王存的正式奏本,如果还是这样糊弄,以政事堂名义,给予他警告,对于江南西路的官场,进行大换血。江南西路,要成为南方的开封府,改革的试点!”

这是赵煦与章惇等人谋划已久的事,之所以拖到现在,其中也有想看看江南西路的水还有多深!

章惇抬手,道:“臣领旨意。”

沈括在一旁听着,神情不动,心头一震再震。

不说其他,单说给予王存警告,对江南西路大换血,这两件都是会震动朝野的大事情!

赵煦看了眼沈括,与章惇笑着道:“刚才朕与沈卿家聊了不少事,大相公,太学要好好用一用,尤其是对于明年‘绍圣新政’的各种情况,要对他们宣讲明白。年轻人,是我大宋的未来,他们的想法与态度至关重要,要认真对待。”

突然来这么一句,章惇有些不太明白,还是道:“臣明白。”

赵煦看向沈括,道:“对于‘绍圣新政’,要多对太学生员宣讲,并鼓励他们向那些不了解,不理解的人解释。不止是太学,还要邸报各处学府。”

章惇一点就透,躬身道:“是。臣建议,政事堂以及六部尚书等,在太学挂课,定时前去上课,给太学里的年轻人答疑解惑,以使他们理解朝廷大政,支持朝廷政策。”

赵煦双眼一亮,道:“这个想法很好,朕支持。刚才,朕与沈卿家讨论了很多事情,事关太学的改革,待会儿,沈卿家再与大相公好好说说。”

沈括侧身向章惇。

章惇与他微微点头,与赵煦道:“工部那边,上了几道奏本,言称要对工部的既定计划进行改变,侧重点放在土地整修,民渠灌溉以及开垦荒地等等,两河以及官道的整修,无需耗费过多钱粮,徒耗民脂民膏。”

一旁的沈括听着,神情多了一丝不屑。

当年的乌台诗案,就是沈括揭发的。沈括与苏家,或者说苏家父子有着极其复杂的恩怨。

这种恩怨又不是私人而起,却又没在私人而终,着实难以言说。

但沈括对苏家父子,苏洵苏轼,极其不喜,甚至是厌恶,这些事,可追述到二十多年前,王安石变法之时。

章惇所说,赵煦其实已经知道。

苏轼的奏本,凸显了‘以民为本’,他要将大部分朝廷拨款的钱粮,用在最底层。

赵煦端着碗,没有评论,反而道:“大相公怎么看?”

章惇直言不讳,道:“苏子瞻有才华,有抱负,但格局不够。他将这些钱粮用在田亩整修,灌溉之类,想法没错,但真要去做,估计七八成得变成火耗,真正用到实处的,估计不到一成。”

沈括在一旁微不可察的点头,他赞同章惇的话。

现在大宋官吏普遍的人浮于事,外加贪腐横行,钱粮弥耗,实事了了。再说,田亩整修、灌溉这样最辛苦的活,有几个世家子能去做?

这种事,必然是旷日持久,投入浩大,而且不比登记户丁,清丈田亩来的容易。

不管是从务实角度,还是经济角度,苏轼的奏本,确实不切实际,格局不够。

赵煦若有所思的嗯了一声,一手托着碗,一手拿着筷子,道:“请蔡相公去找苏尚书好好谈谈,另外,陈浖用一用,看看他能不能成事。”

章惇抬手应下,道:“官家,另外就是,夏辽的使臣,估计会在年底到,朝廷该是什么态度?”

赵煦手里的汤冷了,孟皇后接过去给他盛。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