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茶馆电视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茶馆电视剧 (第1/3页)
    

明年‘改元’,颁布‘绍圣新政’,怕是还要再次大清洗。

文峰成没有跟着胡乱评价,道:“明年的预算案,太爷爷看到了吗?”

文彦博猛的睁开眼,看着文峰成,道:“你从哪听来的消息?”

文彦博虽然面色不动,但文峰成还是感觉到了‘严厉’,越发谨慎的道:“是户部的消息,不算什么秘密。因为明年改元,官家曾承诺会砍掉诸多赋税,也要减轻粮税,预计明年国库收入会锐减两成,加上工部需耗甚大,是以,传言,朝廷会进一步降低支出,削减军队、官吏、勋贵公卿,包括宫中的俸禄与用度。”

文彦博双眸苍老,幽幽闪光,慢慢的说道:“我在政事堂没有看到。”

文峰成心里一突,没敢说话。

朝廷的权力,集中在两个方面:官帽子与钱粮。

官帽子文彦博一时半会儿肯定插不上手,但这支出预算都防着文彦博,这说明,章惇、蔡卞等人对文彦博的警惕不是一点半点,真的打算拿他当做台面背书的工具人了。

文彦博慢慢又闭上眼睛,道:“继续说。”

文峰成仔细想了想,道:“朝廷里,有些人在串联,准备弹劾太爷爷。”

文彦博一点表情都没有。

这有什么意外的,他躲在老家都没逃过,何况到了这汴京城。

文峰成连忙说道:“还有就是江南西路的事了。这件事,在官家未班师回朝之前就发生了,按理说早该查清了结,不知道为什么,朝廷里压着没动。现在王相公去了,皇城司也去了,这么久,居然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朝廷里风波平静,仿佛都忘记了这件事。”

文彦博微微点头,没有睁开眼,道:“你算是说到重点了。一个巡抚,还是李清臣举荐,章惇首肯的大员,莫名其妙的死了,章惇等人震怒是必然,就是官家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这件事,确实有些诡异。”

文峰成越发谨慎,低着头道:“我用了一些关系,包括皇城司里的,想要探一些消息。倒是不难,但是没有任何重点,似乎,他们也不知道案件到了什么程度,要怎么处置。王相公在洪州府,任命了空缺的官吏,了结了一些官司,重申了巡抚衙门,关于贺轶之死,好像还没什么动作,也没有回信京城。”

“王存遇到麻烦了。”

文彦博依旧闭着眼,道:“江南西路看似是边陲之地,实际上已经是章惇等人推行‘新法’的一个缺口,王存如果处理的不够完善,别说江南西路保不住,怕是他自身都得被拖下水。”

文峰成虽然没有入仕,却深知里面的水深。

听着他太爷爷的话就明白,这是一个大坑,是给王存,给‘旧党’,包括他太爷爷的一个大坑,真要是处置不妥当,很可能真的酿出大祸端。

章惇等人,摆的就是阳谋阵!

文峰成等了一阵,见文彦博不说话,继续说道:“李夏与辽人又要派时辰来了,理由是给官家祝寿。”

赵煦的生日是一月初四,加上路程,两国只见协调往来,差不多是可以上路来了。

文彦博道:“辽国内乱,李夏被官家打怕了,他们都希望官家休兵,担心官家穷兵黩武,继续打下去。”

文峰成稍稍等了等,道:“其他没什么了,刚刚前不久,官家去了东坡先生府上,待了有半个时辰。”

文彦博慢慢睁开眼,双手握着椅子坐起来,道:“虽然意外,倒也在不奇怪。官家将我召入京,就不可能放苏轼这么走了。他需要一个团结一致的朝廷给天下人看。咱们这位官家的手腕,比先帝高明多了,也更有耐心,容忍,懂得进退取舍,是一个十分理智,有清晰目的的人,并且,为了达到目的,既能忍也敢狠,没有什么能阻止他,‘祖制’不在他眼里。这一点,是先帝不具备的。”

就是因为‘也敢狠’,您才进京的吧?

文峰成心里这样想,却不敢宣之于口。

在文彦博加速熟悉朝政,与重孙‘闲聊’的时候,开封府各处也是没一点平静。

开封府里两个府丞以及入京的两个知县,正在与曹政争辩。

“我朝向来不‘因言获罪’,这是太祖皇帝定下的铁律!”

“咒骂大相公,固然不妥,但一下子下狱十多人,还要流放三十多人,着实过重!”

“府尹,下官冒昧问一句,您在政事堂,可有据理力争?下官不是袒护什么人,而是此列一开,今后谁还敢为朝廷谏言?”

“文彦博还未入相,就这般操切,下官认为,应当弹劾!”

