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原声之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i6fx.com
     原声之罪 (第1/3页)
    

他与耶律弘正在开封城碰头,见了不是一次两次,决然不会认错!

就是没认错心里才大骇,宋人疯了,杀他们大夏的使臣不算,连大辽的使臣也敢杀,这是要两面开战吗?

蔡攸很满意嵬名柏的反应,手里的匕首,缓缓放到嘴前,从左到右,一点一点拉过。

嵬名柏心胆俱寒,强撑着沉声道:“既然来了,就不会怕死,你杀我吧。”

蔡攸嘿嘿一笑,道:“我就喜欢硬骨头,尝尝我皇城司的手段。”

嵬名柏脸色骤变,瞪着蔡攸说不出话来。

嵬名阿山回去后,曾在朝堂上公然脱衣,让所有人看到了他身上的那些伤痕。

那些哪怕过去数月的伤痕,依旧触目惊心,令人震惊嵬名阿山在宋朝受到的可怕酷刑。

这让嵬名阿山在大庆府地位陡升,也令夏国上下十分愤怒,本来对于开战还有杂音,在嵬名阿山脱衣后,迅速被压了下去!

1603460294

请假一天

酒喝多了,鸽一天,鞠躬🙇

明天恢复更新

实在抱歉,最近状态实在是差,好在差不多了,今天请假梳理下情节,大纲,明天恢复更新,不定时补更,鞠躬致歉~

嵬名柏是真不怕死,无非就是忍那一刀,他知道前面死了很多人,也知道嵬名阿山受了酷刑,还敢来,就有准备。

一个是,有辽使陪同,宋人敢杀他们夏使,难道还敢杀辽使吗?

但是,宋人真的敢杀辽使!

耶律弘正的人头就在桌上,双眸怒睁,残留着震惊与愤怒。

嵬名柏暗暗咬牙,有些后悔,之前下属曾经给他准备了一瓶毒药,但他没有带在身上。

嵬名柏内心惊怒交加,看着身前蔡攸阴恻恻的表情,心里恨意滔天,却只能强压着,眼神闪烁一番,忽然道:“我只是一个使臣,在大夏位置并不高,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我只求一个痛快。”

蔡攸盯着嵬名柏,脸上阴冷笑意更多,道:“我就喜欢聪明人。”

蔡攸说着,从怀里拿出几张纸,放到桌上,道:“回答上面列好的问题,我保证你可以安然无恙的回去,谁都不能动你分毫,包括那位章相公。”

嵬名柏对大宋改制后的情况有所了解,知道其中的复杂,那位即将拜相的章相公,并不是真正的一手遮天,能制约他的大有人在。

眼前的这个蔡攸,或许就是其中之一!

嵬名柏心念飞转,拿起桌上的纸张看去。

纸张上,沾惹了几分血丝,令他心头狂跳,凝神看去。

只见,上面列了十几个问题:夏国太后以及皇帝是否亲征、大营暂定何处;夏国朝局势力分布以及大小、派系头领的态度;此次领军的将帅、性格与在朝地位;兵力部署,战力,企图以及目标……

嵬名柏神情不动,心里却非常警惕。

宋人对这一战表现出了极其强烈的‘获胜欲’,除了不断强化军力,也在动用各种手段获取胜战所需的一切。

这一点,夏国差了太多。

纵然夏国也有着强烈的胜战企图,但却有种‘目空一切’的气氛,上次的失败,似乎只是‘大意’,并没有宋朝表现的这么淋漓尽致。

嵬名柏神情变幻一阵,坐下,拿起笔就开始写起来。

蔡攸拿起茶杯,悠哉悠哉的喝起来。

他身后不远处,禁卫林立,目光凌厉透着杀机,只要这个嵬名柏乱动,他们会毫不犹豫上前制服他。

嵬名柏健笔如飞,很快就写好了,扔给蔡攸,冷声道:“这是你想要的,不过你也别得意,拿到这些,你们宋人必败。敢杀大辽使臣,你们等着亡国吧。”

蔡攸仿佛没有听到,拿过来看去,登时挑眉,声音大了一点的说道:“跟你说句实话吧,官家其实不大愿意与我说话,但也有那么一两次说过话。他说,最高明的谎言,是九真一假,往往这一假,最是要命。你写的这些,连半真半假都没有,看来,你是真的想尝尝我皇城司的大刑……”

嵬名柏眼神慌乱一闪,旋即又笃定蔡攸不知道那么多,淡淡道:“你不用诈我,这些没有假的,我只求速死。”

蔡攸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一叠纸,递过去,道:“你看看这些。”

嵬名柏神色不动,拿过来看去,只是匆匆一扫,骤然双眼大睁,面露惊骇。

这些内容,就是刚才题目的‘答案’,他震惊的不是蔡攸识破了他的假话,而是这里面有些东西,他都不清楚,但无疑是真的!

