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警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警车 (第1/3页)
    

“是。”宫女也低声应着,抱着小权儿快速离开垂拱殿。

小家伙倒是不吵不闹,他一走,垂拱殿就安静了下来。

赵煦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肩膀,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抬头看向蔡攸,面无表情的道:“有什么要说的?”

蔡攸一弯腰,沉声道:“臣得蒙圣恩,无以为报。臣请赴江南西路,清查江南西路反抗新法以及贺轶之死,一定为官家查的清清楚楚!”

赵煦哦了一声,道:“贺轶作为钦差,死的不明不白,可见江南西路水深得很,你从京里赶过去,就能料理的清楚?”

蔡攸神色一狠,语气更为果断,道:“贺轶是钦差,是代官家行事,逼死贺轶与谋逆无异,臣决然与之水火不容,不查清楚,臣愿以死谢罪!”

赵煦手里还拿着茶杯,淡淡道:“顺道,给朕查一查吐蕃,大理国的具体动向。”

蔡攸心头暗松,越发沉色的道:“臣领旨。”

赵煦抬起茶杯,慢悠悠的又喝了口茶。

蔡攸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浑身冰冷,内心恐惧与希望并存。

又不知道等了许久,他耳边又听到了赵煦的声音:“陈大官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打算怎么谢他?”

蔡攸噗通一声,双膝跪地,头死死磕在地上,颤声道:“臣该死。”

“去吧。”他话音未落,赵煦就说道。

蔡攸越发恐惧,还想解释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道:“臣遵旨。”

蔡攸又磕头,起身后,低着头,一丝多余动作不敢有,快速推出了垂拱殿。

赵煦看着他的背影,又瞥向陈皮,笑着道:“给朕背了这么大一个黑锅,怕是日后政事堂里少不得要找你麻烦了。”

陈皮躬着身,面不改色,道:“有官家在,小人不怕。”

赵煦笑了笑,起身道:“走,去太学转转,听说那边对火器,火药的研究都有些进展。”

“是。”陈皮应着,快速去安排。

蔡攸心慌意乱,剧烈不安的出了垂拱殿,头上是层层冷汗,心里是极度恐惧。

他双腿打颤的在走,口干舌燥,双眼更是闪烁不断。

‘大意了!大意了!’

蔡攸已经发觉了,他的经历还是太少,对很多事情判断不够准确,经常踩在生死边缘!

蔡攸走着,吹着冷风,渐渐也冷静下来。

他既然能活着出来,说明官家还没有严肃处置他的意思,至少暂时,他的命是保住了。

蔡攸心里已经在发狠,去江南西路一定要做的干脆利落又漂漂亮亮!

他这样想着,心里多少宽心一点,抬头一看,离青瓦房已经不远。

恰好,从里面出来的正是裴寅,裴寅看到他,直接道:“大相公出宫给人送行,你去见蔡相公吧。”

蔡攸脸色有些僵硬的挤出笑容,抬手道:“多谢,我去见二叔。”

裴寅不自觉的皱眉,似乎这才想起来,蔡卞是蔡攸的亲二叔。

两人没有多说什么,交错而过,蔡攸进了青瓦房,果然看到只有蔡卞在。

蔡卞看到他,脸色不愉的放下笔,依靠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他。

蔡攸见没有其他人,少了客套,直接苦笑道:“二叔,我也是没有其他办法,走投无路了。”

蔡卞神情冷酷,双眼里都是一种冷漠之色。

他其实比章惇还愤怒,蔡攸与陈皮勾连,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皇城司已经是特殊机构,再与陈皮勾结,那破坏性将超过所有人预想,同时也会破坏他们既定的改革计划!

蔡攸,成了他们改革的第一个破坏者!

蔡攸大致能猜到蔡卞的心情,尽力辩解道:“二叔,再怎么说,皇城司还是隶属于政事堂的,陈大官又不是干预朝政的人,大可不必担心。”

蔡卞盯着蔡攸,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交易,还想干什么。我要提醒你一句,你现在的路,与你爹很相似!”

听到蔡卞提到蔡京,蔡攸脸色悚然惊变。

蔡京是怎么死的,蔡攸心里最清楚不过,这是他越不过去的心魔。

同时,他也明白蔡卞的意思,脸角越发僵硬的笑道:“二叔说笑了,侄儿只想保命而已。”

蔡卞寒意森森,道:“我知道我说话没什么用,但你要清楚,界限就在那,越过一次就意味着会有无数次,政事堂会盯紧你。”

蔡攸意识到,他也有些小觑了政事堂的反应了。

这还是他二叔,如果换做是章惇,可能直接就有下马威了。

蔡攸定了定神,知道多说无益,抬手道:“下官谨记。”

蔡卞心头自然是怒恨交加,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哥这父子俩为什么会一模一样,为了权力,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吗?

蔡卞恼恨也没辙,冷哼一声,道:“周文台。”

周文台,是蔡卞的班房的舍人,地位与章惇的舍人裴寅稍低。

周文台从不远处的另一个房间进来,脸角方正,举止干脆,行礼道:“相公。”

蔡卞道:“政事堂很快会发文,任命你为洪州府知府,你随他以及王相公一起南下,有任何事情,通过擎天卫的密奏,直接飞鸽传书入京。”

私底下周文台已经知道,这不过相对正式一点,他瞥了眼蔡攸,道:“下官领命。”

蔡攸一点都不奇怪,没有任何反应。

蔡卞心头堵着一口怒气,又道:“文台,待会儿你随我去一趟开封府,见曹府尹,看看能不能借一些人手,让你在江南西路尽快打开局面。”

周文台道:“谢老师。”

蔡攸有些嫉妒,这二叔对外人可比对他好太多了。

蔡卞警告了蔡攸,也懒得在废话,道:“该说我都说了,你好自为之。”

蔡攸倒是很想与二叔交流一下感情,奈何这二叔脸色太冷,他抬起手,道:“下官告退。”

他一走,蔡卞就看着周文台,道:“我从擎天卫那边借了几个人,到时候一明一暗两拨跟着你,你小一点,给我盯紧了他们。”

‘他们’,一个是蔡攸,还有一个是王存。

周文台自然明白,点头应着,又有些担忧的道:“老师,朝局现在复杂难明,只怕江南西路更是,没有强力的弹压,根本难以料理干净。王相公的态度怕是……”

所有人都在猜测,王存请命去江南西路,多半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不了了之,至多就是几个替罪羊,敷衍结案。

蔡卞神情越冷,道:“我与大相公忍耐这么多,这么久,不是因为我们软弱,如果王存真的分不清轻重,还敢趁机拉拢人心,扩张势力,那就是忤逆官家!实话告诉你,兵部那边已经在准备了,南方的军改,第一个就是江南西路!”

周文台脸色骤变,‘军改’第一个放在江南西路,那朝廷的决心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周文台肃色抬手,沉声道:“学生明白了。”

确实如蔡卞所说,许将送完折可适等人,回到兵部,就将宗泽招到了班房。

许将对宗泽向来很是欣赏,微笑着道:“汝霖,你是我兵部的郎中,是文官,却一直领兵,这一点,你是不是很疑惑?”

这一点,宗泽确实很疑惑,起初还能理解是官家根基不稳,有意培养他,助力在兵权上的控制。

可事到如今,还是没有变化,就不太寻常了。

“还请尚书解惑。”宗泽道。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