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李香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李香君 (第1/3页)
    

“这可怎么办……”有个白发苍苍的老翰林跺脚。

外面聚集的士子越来越多,感觉随时都会冲进来。

其他翰林同样是一筹莫展,只能等外面的动静。

历来,士子的问题是最难处理,轻了重了都十分麻烦。

开封府反应最快,调集了一二百人,结果被愤怒的士子堵住路口,根本近不了翰林院。

刑部,御史台等差不多,一些人苦口婆心的开始劝说。

但愤怒的士子,根本听不进去,反而挥拳就打。

眼见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这些衙门没有上面的命令,哪敢硬来,全都躲避着。

这样一来,这些人反而越发气盛,满开封城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影。

“李清臣,滚出来!”

“沈括,给我们说清楚,是不是刻意针对我们?为什么要降低录取人数!”

“奸佞!昏官!”

“天下乌鸦一般黑!”

他们走街串巷,怒声喝骂,叫嚣不停。

此刻,一脸毅色,从容有度的毕渐,站在一处客栈前,看着这么多人来来去去,皱着眉,一语不发。

他倒是没有觉得这次考题多难,也不觉得被针对,但这些人如此大的动静,着实令他心惊。

作为此次会试志在必得的人,自然十分关注朝局。

他心底明白,这是近来‘新法’推行的一种延生,一些人在借此生事,发泄愤怒。

而此时,一个道士在站城东一处高台,对着下面一众人,一挥手,身后浮现金光,如仙人临世,他面色威严,俯视着下面的人,沉声道:“孔子诛少正卯,吾尝谏以为太早,汉楚成皋相持,吾曾登高观战……”

下面一众人喝彩,惊喜交加,甚至有人跪地大声呼拜‘神仙’。

“诛国贼,清奸佞!”

“乾坤朗朗,涤荡朝堂!”

“章惇,李清臣,沈括,不世之奸贼!”

成百上千的士子,围着翰林院,怒声大吼,各种‘武器’扔进去。

不少人试图爬进去,都被里面的人拼力挡了出来。

远处开封府的衙役看着,心惊肉跳,其中一个颤声道:“怎么办?这样下去,他们很快就能冲进去了……”

翰林院里都是些饱学之士,年纪大的不少,还是今科的阅卷官,要是这些年轻士子冲进去,打伤打死几个,那真的要出大事情了!

领头的文官神情凝重,瞥了眼不远处原本隶属于开封府,现在划归刑部的巡检司的人,按耐着躁烦情绪,低声道:“先看刑部的。”

那衙役僵硬着脖子点了点头,真的要出事,他们开封府将是头一个被问罪的——毕竟翰林院在开封府所辖的地面上!

巡检司的人同样严阵以待,领头的巡检司巡检,擦着头上的冷汗,问向身边的人道:“尚书还没回话吗?”

那小吏摇头,继而凑近低声道:“有些奇怪,尚书就在衙门,这么大的事情不出面,连一句话都不递。”

巡检一怔,旋即拧眉自语的道:“是蹊跷。”说着,他看向不远处的御史台的人,这些人来的更早,有巡城御史带人来。

巡城御史是有权处置这件事的,但他们一样一直按兵不动。

‘御史台也没人说话吗?奇了怪了……’巡检心里低语,觉得这件事很不对劲。

御史台的巡按御史抱着手,微眯着眼,仿佛睡着了一样。

他身旁一个小吏,眼见着那些愤怒的士子要冲入翰林院,忍不住的低声道:“御史,真的不管吗?”

“呼噜……呼噜……”

本来没有动静的巡城御史,忽然打起了呼噜。

小吏一怔,旋即有些明悟,不敢再追问。

赵谂此刻与一个道士站在拐角,看着翰林院这样的场景,两人都面露笑容。

赵谂背着手,笑着说道:“道长神机妙算,今科会试,果然是热闹非凡。”

张怀素是个中年人,偏留着雪白的胡子,他抚须一笑,道:“雕虫小技而已。”

赵谂看的开心,似乎为苏轼报了仇,心里痛快,道:“那道长再算算,赵某这一次会试,能否名列三甲?”

张怀素抚须,端详着赵谂的表情,而后左手掐指,旋即大笑道:“赵公子地格饱满,是鸿运之相,这一次,必列头甲!”

赵谂大喜过望,抬手道:“若果真如此,必为道长塑金身!”

‘塑金身’是佛家的说法,赵谂这么说,其实就是有厚礼相赠的意思。很显然,他对这张道长很是信服。

张怀素抚须而笑,仿佛对钱财浑然不在意。

两人说着的时候,就有士子翻入了翰林院的墙,从里面打开了门。

“诛国贼!”

“除奸佞!”

“把他们找出来!”

领头是一个彪形大汉,脸角狰狞,已经有四十多岁模样。

他穿着不伦不类的如山,袒露着胸口,怒声道:“将国贼奸佞找出来,打死他们!”

“打死他们!”

士子们怒吼,咆哮,如同潮水般疯涌着冲入翰林院,大门,墙壁,一瞬间就涌入几十号人,他们拥挤着,奔向翰林院每个地方,要将人找出来,他们双眼通红,满脸愤怒的撸起拳头,已然失去理智。

随着大门被打开,他们的叫喊声瞬间高了几倍,将不远处的开封府,刑部,御史台的人都惊动了。

开封府的那官员一咬牙,到了这种时候,他们不上也得上了。

“所有人,将这些人隔开,进入翰林院,保护里面的人!”开封府的官员大声喝道。

刑部的巡检看了看,还是没有得到命令,同样坐不住,直接带入跑过去。

御史台的那巡城御史也不再装睡,睁开眼,稍微整理下衣服,漫不经心的上前,道:“做做样子。”

他身边的小吏虽然心里狐疑,还是连忙应命,带人赶过去。

士子们已经冲进去,门口拥挤着成千的人,三部门的人一时间根本挣脱不了,只能在外面呼喝,不断向前推进。

不远处有着无数围观的人,看着这一幕,表情各异。

有的人双眼灼灼,面露笑意。

有的人神色凝重,心头担忧。

有的人面露惊疑,思索不断。

有的人漠不关心,冷笑连连。

太多人在围观了,朝野大人物不少,却没有人出面。

愤怒的士子充斥着翰林院,四处找人。

“奸佞都跑了!”

“肯定是从后门走了!”

“也有可能是某处狗洞!”

“这里有梯子,他们翻墙跑了!”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