比如,夏太后与小皇帝的关系,还有朝廷里复杂的关系网络,上面写的,比他了解还要清楚。

也就是说,有比他位置更高,高的非常多的人充当宋人的细作!

“不可能……”

嵬名柏神情震惊,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

有这样一个人存在,那他们大夏就危险了!

蔡攸抱着茶杯,神情悠闲的很,看着嵬名柏变幻的神情,满意的笑着道:“怎么样,看看这些,能不能看出哪一点是假的?”

嵬名柏陡然惊醒,看着蔡攸,紧拧着眉头,道:“看来,这个人,你也不太相信。”

蔡攸嘿然一笑,道:“官家还与我说过,在‘间’这一行,谁都不能信,有时候,甚至连自己都不能。仔细看,找出其中的那‘一假’,我给你个痛快。”

嵬名柏刚才求死,但他现在不想死了,他得活着回去,告诉太后,她身边有一个奸细,能威胁大夏国祚的奸细!

嵬名柏神情变幻不断,死死的盯着手里的几张纸,来回的看着,认真的在寻找其中的‘一假’。

他要是能找出来,回去之后,不止可以找出那个人,也可以做出新的应对!

嵬名柏仔仔细细的看着,内心十分紧张忐忑。

他在警惕那个奸细,也在想着活着回去的办法。

良久,嵬名柏深深皱眉,这个细作的位置太高,了解的比他多,他根本看不出其中的‘一假’在何处。

蔡攸静静的看着他,脸上都是阴冷的微笑。

他说的是实话,他对巍名阿山不信任,哪怕他掌握着嵬名阿山致命的东西,还是不信!

今年的这一战,关乎官家的布局,关乎他位置的稳固,他必须立下奇功!

这‘奇功’,就没有比宋夏这一战更大的了!

他双眼一直盯着嵬名柏,大致能猜到嵬名柏的想法,心里除了冷笑还是冷笑。

嵬名柏看到了嵬名阿山传递过来的内容,除了死,决然不能回去的。

这些东西太过‘高端’,只要细细推演,就能划定一个范围,嵬名阿山难以逃脱嫌疑。

在宋朝这边的规划里,嵬名阿山作用很大,是要扶持他继续上位的!

‘也不知道嵬名阿山有没有按照我的要求,暗地里投靠小皇帝……’

蔡攸心里也在转着念头。

或许是因为大宋这边赵煦胜利了,蔡攸下意识的要求嵬名阿山投靠小皇帝,而不是成为目前大权在握,垂帘听政的的夏太后的死忠。

嵬名柏看不出里面的真假,好半晌,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蔡攸,道:“你杀了我吧,我看不出。或者,你对我用刑试试。”

嵬名柏心里有种奇怪的释然,不害怕酷刑了,脸上一片从容赴死的淡然。

他确实看不出,但他隐约猜到了这个人是谁。

来过宋国,有可能被控制的,位置又高,其实并不难猜。

嵬名柏的态度,令蔡攸意外。

不过,他并不在意,宋夏之间完全没有和解的可能,这嵬名柏知道了这么多,断然没有放走的可能。

他心里默默盘算一番,暗自道:‘那南天友现在踪迹鬼测,连我都差不多,他的注意力既然都在境外,我也不能拉下……看来,我也得去秦凤路走一趟了……’

大宋的两套情报系统,擎天卫与皇城司,皇城司专注于境内,但也并不是只在境内。如同擎天卫专注于周边的情报刺探,境内也不曾放下是一样的。

嵬名柏心急于知道的消息,他现在恨不得飞回兴庆府!

但他知道,眼前这个人,不会放他走的。

他看着眼前的茶碗,他在盘算,如果立刻打碎茶碗,用碎块划破喉咙,是否能死。

他不怕死,但他怕酷刑!

蔡攸将身前的纸收好,对身后摆了摆手。

当即几个禁卫迅速过来,将嵬名柏给套了起来。

嵬名柏挣扎着,目光凶狠盯着蔡攸,道:“你们宋人太过猖狂了,斩杀大辽使臣,你们就等着亡国吧!”

蔡攸呵笑一声,站起来,俯视着他道:“你们想要岁币翻倍,还想着边境要塞,你们不觉得,你们想的有点太美了吗?”

嵬名柏不甘心,道:“你们还有机会,只要你放我回去,我大夏可以不插手你们的战事的。”

蔡攸的呵笑变成了嗤笑,道:“想坐山观虎斗?不着急,咱们走着瞧吧。”

蔡攸不再多说,揣好东西,离开鸿胪寺。
最新网址:mi6f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