曹政坐在椅子上,面沉如水。

他在政事堂,是心惊胆战之下下跪的,那种场面,一辈子都会记忆犹新。如果当时不会官家出面,怕是章惇会连他一起给收拾了。

只给了一个警告,已经是官家保全的缘故,要是他以及开封府纠缠不放,怕是官家也不好再为他庇护。

曹政没有立刻说话,任由这些人发泄。

大宋的官场关系网复杂无比,这些人的话里究竟有多少公多少私,只有他们心底最清楚。

这会儿工部侍郎陈浖,被一干族内宿老围着,大声呵斥,言称‘兄弟子侄尚且保护不周,何来保家卫国?’

陈浖端坐,八风不动,任由吐沫星子盖脸。

来府。

来家后院,老家老太太院子的正厅,这会儿挤满了人。

除了来之邵以及他第一个儿子,其他都是妇孺,有他的妻妾,兄弟的妻妾,女儿,儿媳妇等等。

来老太太看上去面色慈祥,富态贵气,她此刻似乎被气着了,一只胳膊搭在椅子炳上,斜眼看着坐在不远处的来之邵,道:“来之邵,老不死的问你一句,我可曾有过亏待你?”

叫全名,一般就是大事了。

来之邵吓了一跳,连忙起身,恭恭敬敬的道:“母亲这是说的哪里话,儿子可未曾有半点不孝不恭之举。”

来老太太看着他,面色冷漠,道:“自打你娘入门,我是客客气气的安置,待你出生,你小娘过世,我把你接到我身边,从小到大,老不死的问你,可曾有对你打骂,可曾阻止你继承家业?可曾有阻碍你的前程?”

来之邵吓了一跳,躬着身,陪着小心道:“我就是母亲的亲子,母亲何必说外人的话,您有什么要教训,尽管直说,儿子听着就是。”

来老太太越发冷漠,道:“你是庶出,不过你懂得上进,比我生的那个有出息。你父亲宠妾灭妻,将来家交给你,我也没说过半句不是,谁让德哥不争气。今天我就问你一句,德哥,你能不能救?能,你就说能。不能,我就豁出去这张老脸,去章家,惇哥要是不见我,我也就息了心思,不给你们添乱,我回老家等死。将来我死了,无需大操大办,也不用给你父亲合葬,就将我送到庙里。有人还能记得我的好,十年八年的上柱香,不记得也就算了……”

来之邵羞愧不已,直接跪下,道:“母亲!”

来老太太坐直,冷声道:“我就问你,你救还是不救?”

来老太太逼问,四周的一干妇孺也是紧张的看着。

来之邵的弟弟来之德也涉案,被御史台拿走了,按照估计,如果案实,最轻的也要发配岭南,十年不能归。

因为案件程序,来之德的案子,很可能要明年三月份才能审结,是在大赦之后,是以来之德无法被赦免。

来之邵脸上铁青,内心痛苦不堪。

一边是他苦苦追寻的大业,一面是孝道,真的是左右为难,无法决断。

来老太太看着他,呵呵冷笑起来,道:“好好好,好啊,我养了一个大义灭亲的好儿子,好好好,我母子成全你,德哥又不会死,你们都不要哭哭啼啼,为难家主了。”

来老太太说着,就拄起拐杖,向后院走去。

来之邵张了张嘴,没有办法阻拦。

来家一个妇人更不敢说话,悄然散走。

来之邵默默跪了很久,直到天色亮起,才悄然离开后院。

……

复杂的朝局之下,不知道多少人被波及,荣华富贵平静的好生活被打破,如同拔除身上的脓疮,是个人都会疼,都会叫。

第二天一早,苏轼如常的履工部。

知道他上那道奏本的人并不多,赵煦去了一趟,这件事如同没有发生一样。

开封府没有特别的反应,陈浖闭门思过,来之邵告了一天假,而刑部御史台的联合调查,依旧在继续。

文彦博已经开始上班,值房里,静悄悄的,都是他翻阅资料,熟悉朝政的样子。

他值房的小吏,就站在门口,目不斜视。

他心底很佩服这位老相公,九十多岁了,居然还有这般精神。

这时,一个身穿黄门服饰的人悄步走了过来。

小吏一见,吓了一跳,就要行礼。

来人一摆手,笑着迈步进去。

文彦博听到动静,抬头看去,继而就慢吞吞站起来,老脸露出笑容,道:“陈大官,来,快坐,上茶。”

陈皮也是陪笑,道:“小人可不敢,官家心血来潮想钓鱼,知道文相公是钓鱼好手,想请教一二,不知文相公是否有空?”

“不敢当不敢当,官家难得有如此雅兴,臣一定陪候在侧。”文彦博连忙抬手说道。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